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山区两大葡萄酒休闲旅游区初步形成

2018-09-25 15:0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2000多农民改行“伺候”葡萄 经济效益倍增

房山两大葡萄酒休闲旅游区初步形成    

在连续多年关闭了大量矿山后,北京市房山人发现,当地特有的沙质山地并不适合种植粮食作物,但是却十分适合种植酿酒葡萄。经过多年转型,近3万亩酿酒葡萄渐渐铺满了荒山。如今,整个房山区域范围内已种植赤霞珠、品丽珠、霞多丽等酿酒葡萄20多种,签约酒庄33家,在建酒庄24家,初步形成青龙湖和张坊“一北一南”两大葡萄酒休闲旅游区。转型,不仅给房山带来了新的机遇,也让山村农民改行增收。

■收入倍增

2000多农民改行“伺候”葡萄

房山区青龙湖镇,大片大片的葡萄藤爬满原本杂草丛生的荒山,满坡望去,一片青绿。60岁的村民王维新一大早便骑车从位于青龙湖镇的口头村出发,翻过缓坡,前往离家20分钟路程的丹世红酒庄上班。

坐落于青龙湖畔的丹世红酒庄成立于2010年,总占地面积3000余亩。头脑灵活的王维新是附近村子里第一个来酒庄上班的农民。

“过去在村里,就开开拖拉机,家里有点地,种点玉米、小麦。”王维新说,山里的土不好,不够肥,还缺水。小麦喜水,水一旦跟不上,长势就不好。一年下来没多少产量,一家五口人的收入加在一起,最多时也就1万元左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2011年,王维新来到刚刚成立没多久的丹世红酒庄,转行“伺候”起葡萄来。

秋日一个晴朗的上午,王维新带记者走进他每天工作的葡萄园。一排排整齐的葡萄铺满起伏的山坡。记者发现,所有葡萄藤的高度都被严格控制在两米左右,而葡萄挂果的高度也有讲究,果实全部挂在离地面大约70厘米高度的葡萄藤上。“这个高度最方便进行管理。”一边手脚不停地拔草,王维新一边解释说,葡萄长在这个高度,既可以防止下雨时地面上的泥土溅在果实上,也可以防止虫害。所有超过这个高度结出来的果实必须全部掐掉,这些工作就只能依靠工作人员纯手工来完成。

“伺候”葡萄是技术活,得特别仔细,锄草、拿杈儿、掐尖儿、轰鸟,所有的步骤都得靠人工完成。“像我吧,一天最多也就能照顾半亩葡萄园。”王维新说。

在酒庄工作了几年,王维新尝到了甜头。“上这来可不一样了,一个月给开2000多块钱工资,一年光我一个人就能挣两万多元。以前我从来没上过保险,农民谁自己花钱上这玩意儿啊。上班了以后,单位给上了保险,我们这才认识到保险的好处,看病能报销。”王维新喜滋滋地说。

像王维新这样,由种庄稼转行,改为“伺候”葡萄的农民,全房山如今已有2000多人。

■种植黄金线

10万亩土地种植酿酒葡萄得天独厚

房山适合发展葡萄酒产业吗?谈到这一问题,房山区葡萄种植与葡萄酒产业促进中心副主任赵印告诉记者,房山地处北纬39°30′至39°55′,被法国专家誉为“世界上最适合种植酒庄葡萄酒的地方”,全区有13个乡镇10万余亩土地恰好位于“酿酒葡萄种植黄金线”。此外,房山拥有环北京最大面积山前暖区,昼夜温差大、升温快,阳光照射充足,土壤有机质、矿物质含量丰富、透气性良好,发展酒庄葡萄酒产业优势得天独厚。

如今,房山已经种植了近3万亩酿酒葡萄,改善了浅山和丘陵地区生态环境,构筑了京西南绿色生态屏障。赵印表示,目前,房山葡萄酒产区已签约酒庄33家,在建酒庄24家,主要种植赤霞珠、品丽珠、霞多丽等20多种酿酒葡萄。2016年全区葡萄酒产量3000吨,共400万瓶。此外,各个酒庄还推出木屋住宿、葡萄藤烤肉、品酒会等系列旅游休闲项目,房山初步形成了以青龙湖镇等乡镇为核心的北部生态休闲区和以张坊镇等乡镇为核心的南部文化旅游区的格局。

■效益可观

每亩葡萄产“酒庄葡萄酒”300瓶

来自房山的酒庄葡萄酒与工厂化量产的葡萄酒有何区别?赵印解释说,房山出产的是“酒庄葡萄酒”,需要企业有自主种植园,所种植葡萄用于酿酒,灌装、窖藏全过程都在庄园中进行,从葡萄种植到酿造均严格按照有机生产方式管理。

赵印说,工厂化量产的葡萄酒生产规模较大,在葡萄品质不一的情况下,会添加酸、甜等味道,进行人工调味。而酒庄葡萄酒的生产是“靠天吃饭”,每年根据葡萄的品质不同,酿造出的酒味道也不相同,绝对不会再额外添加水、酸或是甜等。

再加上酿酒葡萄对水的需求量小,房山山区土地适度干旱的环境十分有利于葡萄的生长,也不容易让葡萄染病。赵印说,目前,房山酒庄葡萄园全部采用根际滴灌的方式进行节水灌溉,一年只需要在春、秋浇灌两次水,每亩年用水量为60立方米,不仅低于北京市农业灌溉用水定额标准,甚至还明显低于其他农作物,属于节水高效型农业。这么算下来,每亩酿酒葡萄的种植可产酒300瓶,按照每瓶200元计算,土地增值效益十分可观。

■零排放生态

不会对生态涵养区环境造成破坏

种植酿酒葡萄不仅节水,在废水、废气、固体废弃物和噪声排放等环境保护方面也表现不俗。

赵印表示,房山葡萄酒庄废水主要包括生产废水和生活废水,生产废水主要产生于冲洗车间、洗罐、洗瓶等环节,生活废水主要来自员工。全部废水经自建污水处理站处理后排放入中水池,用于园区绿化、冲洗路面降尘等,实现了污水的循环再利用;废气通过抽风机负压收集后采用活性炭滤池吸附,脱除效率达90%;固体废弃物中的废活性炭和废弃滤芯滤膜由厂家回收,污泥定期委托环卫部门清运,其余经堆肥处理后综合利用;针对噪声排放,则选用低噪声设备,运行噪声较大的泵类均置于设备间内,同时对不同设备采取密闭隔音、吸音和消声处理,对有振动设备机组设防振措施。

“经数据分析,房山酒庄葡萄酒生产过程在废水、废气、固体废弃物和噪声排放等方面均严格控制在最低程度、接近零排放,不会对生态涵养区环境造成破坏。”赵印说。

本报记者 张楠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