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任全来:孝道传家

2018-11-15 14:5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榜样|任全来 孝道传家

任全来自1992年再婚后,尽心尽力抚养、照顾两个家庭组合而成的4个孩子、5位老人。任全来说:“人的一生有两件事最重要:在单位里干好工作;在家里爱护上老下小。”

“尽孝就要当老人精神上的‘主心骨’”

任全来担任过北京现代建材公司一厂党支部书记、公司武装部长。这期间,他的父母病逝,妻子也在过铁道口时被撞身亡。1992年9月,48岁的任全来与同样丧偶、39岁的刘克清再婚,要抚养、照顾的4个孩子、5位老人中,有自己的一儿一女,刘克清的一儿一女,自己前妻的母亲,刘克清父母和她前夫的父母。

任全来前妻母亲住在河北涞水,身边虽还有儿女,但铁路上不幸被撞罹难的女儿,把老人的心掏走一多半,眼泪流干了,思念没尽头。任全来理解老人心,每年春节期间,都要带着现任妻子刘克清和子女,坐火车或长途车去涞水看望;平时听到涞水那边有婚丧嫁娶等事情,自己再忙也要去,实在难以分身,就派儿女去。1992年11月,前妻母亲80岁时,每月工资300多元的任全来,花200元买了个锅盖大小的蛋糕,上面有一个拄拐棍的老寿星,和刘克清坐了3小时的小公共,送到涞水祝寿。在涞水车站下车时,当地熟人见了惊讶地问:“你和前妻家还有来往?”

对刘克清父母家不用多说,任全来每周都去。经常是左手二斤元宵给新岳母,右手两瓶汾酒给新岳父。深秋到了,挥锹铲土和煤饼,忙活过冬取暖的燃料。发现平房小院门头有破损,找来几个朋友推倒重砌干了一天。1998年,刘克清母亲患糖尿病并发心梗住进医院重症病房,父亲希望7个子女轮流陪护。刘克清因所在企业效益不好正在家待岗,而自己6个弟弟妹妹,加上弟媳妹夫共八九个人都要上班。任全来对刘克清说:“白天你都包了吧,让他们晚上轮流去。你多受点累没关系,咱家的事我全管了。”刘克清在医院擦屎端尿陪护母亲70个白天,直到把母亲送走。弟弟妹妹们抱着刘克清说:“大姐照顾妈最多,大姐夫最支持。”从此,这6个弟妹有事就找大姐大姐夫商量,就像对待自己的长辈。

“爱子女就要爱在一个大家庭里”

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任全来认为,家里的经难念,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各念各的经,各唱各的调。做父母是唱主角的,不能有小心眼儿,更不能偏心眼,要把全家的经往一块念。

任全来和刘克清刚结婚时,任全来女儿上高中,儿子高中刚毕业,干了一份临时工作。两个孩子见家里来了一个新妈妈,立即出现“排斥反应”。婚礼当天,两个孩子都没来,晚上回家时,女儿躲进一间屋子不出来,儿子直不棱登问刘克清:“你来了,咱们能过好吗?”刘克清说:“咱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过不好的!”

任全来儿子结婚后,租房子住在父母家附近。他的儿子出生后长到2岁时,刘克清和任全来见小两口白天上班忙,一商量把这个小家伙白天接过来,晚上送回家,在孩子3岁时又接送幼儿园。孩子长到6岁时,又接送上学,比以前更忙:早上送一趟,中午接回吃午饭,下午又送去,傍晚再接回,一天8趟4个来回。直到孙儿上到小学4年级时,儿子在房山区琉璃河地区买了房搬走才算完。

“夫妻和就不能较真 要互相心疼”

任全来认为,家里不管是敬老还是育小,最大的发动机就是夫妻俩和谐相处,遇事不较真儿,多难都互相心疼。如果这台发动机坏了,敬老育小都可能瘫痪。

任全来和刘克清结婚后,挣来的钱除了存一部分外,零用钱都放在柜子里,谁用谁去拿,互不盘问。2010年,刘克清出车祸撞断双腿打了钢板后,在伤筋动骨100天里,66岁的任全来全身心地照顾躺在床上的刘克清,每天洗脸、喂饭,端茶倒水。100天后,又把刘克清扶到轮椅里,教她锻炼腿力,直到她完全站起来。任全来把两个再婚家庭老少几代人捧在手里,放在心上,不分远近,亲如家人,靠的就是这种“分享”和“分担”精神。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