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大于天 北京榜样韩冰义务献血逾20年

2018-12-23 15:5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生命大于天 义务献血逾20年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李洁)韩冰,男,1977年出生,现在环球少年学习中心右安门校区从事幼儿教育工作,2014年度北京榜样。

他的血型是稀有的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现年41岁的他,已经有逾20年的献血经历。韩冰说:生命大于天。现在的他,已经是北京血液中心“爱心之家”的“老人儿”,每有需要,他总是义不容辞,甘愿做病患背后“隐形的翅膀”。2016年,韩冰荣获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颁发的无偿献血年度卓越成就奖。

救助患病女童

履行“生命的承诺”

乍看过去,韩冰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北京男人。但他体内流淌着极为珍贵和罕见的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在汉族中的比例仅占千分之三,而韩冰已经持续无偿捐献熊猫血超过20年了。

2013年,时年仅4岁的江苏女童薛莲因患有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家人带她来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儿科救治。第一次化疗后,小薛莲的血小板急剧下降到个位数,而正常人的数值在一百到三百之间。血小板过低,容易引发颅内出血,致死率极高,而小薛莲的血型又是稀有的熊猫血,医院没有库存。薛莲病危!生命告急!

万幸的是,在徐州爱心组织的帮助下,薛莲的家人联系上了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稀有血型爱心之家”,进而联系到了当时还是某出租车公司的“的哥”韩冰,听到薛莲家人的描述,他二话不说,在电话里承诺:只要身体允许,会一直给小薛莲捐助供血。

韩冰给小薛莲献的是“成分血”。成分血是从体内抽出血液进入机器,提取出所需要的成分,比如血小板或者红细胞,其他的成分还回流。回流之后再提取,再回流,一遍一遍,直到采够所需要的量。“我经常是献两人份,相当于520毫升,最快也需要一个半小时。”

为履行对小薛莲做出的承诺,韩冰几乎随叫随到。身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作息时间不固定,往往是一边接着输血管,而另一边韩冰已经呼呼大睡了。有一次,韩冰赶过去正要献血,却被医生告知,血脂高,不达标。看到这样的情景,医生指着一边的自行车健身器说,要不你上去试试,兴许就行了。韩冰一口气蹬了1个半小时,再次检验,血脂是降下来了,韩冰也累得不能动了。

从2013年到2014年,薛莲在北京治疗的两年,是韩冰献血最为密集的年份,共献血9次。到2017年,韩冰共为薛莲献血25次。薛莲的父亲说,这孩子虽然是我们生的,但她身体里流着的都是你的血了!就让她叫你干爸吧。就这样,韩冰收下了这个身患重疾的干女儿,连着两年,他把薛莲和她家人接到自己家中共度春节,还一起到地坛逛庙会。“怎么说也在北京,也得让孩子感受感受年味儿吧。”

2014年,薛莲接受了来自她亲哥哥的骨髓移植,之后从北京回到了江苏老家,有需要时再到北京治疗,在北京需要用血时,依然是韩冰无偿捐助。2017年的一天,韩冰接到了薛莲母亲的电话,他答应第二天去医院献血。谁知当天晚上又接到了薛莲母亲的电话,“她就说,明天你不用来了,医生说还是把孩子带回去吧,别在医院耗着了。实际上是给薛莲的生命做了宣判。”小薛莲已经在去年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哭了。”韩冰红着眼眶说。

志愿献血百余次

甘做“隐形的翅膀”

韩冰在2001年加入了北京血液中心的“稀有血型爱心之家”无偿献血组织。但与献血结缘,可以追溯到1997年。当时的韩冰年仅20岁,在青岛北海舰队服役,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一次,在经过路边的采血车时,战友半开玩笑地问:“敢献血吗?”韩冰二话不说就上了采血车,却意外得知自己是罕见的O型RH阴性血,“当时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呢,血型跟别人不一样。”

当他知道自己这种血型极为珍贵,被称为熊猫血后,就积极参加献血。在部队的四年,他志愿捐献了六次全血,献血量共计2400毫升。2001年,他转业回到北京后,加入了当时刚刚成立两个月的北京市血液中心稀有血型爱心之家,成为这里最早的一批稀有血液志愿者。

20多年来,韩冰志愿献血超过百次,总献血量达到5万毫升左右。一个正常成年人的血液总量大概占到人体体重的6%~8%,韩冰的总献血量相当于10个体重为70公斤的成年人血液量的总和了。

责任编辑:范天德(QN0045)  作者: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