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点滴事

2018-09-14 10: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改革开放的号角到现在,已经四十年了。四十年弹指一挥间,但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个人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用简短的文字来记述这种变化,简直太难了,我也只能拾取个人生活中的点滴来絮叨絮叨吧。

打长途电话

记忆中那是一九七九年的事了,我的初中同学小强爷爷病危,他父亲在外地一所高校任教,要及时通知到。怎么办?往常家里没有太急的事,拍个电报就行了,可现在病危的老人在等着远方的人啊,时间不等人呀。

我灵机一动,对呀,去找我的高中同学想办法呀,他家里人都在铁道部桥梁工厂工作,我知道铁路部门有专用直播电话,一定会有办法的。

记得那是深冬夜晚的事了,我俩顶着凛冽的寒风到了同学的家门口,犹豫了半天,还是敲开了人家的小门,羞羞答答地说明了来意。同学显得很为难的样子说,我的家人虽说在电讯室工作,可那直播电话有严格规定,不敢轻易用啊。看到我俩失意的样子,我的同学说,这样吧,我们工厂里还有一部可打长途的电话,向值班领导请示一下也许还行吧。我们三人费尽了口舌,领导终于同意了。电话是打通了,可小强的爸爸却不在学校,说是下乡搞什么宣讲去了,具体宣讲什么我们也就不知道了。反正小强的爸爸没看到老人家最后一眼,留下了终生遗憾。

前几日,小强我们俩聊天,无意中提到此事,他不无遗憾地说,你看现在多好呀,牙牙学语的小孩都有电话手表,耄耋老人都用智能手机玩微信,想当年……,不说了,不说了。我回应着,是啊,时代变了,这改革开放的好时代让我们赶上了,要好好珍惜才对。

说完这些,我俩相视一笑,默默点了点头。

看电视

“谁跟我好,就让谁晚上到我家看电视”。说这话的是我的发小根生,时间也追溯到一九八零年底。

根生当时在工厂上班了,厂子发了个票,他家是全村唯一有电视机的人家。记得好像是日本三洋黑白十四吋的电视机,在当时可是了不起的事。

当时正在热播美国科幻片《大西洋海底来的人》。每到傍晚,根生家热闹极了,我们一帮小伙伴早早来到根生家,有的帮他家扫院子,有的,有的没活找活干,为的是能看上电视。

记得有一个叫墩子的小伙伴,因为一点儿小事同根生发生了冲突,根生楞一个星期没让他来家看电视,急得他每天围着我转,让我讲电视中的故事。咳,现在想起来真好笑。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三十八年过去了,如果谁在为看电视而去再讨好别人那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了。看看今天,电视节目丰富多彩,电视机也进行了多次更新换代,各种品牌、型号让人目不暇接,加上平板电脑,甚至手机也可以看各类节目,如果你不方便,还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回看,没看够可以反复看,真是方便极了,美极了。

买肉

记得大概一九七四年底吧,我帮舅舅家去买肉,还闹了一点小事故呢。

那时买肉要排大队,而且需要肉票。舅舅家的表哥要结婚,再穷也要买点肉吧。我的一个初中同学早早地辍学接了他爸爸的班儿,在副食店卖肉。因为有熟人关系,自然由我去完成这个任务了。

到了副食店,排队买肉的人太多了。因为当时人们都希望买到肥点的肉,所以在副食店营业前一小时就排起了长龙。舅舅家以为我有熟人,能买到好肉,其实没用,我也得排队,走点小后门的事那时好像还没有。

我排在队中间,不前不后,庆幸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左盼右盼终于轮到我了。我的那个初中同学冲我一笑,然后技法娴熟地割了一刀肉称了称,不多不少一斤半。我递过去皱巴巴的钱和肉票喜滋滋地走了。

一路上,骑着我那叮当乱响的破自行车,哼着小曲,美极了。突然,身后传来急促的叫喊声,回头一看,我那卖的同学也骑着他那破自行车追上来了。原来我交到他手里的除了皱巴巴的钱之外,并没有真肉票,那肉票是我和表哥因为想肉嘴馋画的假票,一时心急,走得匆忙,拿错了。由于没有肉票,老同学毫不留情地把钱退我,把肉拎回去了,怎么说也没用,并说如果买肉只能回家取肉票重新排队。其实我知道再排队也没用了,到这个点儿了,当天的肉肯定买完了,只能等第二天再去排队了。

买肉的小插曲过去几十年了,但我永远记得,因为微不足道的小事,当年确实真真正正发生过。看看今天,超市里货物齐全,应有尽有,光肉的品种就有很多,什么五花肉、后臀尖,什么排酸肉、大红门高档肉任你挑,任你选。

好了,不多啰嗦了,我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很多,它们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人们生活发生的变化,折射出伟大事业中的巨大变化,我们能不知足,不赞美吗!在今后继续改革开放的道路上能不尽我们的微薄之力么!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王书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