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核心区最大规模简易楼腾退收尾

2019-01-23 14:4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核心区最大规模简易楼腾退收尾

天坛周边简易楼是北京核心城区最大规模的简易楼群。昨天(22日),简易楼腾退项目的十几名签约居民又聚到了一起,回到生活了几十年的社区贴福字、写春联;还在天坛公园老园长的带领下,沿着天坛南坛墙的墙根,一路查看了坛墙的修复情况。记者了解到,从2015年年底至今,天坛周边陆续启动3大腾退项目,包含简易楼65栋、平房75处,涉及产籍户2659户。截止到昨天,最新的数据显示,尚未签约的居民只剩下最后44户。

昨天下午,记者随同全程参与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的“攻坚克难组”队员一起走街串巷,与简易楼居民面对面接触,了解到腾退征收背后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现场

被人斥责

还得心平气和

2015年3月,8年来一直从事信访工作的天坛街道城市建设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刘宝宇提前介入,协助开展简易楼腾退入户调查。2015年10月15日,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正式启动签约程序。刘宝宇也自此开启了腾退征收的“攻坚克难”之旅。

昨天下午,记者随同刘宝宇一起,沿着天坛公园南侧的古老坛墙,向仍然没有签约的居民家走去。一路上,只见昔日沿着天坛公园南墙根儿私搭乱建的平房已经拆除得所剩无几,被覆盖了几十年不见天日的古老天坛坛墙渐渐露出了大面积真容。而与天坛只隔了一条小胡同的简易楼内,大部分居民早已从中搬走,只剩下最后44户居民尚未签约,21户居民签约未腾房。

“还没签约的人中,大多数人其实还在观望,真正有实际困难的还是占少数。”刘宝宇一边走一边说,现在已经进入了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最艰难的收尾阶段。参与收尾的56名工作人员组成了“攻坚克难组”,有着丰富信访工作经验的刘宝宇,毫无悬念地被归入了收尾的主力队伍。

一栋已经几乎搬空的简易楼楼下,刘宝宇碰见了一位尚未签约的居民,对面站着的一群工作人员全都默不作声,气氛就这样僵住了。刘宝宇迎上前去和居民打招呼:“怎么样啊?老哥?”一边询问居民的近况,刘宝宇一边开始讲起了腾退政策。还没听完刘宝宇的话,居民一脸厌烦地大手一挥:“不听了,蒙我!别跟我说这些,政策变了你再找我来,政策没变,你别找我!”

一路上,接连遇到几户尚未签约的居民,几乎人人都没给刘宝宇好脸色看。甚至有人用手指着工作人员的鼻子,高声斥责他们断了“自己的财路”。这一轮入户下来,似乎毫无进展,但刘宝宇似乎对这样的事早就习以为常,依然心平气和且不厌其烦地和居民反复沟通。

回放

连送三天饭 老人的态度变了

在参与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的过程中,刘宝宇吃过不知道多少次闭门羹。“有一家的老爷子70多岁了,我到他家去,哪次都不开门,隔着一层门跟我说话。上来永远是那么一句:‘政策变不变’?我说‘不变’。老爷子就急了,隔着门大喊,那你就别想进门。”

但刘宝宇对老人的态度却表示理解。原来,老人有三个孩子,一套棚改房按照政策只能换成两套外迁房。换来的两套外迁房到底该给谁?又不给谁?老人为难,迟迟下不了决心。刘宝宇想多劝两句,或者出出主意,老人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愤怒地用手使劲砸门,用脚踢门。刘宝宇面前的大门,被砸得“咣咣”山响。

然而,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一次,老人在住院的过程中,向刘宝宇提出“你给我送三天饭”。这有什么难的,刘宝宇一口应承下来,不就是送三天饭吗?我送。于是,从那天起,早中晚三顿饭,刘宝宇和“攻坚克难组”的伙伴们,每天都会精心选择口味软烂的餐食,为老人准时送到医院病房。不仅如此,为了让老人在医院住得舒服一点儿,刘宝宇还往医院送去了新棉被、生活日用品和水果等。

送饭送到第3天,老人的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从对抗逐渐转向缓和。第4天,老人出院了。刘宝宇的手机接到老人打来的一个电话:“小刘,你给我送了3天饭,我今天签了”。刘宝宇感慨万分,连续对抗了几年的老人,终于签约了。

细细算账 帮低保户打消顾虑

按照低保户金强(化名)的情况,原本可以获得两套外迁房,全部都是三居室。但他却顾虑重重,迟迟不肯签约。为了让金强打开心结,刘宝宇没少往他家跑。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要跑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把外迁政策一点一点掰开、揉碎了,给金强细细算账。

金强提出了自己的顾虑,原来他属于低保户,从天坛街道搬走后,搬到了朝阳区,自己名下又有了房产,会不会不符合低保标准了?万一不再发放低保金,那生活怎么继续?

