高建春:学生都是我的孩子

2018-09-10 09:0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孩子

去年中考,高建春的儿子考了延庆区第一名,可他没报城里的名校,而是选择在延庆一中。“上一中,还能和我妈多待三年,我在学校看到她的时间比在家多。”儿子的话,让高建春有点儿内疚。

儿子,高建春的确关心得太少,当初哺乳都提前断奶。她的时间,都给了学生。

高建春是延庆一中语文老师,白天上课,晚上辅导,“天天就属她最忙。” 高建春的爱人“抱怨”着,“不过也习惯了,这20多年,她一直这样。”

给儿子提前断奶,是因为高三有位老师突然生病,学校没人手,只好让高建春提前回校代课。此时,距离高考还有5个月。

高建春做通了家里人的工作,把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丢给姥姥,提前结束产假,“高三要是没老师,孩子之前的辛苦就全废了。” 高建春说。

五个月后,高建春把100多个孩子送进高考考场,孩子们不负众望,还考出了全区语文单科第一名。

小王成绩不好,个性极强,要是和哪个老师闹别扭,她就不做那一科作业。高建春是班主任,她准备和小王谈谈。小王做好了挨批的准备,她没想到,高老师真的只是和她聊聊,操场、甬路、小花园……散步,聊天,小王和老师的心贴近了。

此后,小王很少再和老师起冲突。虽然高考成绩不理想,但小王后来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小王给老师发来喜报,“老师,多亏您一直没放弃我这个倒数第一,一直宽容我的失败,接受我的个性,给我自信,我才能成功。”

高建春还兼任学校的德育工作,她牵挂的学生更多了。

小娴眼睛得了飞蚊症,总感觉眼前有黑影,跟父母讲了多次,父母始终觉得她小题大做,甚至训斥她,小娴一度心理抑郁,甚至曾试图自杀。

高建春查资料、问医生,努力消除小娴对飞蚊症的恐惧,“医生检查了,你的眼睛并无大碍,这是眼睛在提醒你,要关心一下它……”小娴渐渐放松。高建春又找来小娴妈妈,一起和女儿沟通。小娴的心门被打开,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小娴一直在倾诉,泣不成声,妈妈也是泪流满面,她很感谢高建春,“您教会了我与孩子沟通。”小娴妈妈说。

在高建春眼中,延庆一中就是她第二个家,学生都是她的孩子,“我在一中上学时的语文老师,博学多才,我也想像她那样,帮助这些远郊山区的孩子开阔视野,心怀天下。”高建春说,为了这个梦想,她已经努力了22年,今后还会努力下去。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