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南水北调人| 张禄东:用八年默默坚守,护千里江水进京

2018-10-16 16:23 南水润京城

打印 放大 缩小

回顾从事南水北调事业的这些年,

我感慨万千。

这段岁月,

让我得到历练和进步。

这段岁月,

令人终生难以忘怀。

8年来,我和同事们共同经历了南水北调工程建设持续完善及工程运行管理逐步规范高效的成长过程,也一起见证了工程从初步发挥效益到成为首都主力水源的发展之路。 

24小时坚守施工现场

2010年1月,张禄东来到建管中心大宁项目部,在工程技术组,负责大宁调蓄水库防渗墙穿永定河倒虹吸施工工作。大宁调蓄水库与京石客运专线、京石高速公路改扩建等工程交叉,库内液化石油气、燕化管线、防渗墙施工等节点众多,施工十分困难。

▲张禄东(右二)

为更好地开展工程建设,初入南水北调的张禄东没日没夜地苦读工程资料,熟悉技术要求和施工方案,在做好责任段业主代表同时,主动掌握工程整体进展,做到总体形象进度和关键节点心中有数,确保了工程建设进度。张禄东的工作成绩得到了充分肯定,5个月后,上级安排他负责穿永定河倒虹吸水平帷幕砂卵石灌浆工程。

这项工程是调蓄水库工程建设的关键节点,其成功与否关系到水库的存蓄功能,可以说是整个工程中最关键的一环。在灌浆施工过程中,他几乎全天24小时都泡在现场,辅助夜间抽查,详细记录了从竖井开挖、生产性试验、终孔验收、实施灌浆、中堤开挖及回填等过程,保证了工程现场安全,积累了水平灌浆现场管理和技术资料,经验收满足设计要求。

哪里有雨情哪里就是家

2012年1月,张禄东从建管中心调至大宁管理处,先后担任PCCP所副所长、所长,负责惠南庄泵站以下至大宁调压池段PCCP管道的管理工作,从一名建设者变成了一名管理者。

大宁段PCCP管道全长56.4公里,长度占南水北调干线北京段工程的70%以上,是南水北调进京的主动脉。此外,工程还穿越了房山、丰台两个区,工程保护范围7300余亩,管理环境复杂,管理十分困难。

2012年“7.21”特大暴雨那晚,天空像撕开一道口子一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浇得人睁不开眼睛,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沿线多数地区积水已达数百毫米。接到沿线站点水情告急消息的张禄东,顶着滂沱大雨,前往各站点查看险情。

当时路面大量积水,多处道路阻断。平时只需要2个多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张禄东整整走了10个小时还多。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五点,他沿着路边坍塌的围墙徒步涉水终于到达最后一座连通井时,天空已渐渐泛白。当时的张禄东,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但是看到每一处设施、每一名值守人员都平安无事后,他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感到一丝放松和欣慰。

巡查完回到所里,张禄东就发起了高烧,他强忍着头晕,继续整理当天的巡查情况,又布置接下来的工作,大家都劝他回家休息,他却说,“南水北调人的汛期,哪里有雨情哪里就是家。”简单一句话,正是他多年来坚守一线的心声。

时刻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2017年1月,北京市南水北调干线管理处成立,张禄东调至干线管理处任大宁管理所所长。单位换了,岗位变了,职责却没有变,而且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有一次,巡查人员报告沿线某处管顶附近存在堆积渣土现象。接报后,张禄东立即赶赴现场了解情况,随即走访了大宁村委会、长阳镇政府寻求支持,并从发现情况当晚组织并带头彻夜蹲守,历时1个多月,有效遏制了工程保护范围内渣土堆积的势头;PCCP管道加压输水时,周口店镇新庄村某村民圈占阀井,阻碍工作人员应急抽排水,在各级领导支持下,他和同事们走访事主、村镇、派出所,用自己的执着和真情打动他们,历时三天两夜,终于排除了险情。

作为一名管理所负责人,张禄东深知自己身上的责任之重,时刻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要求自己必须熟悉PCCP工程保护范围内的各个区域,必须熟知工程保护政策法规和工程运行管理知识,一旦遇到问题必须主动寻求解决办法,做到心中有数。

这些年来,面对工程保护范围内突发的各类违法行为,他始终带领所内同志严格坚持标准,一丝不苟的依照《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保护办法》规定,依法办事。面对各类未经审批手续强行施工的穿跨越工程,坚决第一时间现场制止。

张禄东:

回顾这8年的历程,我亲眼目睹了南水进京波澜壮阔的景色;也见证了南水北调北京段建设的巨大变化。这点点滴滴的变化,不仅汇聚着南水北调人的智慧和汗水,更离不开南水北调人的无私奉献。感谢一路以来给予我帮助的领导和同事们,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依旧并肩战斗!

更多精彩扫码关注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官方微信号

“南水润京城”

责任编辑:李红英(QN0016)  作者:崔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