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博物馆:从象牙塔到大课堂

2018-11-29 10:2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从象牙塔到大课堂

“博物馆”一词源自古希腊语,直译成中文是“缪斯神殿”。改革开放四十年正是博物馆走下神坛的四十年,从高高在上的象牙塔到人人喜闻乐见的大课堂,博物馆在四十年中完成华丽转身。

“文化客厅”四十年数量增长十倍

文物和历史文化遗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和表现形式,是宝贵的人类文化遗产。博物馆是收集、典藏、研究、展示自然和人类文化遗产实物的场所,是一个国家历史、文化的集中地,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文化客厅”。

由于北京地位独特,北京地区的博物馆既具多样性又具复杂性,既有综合类博物馆,也有艺术类博物馆、名人纪念馆、行业博物馆;既有中央级别的博物馆,也有北京市属的博物馆,还有高校管辖的博物馆,以及企业团体管理的博物馆,更有非国有的民间博物馆。北京的博物馆可以说历史悠久,1925年故宫博物院就成立了,但很长一段时期,博物馆在公众眼中是“阳春白雪”,是少数历史文化研究者的专属场所,这样的局面发生转变,和改革开放密不可分。

据《北京博物馆年鉴》统计,截至1987年底,北京地区共有博物馆仅仅52家,其中综合类2家,社会科学类39家,自然科学类11家。在这52家博物馆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发展起来的有38家。从1978年到1987年,博物馆增长的数量超过以往五十年博物馆诞生的数量。

而到了1998年,北京博物馆的数量达到107家;十年之后的2008年,注册的博物馆为148家,开放的博物馆也达到了137家。20世纪90年代以后,北京博物馆数量以平均每年注册3到4家的速度发展,这样的速度用“喷薄而出”来形容并不为过,远远超越了其他省市。时至今日,北京地区的博物馆注册数量已经达到了181家,正式开放的166家。

从门庭冷落到“故宫跑”

人们到博物馆来主要是为了参观展览,穿过时空隧道感受先人遗韵或者异域风情。改革开放以前,由于条件和观念的限制,博物馆的展览主题较为单一,以展现国家重要历史题材及革命教育为主,展陈手段和方式也较为简单,多使用教科书式的语言与模式。那时候去博物馆参观多是由单位组织,统一安排,市民很少自己主动去博物馆参观。

20世纪80年代以后,一些博物馆意识到展览选题的重要性,开始精心发掘能够引起公众兴趣和共鸣的专题。1983年,首都博物馆推出了与重庆中美合作所旧址管理处联合举办的《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史实展》,由于题材引人,当时极为轰动,上百万人前来参观。后来又与延安纪念馆合办了《延安精神展》《一二·九运动50周年展》等,在当时都受到了人们的关注,成为社会热点。

到了20世纪90年代,一些博物馆开始突破依靠行政手段组织观众的做法,尝试从公众关心的热点、社会的需求出发,并结合馆藏来策划展览。那一时期,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的《敦煌文物大展》《青州石刻艺术展》,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乾隆·刘墉·和珅文物展》等都十分成功,获得了观众的认可,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到2000年时,北京地区博物馆每年向社会推出的临时展览达到200个左右,加上各博物馆的固定陈列,参观的人越来越多,博物馆终于不再门庭冷落。

进入21世纪,随着北京城市国际地位的提升,各博物馆与国际的交往日渐加强,开始与国外博物馆联合办展,以促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2005年首都博物馆新馆建成开放,在基本陈列外,首先推出了与大英博物馆合作的《世界文明珍宝——大英博物馆之250年藏品展》,即便是售票观展,也丝毫没有影响公众的热情,每天都是排队成龙。之后首博在2007年又与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合作推出《卢浮宫珍藏展——古典希腊艺术》,同样引起了公众的热情响应。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也分别引进和推出了世界文明与艺术主题的特展,为北京国际化大都市增添了文化魅力。这时候博物馆已经不是象牙塔了,变成了公众喜欢的大课堂。

近年来,各博物馆更加注重展览品质的提升,不断推出精心策划的重要展览项目,以系列化、专题化为特色,注重将展览作为文化事件进行推广与宣传。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特展中精品荟萃,特别是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重磅推出,使得观众蜂拥而至,出现了名噪一时的“故宫跑”。而首都博物馆推出的《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正值该考古发掘进行的后期,由于精心的策划和媒体的大力宣传,与同期推出的《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广受热议,形成了“首博热”。公众的欣赏水平和对历史文化的需求在不断增长,博物馆需要适应这一变化和需求,提高展览策划水平,不断推出高水平的展览。

从“看”博物馆到“玩”博物馆

博物馆是为公众服务的公益机构,没有公众参观和参与的博物馆是没有意义的。20世纪80年代,北京博物馆的展览乃至全国博物馆的展览格局和模式都大同小异,观众只有“看”的份儿;博物馆将展品以教科书的方式展现给观众,参观者只有被动地接受,观众的参与仅仅是看展览、听讲解。20世纪90年代以后,特别是在进入21世纪的前10年里,随着与国际博物馆界的交流增加和沟通深入,更多新的观念进入国内,北京作为首都和国际化大都市最先接触到了这些新动向。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开始引入观众的参与,并不断扩大和加深。通过博物馆的宣传教育活动,公众可以更多地走入博物馆,博物馆设立专门让观众参与的互动活动项目,或配合展览,或配合地方史,或配合节日等;在展览的不同环节设立互动内容,观众体验成为展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变化在2008年1月全国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实施后表现得尤为突出。

博物馆更加开放的同时,观众的认识也在提高。“这是什么”“是不是真的”“价值多少钱”,曾一度是观众走进博物馆后的三个问题。现在,这三问变成了“这是什么”“文物背后有什么故事”“我能不能参与进来”。

近些年来博物馆更加注重公众对于博物馆事务的参与,推出的社教互动活动日益细化,不断举办面向幼儿、青少年、大学生、老年人、残障人士、留守儿童等不同类型人群的活动,为不同年龄段的人士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让他们感受到博物馆对于社会生活的参与及助力。而更深入地参与到博物馆的工作中来,则是向社会开放更多的博物馆空间和工作内容,如博物馆志愿者服务,除了传统的讲解导览以外,不同的博物馆后台工作,如展览策划、摄影摄像、编辑、图书管理等也允许志愿者来参与。这些做法既扩大了公众对博物馆事务的直接参与,同时也为博物馆不同种类的工作吸纳更多的社会力量予以襄助,让其真正成为大众的博物馆。

博物馆承载了人类文化发展史,一个个展览、一件件文物,无声地传递着祖先的智慧,人类今天一切的社会文明、科技进步、自然认知,都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博物馆让我们有机会认识过去,让我们有勇气、有能力展望未来。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  作者:龙霄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