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消费,夜车是短板

2019-01-10 16:0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夜间消费,夜车是短板

零点时分,南五环外的绿地缤纷城,几名食客乘坐专用电梯来到了三层的火锅餐厅,准备开始夜宵。这家凌晨3点打烊的餐厅,成为附近“夜猫子”夜间觅食的场所。

不久前举行的2018年度北京商业高峰论坛上,北京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支持建设24小时便利店,鼓励有条件的商场、超市、便利店适当延长营业时间,深入推进“深夜食堂”,以此点亮京城夜间经济。

接连几晚,记者走访了多个商圈发现,夜间经济出现了冷热不均的状况。在一些繁华商业区,夜场电影散场后,消费者发现打不上车是最大短板;而在一些街区,24小时便利店在夜间也顾客盈门,需要多次补货。

调查

深夜食堂 位置决定店铺客流量

1月7日午夜时分,绿地缤纷城的凑凑火锅店不时有三五成群的顾客进入。店长王濠在不断地招呼着客人,并与熟识的客人聊上几句。“夜里有一些比较固定的客人,来之前会直接微信我留好座位。”

零点30分,大厅中共有6桌食客正在进餐。“一般在零点之后,客人也就在10桌以内。”王濠刚刚从深圳门店调到北京工作,在午夜里深圳的店铺几乎满员,节假日时甚至需要排队等号。在该连锁餐厅的三里屯店,凌晨1点多时则很热闹,众多年轻食客边吃边聊。该店负责人表示,因为地理位置原因,每到凌晨店铺中仍十分忙碌。“半夜从酒吧出来的人,会选择就近吃些夜宵,有的时候夜间可以上座八九成。”在王濠看来,因为天气原因,北方的夜间经济还处在起步阶段,此外地理位置也决定了店铺夜间客流量的多少。

同在绿地缤纷城中的八月十五烤肉店也是一家经营至凌晨3点的店铺。凌晨时分,店铺中只有几名服务员坐在店中,店铺中并无食客。店长侯少峰说,商业中心晚上10点就闭店了,许多消费者并不知道还有餐厅可以营业到凌晨3点。一些潜在的客源也随着闭店离开。夜间的服务人员与厨师都较白天减少三分之二。“其实我们这样做成本挺高的,一方面是人工,一方面是电费。”

与正餐店铺不同,午夜中一些快餐店内的顾客则不仅仅为了吃上一顿夜宵。

深夜11点,北师大东门的24小时麦当劳餐厅俨然“大学自习室”,许多大学生安静地看书复习,准备期末考试。正读大三的小李说,一般吃完晚餐后就会来这里上自习。“待到多久都可以,夜里饿了就直接点餐,既填饱肚子又能看书学习,两不耽误。”

隔壁的一家咖啡馆,透过玻璃就能看到左侧的柜台上整齐地摆放着很多书籍,有几名年轻人正在安静地翻看。店主表示,该咖啡馆虽不是24小时营业,但是最后一名顾客离店的时间也都在零点左右。

接近零点,青年路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店中,六七桌食客嚼着汉堡。店铺中,有4人在看书,桌上并未放着食物。角落中,一名白发老者躺在凳子上和衣而睡。

夜间西单 电影散场打不到车吃不上饭

1月5日正逢周六,王一鸣和女友在西单首都电影院看完电影已经是凌晨1点了,两人只能从大悦城北侧的电梯下到一楼左拐,从一个小门出来后就是大木仓胡同。

北京的冬夜已是零下10摄氏度,王一鸣通过打车软件叫车,然而等了十几分钟都无人接单。与其在寒夜的路边干等,两人觉得还不如吃点夜宵边吃边等,然而白天繁华喧闹的西单商业街,此时已是夜深人静,路边的商铺早已打烊,除了路灯大型商业设施也已熄灭了霓虹灯。远处有一家麦当劳亮着灯,但想着要穿过天桥走一段路,俩人最终作罢。

和王一鸣一样带有遗憾的还有阮女士,她告诉记者,去年夏天有外地朋友来北京,住在西单附近,两人相约当晚10点左右在大悦城一层星巴克叙叙旧,没想到赶到那里,工作人员却说快要下班了。

