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榜样陈敏华:射频消融的“急先锋”

2018-12-09 14:0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陈敏华 射频消融的“急先锋”

72岁的陈敏华很忙,尽管日历上的日程几乎被填满,她却总感觉时间不够用。陈敏华从医40年,前20年醉心于肝癌、胆囊胆管癌、肺外周癌、食管癌的早期诊断,突破“禁区”,让超声应用于神经外科对颅脑、脊髓微小肿瘤的术中定位;后20年则沉浸于超声引导对难治性大肝癌的规范化介入治疗,打破了医学界的固有观念。当她和学生站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研究成果时,她实现了自己在日本留学时许下的誓言:“我要在国际会议上,用我的成就,让世界重新看中国。”

结缘超声科

从1978年接触到超声仪器,陈敏华这一辈子便再也不愿意放手。那一年,院长告诉陈敏华准备引进超声仪器,希望她能参与。“心脏、血管如何搏动,都可以实时显示出来,这让我非常兴奋,也很珍惜这个机会。”当时在中国,肝癌、胆系癌症等的早期诊断非常难,而陈敏华发现,凭借手中的探头,应用不同的操作手法和各种附加方法,可以在癌症的早期诊断上发挥重要作用。

由于每天接触大量的中晚期病人,陈敏华发现肝癌是其中很大一部分。“中国的肝癌发生率是世界最高的,占全球的54%,又因为没有很好的体检,发现了就是中晚期。”当时,国际上认为射频消融只能治疗肿瘤直径3厘米以内的小肝癌,无法解决较大肝癌的灭活。面对难题,陈敏华和她的研究团队独创性地提出数学计算模式下的三层重叠定位等多种布针治疗方案,大大提高了5至6厘米大肿瘤的一次性灭活效果。

尽管陈敏华的团队取得了如此成果,但在肝癌的治疗上,国际舞台少有中国的一席之地。2002年,国际肿瘤消融大会即将在意大利米兰召开。陈敏华联系到主办方,被告知论文的征集已经截止了,建议她可以到现场贴海报。于是陈敏华来到了米兰,身着旗袍,信心十足地站在了海报前介绍,大会主席团成员纷纷来看她的论文,在大会最后一天,通知她作25分钟发言,而该论文也被评为了大会优秀论文。大会主席Livraghi教授称之为“一项对射频消融的伟大贡献,是欧美同行多年来想做而未能完成的研究”。

把患者当亲人

常年握探头、消融针、写文章,让陈敏华的食指失去了指纹,中指关节屈曲畸形;在日本留学时,十数次在放射线照射下做动物实验,十指前端的皮肤遭到了不可逆转的损坏,到冬天裂的都是血口子……但陈敏华几乎每个周末都奔波在全国各地讲课指导手术,在中华医学会的支持之下,她已经组织五个学会的专家共同培训了超过两千名医生。

多年来,陈敏华的患者大半都成了她的朋友,很多人与亲戚无异。有些患者即使去世了,但孩子们年年来看望她。

“博爱,是医生的灵魂。爱祖国、爱医学事业、爱我们的患者,争取在医学领域有更多的世界领先,造福患者,为国争光,这是一种责任和信仰。”陈敏华如是说。

责任编辑:范天德(QN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