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作案前报班学武术 专绑架黑车司机勒索赎金

2018-10-13 14:0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怕体弱 嫌犯作案前报班学武术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两兄弟伙同他人先后5次抢劫、绑架,在最后一次作案时,被害人任某被杀害,于是参与作案的几人各自跑路。两兄弟也借他人户口更名换姓,逃往山东蓬莱以打鱼为生。

后来,其中一名同伙在外地犯下命案,被捕时一口气供述了所有犯罪事实,自此两兄弟在做了11年的渔民后,被警方通过大数据人脸比对手段等技术手段成功抓获。

两兄弟宁彬、宁亮被北京市三分检以涉嫌绑架罪、抢劫罪提起公诉。10月12日,该案在北京三中院开庭审理。

专绑黑车司机 

为防吃亏还报武术班

宁彬、宁亮都是80后,河北省广平县人。案卷材料显示,2003年,宁彬、宁亮兄弟俩与同村宁海一起来京打工,但一直没有挣到钱,弟弟宁彬一度以抢夺手机销赃为经济来源。

一次,宁彬在看到电视中抢劫车辆的影片后,觉得能发财,于是与宁亮、宁海商量,三人一拍即合。

他们的作案手法简单粗暴,均是以黑车司机为作案目标,深夜打车到偏僻地点实施抢劫,再控制住被害人向其家人索要赎金。

2004年6月13日凌晨,三人以打车的名义上了事主田某的车,将其绑在后座上,打电话给其女友,称田某驾车与他人发生剐蹭,要她来赔钱。田某女友相信了这一说辞,很快送来五千块钱,被三人连同其男友一起被绑到了树上。三人拿着劫获的手机、现金,驾驶田某的汽车逃跑,后将车丢弃。

七天之后,尝到甜头的三人决定再干一票。2004年6月20日晚,三人将黑车司机孙某劫持至河北廊坊,向其家人索要3万元,孙某找机会跳车逃走,三人便将现金、手机和车辆劫走。

三人觉得打劫越来越得心应手,2004年7月23日,又打劫了一名黑车司机王某,并向其家属索要5万块赎金,得逞后三人驾驶王某轿车逃跑。

三次打劫过后,分得赃款的三人便分道扬镳。据了解,宁海回到老家,因和同村人打架被打死了。

宁海死后,兄弟俩觉得自己身子骨太弱,打劫的时候比较吃亏,于是在河北老家报名参加武术班,与教练靳康成为朋友。学武结束后,三人相约一起北上抢劫。

同年10月20日晚,他们在北京抢劫了黑车司机李帆并用刀扎晕,将其抬进朝阳区的一个渣土堆掩埋。没想到重伤的李帆第二天清晨清醒过来求救,被一名路过女孩救出。三人得知消息后逃至山西。

昨天庭审时李帆也来到了现场,李帆回忆说:“当时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不要钱,说前两天你是不是得罪人了。”这句话,让李帆被救后,十多年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有仇家?”

“我就想看看到底什么人伤害了我,那事之后我的生活全变了。”李帆说,身中十余刀受伤后的他在床上躺了四年,至今走路腿还不灵便。

更名换姓潜逃 

同伙又犯命案致事发

2006年10月25日,逃到山西后宁家兄弟觉得挖矿很苦,于是再次打起了抢劫的注意。兄弟二人又召集来靳康和他的朋友白龙,以同样的手段在山西将被害人任某劫持至一个废弃的铁矿洞中杀害。其间三人曾联系任某家属索要2万元未得逞。

未抢得钱财还犯下命案,四人自此各自跑路。其中宁彬两兄弟借假他人户口更名换姓,逃至山东以打鱼为生。

本以为能就此瞒天过海,不料,靳康与一名有夫之妇发生不正当关系,将其老公杀害肢解。落网后,靳康被判处死刑(已执行)。在最后的死刑复核中,他供述了此前在北京犯下的几起抢劫案,根据靳康的供述,警方很快抓获了白龙。

但宁彬、宁亮两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警方由此断定二人肯定是更名换姓了,后借助大数据人脸比对等技术手段,将二人抓获。

至此,沉寂了14年的案子终于告破。

被告人推翻供述 

受审称“不知情” 

昨天,宁彬兄弟俩被带到庭审现场。据检方指控,宁彬、宁亮2004年至2006年期间,在北京、河北、山西等地作案五起,涉嫌抢劫罪、绑架罪。

宁彬当庭表示,自己对公诉机关指控的5起案子均不知情,更没有参与。他承认警方并未实施刑讯逼供行为,但坚称其曾作出的有罪供述无效。

哥哥宁亮则表示,案发时自己是被弟弟叫去开车的,本意只是去帮弟弟要账,勒索、分赃自己没有参与。他承认自己和弟弟的户口是花十万元买的,逃到蓬莱后,自己化名阎某,弟弟化名郑某,一直以打鱼为生。

面对检方当庭出示的证据,宁彬最终承认了其中两起案件,但对于其他案件,他表示“不清楚”、“没参与”。

庭审前,法院联系到被打劫的事主及任某的家属。前三名事主田某、孙某、王某均表示不参与诉讼,被埋的李帆则表示一定亲自到庭审现场旁听,“就想弄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案未当庭宣判。

(文中均为化名)文/朱健勇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