1月7日夜里11点多,记者来到了西单北大街,平日里汇聚了年轻人的大悦城一片安静,唯有苹果旗舰店白色LOGO在深冬的夜晚显得格外醒目。

已近深夜12点,西单商场麦当劳餐厅此时顾客还是不少。除了个别消费者趴在餐桌上休息外,有谈事情的,有在看手机的。餐厅服务人员告诉记者,餐厅原来是24小时营业,现在对外营业时间改到凌晨两点,“因为有外卖了,两点以后有需求可以叫外卖。”

一名快递小哥称,无论是夜里几点,西单这家麦当劳餐厅都可以通过外卖提供服务。“冬天夜里下单还挺多的。”

午夜书房 新华书店销售额最高2000元

1月8日凌晨时分,在大兴区高米店附近的一家更读书社的24小时图书馆中,8张椅子上坐了5名读者仍在看书或查阅资料。他们面前的电脑旁放着专业书籍,将查阅的内容敲进电脑。一名读者表示,正在准备一个计划文案,晚上在这里更安静,查阅资料也方便。

近60平方米的空间中,四周摆放着近5000本各类书籍。更读书社总经理王涛表示,书社提供24小时自助服务,无人值守,读者可享受不打烊的免费借阅服务,店内均配备数字化阅读设备,并接入北京市公共图书馆一卡通服务系统,面向所有人群免费借阅书籍。

运营至今的三个多月时间中,每晚8点至10点进入书社的读者约为60人,晚10点之后进入书社的读者约为20人。“有读者是借阅,有读者就看书、自习,完成手头工作。”

在崇文门附近的新华书店也是24小时经营,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夜间客流量保持在每晚100多人,销售额最高达到2000多元。

24小时便利店 闹市门店夜里要补4次货

1月8日凌晨1点左右,安定门外附近的一家7-11便利店,一名工作人员正在进进出出忙碌着搬运货物。冷藏柜旁,一名女员工正在给奶制品补货,北侧已经销售一空的冷藏柜还没来得及补上。“每天晚上我们要补4次货,搬货的是专门的送货师傅,光零食这次补货就有十几箱。”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因店铺对面是一家经营至凌晨的餐厅,夜间忙碌的原因与周边商业氛围相关。“总有吃饭的人来买吃的喝的,每晚平均销售额都达到七八千。”

但并非所有的便利店都能有这么好的人气,新街口附近也有几家24小时便利店,记者发现深夜时分只有零星客人到访。其中一家便利店店员告诉记者“生意还行”,但记者停留的半小时时间中,只有一名顾客进了店。

建言

让特色街区先“亮”起来

“北京这两年倡导减量发展的同时,也在不断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服务经济、服务消费就成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抓手。”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志起未来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展夜间经济就是培养新的消费热点,把更多的消费留在北京,也给老百姓创造更多的消费热点和消费环境。

李志起认为,首先是交通方面,北京的地铁或者公交车大多停运时间比较早,尤其是去往远郊区的到了晚上11点,基本就没有地铁了,这给很多消费者带来不便,而繁华的娱乐消费区域基本都分布在市中心。

“除了交通短板外,大型购物中心、绝大多数超市也都是习惯早早关门,这也不利于留下消费者。”李志起表示,商家一旦开通夜间经济确实面临成本增加。北京目前的夜间经济还存在不同区域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这就需要在规划时有意识地完善商业布局,留下更多的增长点。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赖阳也认为,“成本”是限制北京深夜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可以让特色街区、开放式街区先行,鼓励他们做更多的探索发展。比如三里屯区域实际上有很多店夜间是在营业的,前门大栅栏、什刹海等地区,让它们夜间亮起来,增加营业时间,不仅消费者欢迎,而且很多游客也愿意体验北京的夜生活。“还可以通过在水电费用夜间运行时能给予政策优惠和资金支持,解决企业运营成本问题,鼓励更多的企业夜间营业。”

“深夜消费者是个系统工程”,李志起认为,北京夜间经济有很大提升空间,除了政府引导外,商务部门还要协调相关的交通、电力以及安保问题,与企业一起形成比较好的政企联动机制,这都有利于培养北京夜间经济的崛起。

北京市商务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去年开始制定了支持建设“深夜食堂”特色餐饮街区和特色商圈的计划,为市民夜间餐饮消费提供便利。在深夜食堂特色餐饮街区和特色商圈的规划设计及形象提升工程等软硬件投入方面提供补贴支持。北京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在北京商业高峰论坛中表示,未来将会进一步通过政府的努力激发市场活力,提高消费便利化水平,也会研究出台多项全市繁荣夜间经济的促消费政策。(记者 赵喜斌 胡笑红)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赵喜斌 胡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