得知金强的顾虑,刘宝宇一刻没耽搁,立刻跑回街道咨询协调。当天,经过和区里相关部门沟通,最终决定,将金强的户口仍然落在天坛街道,而低保金照常发放,以保证他腾退后的正常生活不受影响。第二天,刘宝宇再次敲响了金强的家门,汇报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

但金强又提出了新的顾虑,他的孩子在天坛附近上小学,担心孩子以后没法转学到外迁房附近。刘宝宇又马不停蹄跑回单位,查询相关规定,为金强的孩子解决了转学问题。

考虑到金强靠低保生活,家庭困难,刘宝宇协调街道为金强提供了周转房用来存放家具和物品。连搬家的车都是刘宝宇帮着找的,最终出人、出力、出钱帮着一起搬家。一来二去,金强的顾虑渐渐消除了,最终点头答应了签约。

刘宝宇将多年从事信访工作的经验用到了这次简易楼腾退中。他自有一套窍门,一问一答间,要捕捉居民心中的想法。而登门拜访也不能去得太频繁,老去,居民肯定嫌烦;也不能老不露面,长时间见不着人会产生隔阂。“做群众工作讲究一张一弛。”

“如果没有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群众基础,让我们去劝一个人做这么大的决定,我们是没有发言权的。人家对我的信任,也是建立在多年来往的基础上。”刘宝宇说,没有群众基础,不管是说服教育还是良言相劝,人家根本听不进去。

一把尺子量到底  “老经验”不灵了

与过去很多人印象中“讨价还价”的拆迁方式不同,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是全市首个采用“全流程透明”、“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征收项目。

“有的居民,过去曾经有过拆迁的经历,老想拿过去的经验来套用。”这不,刘宝宇和“攻坚克难组”的工作人员就遇到了一位有经验的“过来人”。

刘宝宇介绍说,这位居民曾经经历过拆迁,尝到过甜头。按照当时的路数,越早搬迁越吃亏、拿到的补偿越少;反过来,越是拖的时间越长,越能坚持到最后当“钉子户”,反而拿到的补偿越多。其实这户居民家里并没有什么实际困难,家庭情况相比之下也比较优越。尽管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宣传政策,但这户居民却仍然抱着侥幸心理,迟迟不肯签约。不仅自己观望,这户居民还在私底下拉帮结派,将自己的错误“经验”传授给其他18户居民,鼓动19户集体“抱团儿”拒签。

“过去的老黄历早就不适用了”,刘宝宇说,别以为“等一等,扛一扛,还能多拿一套房”,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的所有补偿结果全部是公开透明的。想要拆散居民自组的抵抗小团体,只能靠“各个击破”。

于是,在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后,刘宝宇和“攻坚克难组”的工作人员将强制执行裁决书送到了这户领头居民代表的家中。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居民代表先是将工作人员堵在了大门口,随后又恼羞成怒地回身进屋,抄起一把老虎钳就冲向了刘宝宇一行人。

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刘宝宇坦言:“场面相当激烈。”但他和工作人员没有被吓退,“这种时候,别急、别恼,也别刺激他”。强制执行后,这户居民终于妥协,同意签约。

领头的人一签约,其他18户居民看到真的是“一把尺子量到底”,才知道就算拖延下去也不可能多拿房、多拿钱。于是一周之内,连续签约了6户,形成了集体签约的一个小高潮。

补白

沿天坛坛墙

将出现

“开放式花园”

由于被纳入了中轴线沿线整体保护的范围内,记者了解到,加快推进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项目收尾已经被写入了今年东城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按照下一步的规划,天坛公园被侵占多年的老坛墙将重新亮出,同时在坛墙外围还原城市绿地,引入市民休闲活动,打造“外坛绿带休闲区”。中科院、中国建筑设计院的专家多次前往现场,进行论证。初步设想可能不会再竖起围墙,做成围墙内的公园,而是要沿着天坛的坛墙修起没有围墙、开放式的花园。

记者张楠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