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四个第一”

2018-09-14 10:2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每当我想起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家两年发生的“四个第一”的事情,我都引以为自豪。

1979年,县里落实中央政策,在全县推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我们村从此结束了大拨哄的集体管理模式,集体土地开始向承包户转移。当时,村西40亩耕地由于离村远且土地瘠薄,又缺少水利条件,没有人承包,这也是村里面积最大的承包土地。父亲和母亲商量后,决定承包这块土地,因此我们家成了村里第一个土地承包大户。

俗话说,人勤春早。春起,父亲带领全家老小,又找来乡亲帮忙,早出晚归,整地打畦,把土地里的沙石瓦块清理出来;接着拉运土肥,然后精心播种上了玉米,套播上了黄豆。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出苗时苗齐苗壮。为了获得好收成,别人家承包田锄两遍,我们家的承包田就锄上三遍。到了追肥季节,父亲注意观察天气,并结合广播小喇叭播出的天气预报,雨前施好肥,哪怕是桑拿天气,出多少汗,也要把肥追完,这样下雨后追施的肥料就能发挥更好的作用。看着承包田里齐刷刷绿油油茁壮成长的庄稼,父母亲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兴奋的笑容。收秋时,当我们把一袋袋金黄的玉米,一铺铺饱满的黄豆,一车车运回家里时,心里充满了丰收的喜悦。当年,我们家承包田玉米亩产达到800斤,比上年集体管理时亩产增加300斤,创造了亩产最高纪录,总产达到了3万多斤,还收获了400多斤黄豆。土地承包激发了全家热情,辛勤汗水换来了丰收硕果。第一年承包就获得了这样的好收成,我们全家人高兴地不得了。当了多年生产队长的父亲春风满面地告诉我们:“这块承包田从没收获过这么多粮食,这回我们露脸了(意思是出名了)。”这话儿,我们全家人都信。这一年我们家把丰收的粮食全部交给国家(记得当时国家收购的价格是每斤0.11元左右),当年收入3500多元,从没见过这么多现金的父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1980年我们家在继续承包精心管理这40亩土地的同时,在春节前,利用上年承包土地增加的收入在家里办起了全村第一个小卖部,经营烟酒茶糖等日常生活用品。农闲时,父亲用单轮车或小驴车从城里批发运回一些小商品,摆上货架,贴上价格贴。当时这些小商品价格都是商家定好的,售价是多少就是多少,不能随便加一分钱。虽然是小本经营,但由于价格和城里一样,且小卖部开门时间不分昼夜,随叫随到,极大地方便了乡里乡亲,小卖部买卖很红火,一年下来,纯收入4000元。再加上去年和当年40亩承包土地的粮食收入,成为村里第一个万元户。这时,父母脸上的笑容更美,我们全家人也更开怀。

第一个土地承包大户,第一个亩产最高纪录,第一个小卖部,第一个万元户,两年四个第一,乡亲们都投来了赞许和佩服的眼光。这是改革开放给我们家带来的福利,是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在当年县里举办的干部学习班上,当我把家里两年获得的“四个第一”说给大家听时,他们都说这是改革开放的结果,也夸赞父亲有眼光。我因此也多了个“万元户”雅称。已经过世的原县科协主席老杨一见面老远就喊我“万元户”,当时心里的自豪感、幸福感油然而生。尽管当年的“万元户”已成为历史,可是,在我心里,我们家在那个年代的“承包大户”“万元户”让我记忆犹新。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