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的女儿张桂娟

2018-12-04 08:33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治虫

一年365天,张桂娟有300天奔波在田间地头。

“我是农民的女儿,我要为农田防病治虫服务。”张桂娟说。干植保31年,这位大兴区植保植检站副站长一直在践行这句话。

1987年大学毕业后,张桂娟被分配到大兴区植保植检站工作,再没有离开。

大兴不仅西瓜有名,还是北京的南菜园。近年来,大兴区设施农业面积逐年扩大,西甜瓜、蔬菜种植成为农民致富的主要收入来源,但随着设施的发展,保护地蔬菜根结线虫病发生逐年加重,一般产量损失10%至30%,严重地块甚至绝收。为了治虫病,有些农民竟开始使用高毒农药。

“高毒农药是可以暂时遏制根结线虫病,但农药也会残留植物根部,影响农产品品质,得不偿失。”张桂娟很是忧虑。她跑到田间地头,苦口婆心地讲高毒农药的危害,大家也知道她说得有理,“可不打药,咋办?”

张桂娟向单位申请项目,开展根结线虫病发生情况普查,制定综合防治试验示范方案,培训农民,推广技术……经过4年的努力,防控措施已累计推广面积3万亩次,帮农民增收累计1000余万元。

张桂娟还与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北京市植物保护站合作建立了全国首家区县级植物线虫实验室。

以虫治虫,是张桂娟又一个绝招。

在蚜虫初期发生时,张桂娟帮农民订购了一批瓢虫卵,指导农民孵化,让瓢虫吃蚜虫。“这个方法要是用得合适,就完全用不上农药了。”粘虫板,也是张桂娟常用的“神器”,主要粘白粉虱子、潜叶蝇、带翅的蚜虫,这些害虫不仅吸植物叶子的汁液,还影响植物光合作用。

2012年8月5日,礼贤镇平地村打来热线,说村子里有块玉米地快被害虫吃光了。撂下电话,张桂娟立即带领技术人员来到田间,虫害果然严重。一株玉米上就爬着40多条肉虫子,仔细听能听到“咔、咔、咔”的声音,“这是黏虫”,张桂娟判断,“黏虫也称行军虫,如果不抓紧防治,害虫明天就转移到其他地里了。”紧急培训,杀虫防控……由于处理及时,在2012年华北地区黏虫大发生的情况下,大兴区的玉米喜获丰收。

张桂娟的周末假日,基本都是在田间度过的,帮农民解决种植问题就是她的“休息方式”,“我是农民的女儿,防病治虫,我义不容辞。”张桂娟说。

推荐人:严文胜(大兴区植保植检站)

线索邮箱:rbshxw@126.com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杜晓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