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枪王高梦旎

2018-12-10 08:2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铁鹰”枪王

“呼……呼……”“嚓……嚓……”

W形场地里,高梦旎微微猫腰,脖子略缩,周围的世界只剩下呼吸声、衣服摩擦声和未知的前方。

高梦旎的右手一直按在腰间的枪柄上,双眼警惕地搜索着……突然,目标出现,“砰”,枪响靶落。

11月,“第二届世界警察手枪射击比赛”在广东举行,25岁的高梦旎射落金牌。

不穿警服的时候,高梦旎就是个爱说爱笑的“小嫚儿”,可拿起枪,瞪起眼,杀气逼人。

“小嫚儿”很有主意,考警校、当警察,就是她自作主张,问她为什么,“小嫚儿”很实在,她觉得电视电影里警察拔枪的动作都特别帅。

上了警校,终于摸到枪了,“小嫚儿”拔枪虽帅,可“准星”欠佳。

怎么办?练!

高梦旎狠劲儿上来了,拔枪、瞄准、射击……她无休止地重复着,训练子弹打完了,她就在射击场里“踅摸儿”,瞄到哪有剩余子弹,就颠颠儿地凑过去冲教练一乐:“这几发子弹,能不能让我打?”……

期末考试,高梦旎射击科目满分。

2014年,“小嫚儿”变成“铁鹰”,她考入北京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成为4名女特警之一。

特警实弹射击的靶场不大,类似一个室内篮球场。“铁鹰”们在这里主要进行精度射击和快速射击。“这是我最喜欢的训练场地。”提着冲锋枪,一身硬甲的高梦旎推开靶场大门,就像端着饭盒走进食堂一样平常。

拔枪、举枪、瞄准;放下;再拔枪、举枪、瞄准……枯燥的空枪训练,高梦旎咬牙坚持,她知道,只有无数次的重复,才能加深肌肉记忆,关键时刻,才能弹无虚发。

高梦旎的配枪跟很多人不一样,枪把上的黑漆全磨白了,“没想到,手枪也掉色。”队友打趣高梦旎,说她的枪都被“盘”出“包浆”了。“还‘包浆’呢,我这手都不好看了。”高梦旎抠着虎口上的大茧子,直撇嘴。这厚厚的茧子,是一道一道伤口的重叠,见证着高梦旎的努力。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高梦旎成了“铁鹰”神枪手。

“世界警察手枪射击比赛”吸引了73个国家和地区的242名选手参赛。比赛并非固定打靶,而是实战场景,不仅设计了沙滩、银行等各种环境,还要求选手的枪口只能冲前,不能对着人,上下左右都不能出现90度角,这要求选手必须具备掏枪即射的能力。场地呈W形,选手只能在发现情况时再拔枪,如果选手持枪行进,拐弯、转身时,就可能会出现枪口偏移。一旦违规,立即就会被紧随身后的裁判判处DQ(Disqualified)取消资格。

“所以我从参赛后,就再也不吃DQ(冰淇淋)了!”高梦旎咬着牙,恨恨地说出“DQ”这两个字母,“这是所有选手的噩梦。”

闯过了“噩梦”,“铁鹰”神枪手射落世界冠军。

作为铁路公安,“铁鹰”的主战场在火车站,驻守车站的特警队员,都是百里挑一的警中精锐。

每年春暑运或重大安保任务期间,铁鹰特警队都要补充到一线。在岗一分钟警惕60秒,特警巡逻要保持最高的警惕性,最高的专注力以及最佳的状态来应对每一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从警四年,高梦旎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金牌”,也不是惊险刺激的抓捕现场,而是她第一次在北京站值守除夕夜。

那年除夕,晚上八九点钟,高梦旎正在巡逻,一位妈妈带着个小男孩儿从她身边经过。男孩儿看到高梦旎,就停下来,一直看着她笑。

见高梦旎注意到自己,小男孩儿举起小手,向她敬礼。高梦旎立刻向小男孩儿回了一个标准礼,还把身上带的糖递给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兴高采烈地走了,高梦旎的心中也暖烘烘的,小男孩儿的敬礼,让她一下明白了平日艰苦训练的意义,“我是一名特警,保护千千万万的旅客,让他们平安回家,我义不容辞。”

春运,又快要到了。高梦旎和她的战友们,将驻守在车站、列车、铁路线上,为行色匆匆的旅客,守护着回家路上的平安……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