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谢良志:让老百姓都能用上高端药

2018-11-26 14: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研制5000多种重组蛋白销往全球 立志开发出价格更低、疗效更好的药品——

“让老百姓都能用上高端药”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李洁)义,即道义;翘,即翘楚。谢良志用“义翘”命名自己的公司,寄托着对自己的公司,对医药行业美好的期许——“做生物医药的人是解决病人的问题,是对人类健康的道义;做企业做好药,就要做翘楚,做出行业的最高水准。”

应急处置

H7N9血凝素蛋白

12天完成生产

2002年,谢良志回国创办神州细胞工程有限公司,兼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协和医科大学细胞工程中心主任、教授。

2003年,非典肆虐。一天,谢良志和许多医学专家坐在一起开会,讨论至午夜,大家依旧一筹莫展。“SARS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我们不知道;致病源是什么,我们不知道;还要持续多长时间,我们不知道;有可能波及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谢良志回忆说,那种干着急的状态,让他特别无力。

2008年春天,谢良志经过反复思考后,创办了义翘神州公司,开始进行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试剂的研发。谢良志和他的团队加紧搭建应急平台,在国家应急安全领域积累能力。此后,在每一次阻击病毒的战役中,都上了一个台阶。

2009年甲流疫情肆虐,谢良志的公司仅用30天时间便研发出了甲流疫苗所必需的血凝素蛋白,被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疾控中心购买。

2013年,中国突发H7N9禽流感疫情,义翘神州和神州细胞仅用12天时间就完成了H7N9的血凝素蛋白生产,仅用6天筛选出中和抗体,6天完成抗体的人源化研究,仅用7个月就完成了原创抗体应急药物的全部临床前研究、1.5公斤应急抗体药物的GMP生产储备及临床申报资料准备。

2014年,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发现这一病毒已有30多年,可人类一直没有攻克。在政府的支持下,美国和加拿大两家公司坚持十几年的高投入,才终于做出了3个抗体,但也只是在实验室里制作了几个人份的用药,组合起来使用后证明,对抗埃博拉病毒是有效的,相关抗体的基因序列和其他相关信息已在专利和文章中公开发表。

阻击埃博拉,中国反应迅速。面对来自疫区的输入性风险,为保障在非洲援建、援医人员生命安全,需要以最快速度仿制出可用于应急救治的药品作为战略储备,一旦需要即可申请知识产权的紧急授权。

面对国家需要,谢良志和公司迅速行动,仅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制出40克、可供10人份的药量。

裂变发展

8000多种抗体工具试剂

销往40余个国家

“义翘”,还是谢良志导师的名字,用导师的名字命名公司,可见导师对谢良志影响之深。

“我的导师常说,‘我已经功成名就了,但我仍是这么工作的:一周工作7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谢良志说,导师交给他的“三个7”工作法,他一直坚持着。创业十余年,谢良志每天都上紧了发条,上班12小时,回家还要再干三四个小时,“你真要做点事情,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是要用毕生的精力去做的。”谢良志说。

谢良志学化工出身,研究生时,就已能通过软件编程解决工程问题。毕业后,谢良志果断选择制药领域,创办公司,他挑选了几百名应届毕业生,自行培养公司90%的人才,组建了一支过硬的队伍,着手研发治疗血友病的新药。经过6年研发,谢良志开发的治疗甲型血友病的重组八因子蛋白新药生产工艺领先于世界水平,产能可以满足需求。产品上市后,有望彻底改变全球甲型血友病患者过去60多年来临床用药紧缺的状况。

创业之初,谢良志就发现,在国内做生物医药研究根本买不到研发工具试剂,实验材料蛋白十分缺乏,一微克蛋白的售价相当于黄金价格的100多倍。比如靶点蛋白和抗体试剂,靠从国外进口要等两三个月,价格也是国外的两三倍。买不到,就自己研发。

2008年春天,谢良志创办“义翘神州”公司,开始进行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试剂的研发。 谢良志和团队规划出一条清晰的发展路线,先做国际顶尖的技术和产品,再做国际顶尖的制药企业。从打基础开始,建立从上游品种创新到下游产业化的全套技术体系。这项工作,谢良志一干就是十年。一步一个脚印。义翘神州搭建了包括基因、蛋白、抗体的全套产业技术体系,拥有国际领先的真核细胞快速瞬时表达技术,多个重组蛋白药物的生产工艺领先于国际水平;研制出了5000多种重组蛋白和8000多种高质量抗体工具试剂,建立起全球规模最大的重组蛋白工具库;这些高端试剂销往全球40多个国家,和全球十强制药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为全球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提供重要支撑。

创新裂变,催生了惊人的速度。义翘神州的临床前抗体候选药物生产速度比国外快上一倍!谢良志强调说:“对于研发技术来说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情况,你必须得创新,每天都在创新,才有可能发展。”这也是企业牢牢掌控发展主动权的关键。

不忘初心

支持5000余科研项目

“要让老百姓用上高端药”

目前,中国研制的生物制品进入国际市场已经具备坚实的基础。刚刚起步的小公司,远比谢良志当年幸运,因为,他们有“义翘神州”和“神州细胞”这两位强援。

谢良志愿意通过出让利润,对小公司施以援手,助其发展。“利润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让老百姓都能用上高端药,这才是我的初心。”谢良志说。

为了中国百姓的健康,为了抵御危及人类的疾病,谢良志立志要开发出价格更低、疗效更好的药品。在不断发展自己企业的同时,他始终坚持积极回报社会。如今义翘神州支持了国内5000个国家级的科研项目,包括863、973计划,重大新药创制专项,重大传染病专项和一些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2018年,谢良志有了“新身份”,他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从湖南山区走出来的农村娃到为创新企业发声的人大代表,谢良志觉得,肩头沉甸甸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谢良志一口气提了三个建议,两个是关于拓宽生物科技企业融资渠道,一个是关于临床医院队伍和能力建设,都是希望能够创造条件,加速创新型生物科技企业的发展。“以前只站在企业的角度考虑问题,现在身份转换了,看问题的角度也变了,我深感责任重大。”谢良志说。整理/记者 李洁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