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盛家兴七十载 三代从警卫家国

2019-02-07 16:1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代从警 满腔热血卫家国

“干我们这行的,是有一种职业荣耀感的。挣钱可能没多少,可是那种满足感,太美妙了。”

昨天中午,顺义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民警刘巍一家,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全家团圆。在刘巍和她的父亲,刚刚退休不久的老交警刘增山印象中,哪怕是在春节,这样的团圆也十分难得。从刘巍的爷爷刘英这辈儿新中国第一代交警算起,刘巍已经是这个家族里第三代警察。近70年间,他们见证了一个家庭的传承繁荣,更见证了从爷爷辈儿的三尺岗台一根指挥棒,到孙女辈儿“高度数字集成网络传输、无纸办公、雪亮工程”的警务工作变迁。警察职业的荣耀、职责、尊严,早已与家国兴衰紧紧绑在一起。

警服点燃孩子的从警梦

一年的辛苦工作,辛酸苦辣,都化作了糖醋里脊的酸甜、剁椒鱼头的酷辣,在家宴那一派欢声笑语中成为一段值得怀念的经历。双方父母、夫妻俩加一个五岁小不点儿,尽情享受家庭的和谐温暖。

刘增山说,从记事儿到退休,先是作为民警的儿子,后来又作为民警的父亲,这样的团圆日只能靠碰运气。一家子都是警察,别家团圆的时候,自家总会缺那么一位两位。

1953年,刘增山的父亲刘英穿上警服,成为了帅府园交通队的一名交通警察。站在日后被称作“神州第一岗”的天安门前、长安街上的交通岗台上,这个农家青年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干,认真干,别丢脸。在距离祖国心脏最近的一个交通岗上,刘英奉献了他的青春和一生。

“我小时候,大约每月能见到他一次,每次不到一天。”刘增山回忆说,那时候警察一个月能回一次家,从帅府园胡同驻地到位于顺义马坡的家里,父亲骑车得三四个小时,夜里回到家,第二天中午就得走。但即使如此,看着高高地挂在墙上的警察制服,年幼的他仍然禁不住崇拜、羡慕。“长大后,我要成为你”的念头,通过堂屋里高挂着的警服,深深地印入了他的潜意识。

刘巍说,幼年时代,每年过春节最期待的除了好吃好喝,就是爷爷写的春联。印象最深的是老人曾经写过的一副对联:年少读书未觉少,白头回首方恨迟。这14个字在她的记忆里仅仅是闪回片段,但之后热爱读书,热爱生活,热爱探求新的事物,却成了实打实的人生观。

两年前,刘英老人以86岁高龄离世,他留下的家风依然传承。

两代警察同说职业荣耀

1980年,刘增山像父亲一样,也穿上警服,成了一名交警。1986年,刘增山从城区调到顺义。

从警37年,用刘增山的话来讲:没干够。“干我们这行的,是有一种职业荣耀感的。夜里巡逻,帮女司机换轮胎,被人家千恩万谢;给被人套牌的车主查找套牌车避免群众损失,群众来给我们送锦旗,这样的事情是我们的日常。挣钱可能没多少,可是那种满足感,太美妙了。”

与刘增山不同,80后刘巍小时候并不崇拜那一身警服。高中时代,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主持人或者记者。她瞒着父亲到广播学院面试,也拿到了学校仅有的两张推荐表中的一张。“一条腿都迈进去了,让我爸爸给硬生生地拽出来了,非让我考警察学院。”2005年警院毕业,她成为顺义分局光明派出所一名窗口民警。

从警之初,刘巍对这份工作也就视同一份“干活儿领工资”的工作,直到两年后的一个深冬。在所里值夜班时,周围居民送来一位衣衫单薄、意识不清的老人。反复询问,老人总是说不清自己和子女的情况。她握着老人的手,轻言细语,让老人慢慢回忆。终于,老人说出了儿子的名字,但却想不起孩子姓什么。刘巍和同事立即利用网上信息系统筛选比对,并请兄弟单位协助调查,终于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她的儿子很快赶了过来。我一直忘不了一个大男人,是那么激动地握着我的手,满脸都是泪水地向我道谢。”这一刻,父亲不断提起的职业荣耀感,在她身上萌发出来,自此一发而不可收。

有时候刘巍也暗自庆幸,“幸好选的男友也是警察”,否则不知道家里会发生什么。对此,刘增山也不讳言。知道女儿的男友温义军同为警察,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好,不错,靠谱”。温义军对记者说:“谈恋爱时,刘巍家里毫无阻力。第一次见她父母,我开始还挺忐忑,结果之后一切顺风顺水。” 2018年,担任顺义公安分局反恐怖和特巡警支队特警大队副大队长的温义军,被评为市公安局“最美警察”,春节前夕,作为优秀民警代表,获得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出现场回来被包成“木乃伊”

团圆的饭桌上热火朝天,天南海北的话题不断。只是,无论刘巍夫妇还是他们的父母,都还在有意无意地回避三年前那个春节留下的回忆。刘巍说,那年的大年初四之后,她开始相信夫妻之间的“心灵感应”了。

“那天晚上,我在我姥姥家照顾老太太。晚上八点多,我爱人在微信上说要去出个现场,这对他们特警来说稀松平常。这时候老太太已经休息了,我是一个只要不执勤,就从来不熬夜的人,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睡不着,一直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大年初五的凌晨两点,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温队受伤了,已经没危险了。明天分局领导会来慰问。刘巍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家,怎么把车开到顺义公安分局特警大队门前的,只记得出现在她眼前的丈夫,在被同事们护送出来时,头部被包裹成木乃伊状,只露出两只眼睛。隐隐地,似乎还有未拭净的血迹从层层纱布中透出来。

“那一刻我竟然没哭,竟然没哭,特扛得住……后来特警队小伙子们都夸我,说嫂子真坚强……他们哪儿知道我回家哭了个天昏地暗……”刘巍说。虽然经过多次手术,但是一条明显的伤疤至今还趴在温义军的脸上。

自己五岁的儿子会成为这个警察世家的第四代传人吗?刘巍的答案非常清晰:尊重孩子的独立选择。虽然在家庭的影响下,小宝宝谈到“警察”二字就眉飞色舞,但时代在变化,孩子在长大,今后的一切皆有可能。本报记者 安然 

国家记忆

从西黄泥村“一百单八将”起步

七十年前的大年初三,北平宣告和平解放。来自西柏坡旁西黄泥村的公安“一百单八将”进京,成为第一批北京公安民警。

据后来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涌回忆,1948年夏天,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就接到了培训接管干部的任务。负责抽调工作的刘涌特别挑选了一些文化程度较高并且有公安和情报保卫工作经历的人员,总数为108人,这些人日后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元老。入城之初,市公安局制定的第一份全局性工作计划强调:在工作初期,侦捕(肃清特务)与治安同时进行,但以侦捕为主。

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北京市公安局,为稳定北京社会治安形势、打击敌特破坏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抓捕前北平市长、北平警备司令张荫梧,策动原华北“剿总”商庆升、警察局聂士庆等人自首,抓获“保密局”特务计兆祥等。

“文革”期间的1967年,北京市公安局由军队接管,实行军事管制。军管会派军代表接管各处、分(县)局及基层科、队、所。

拨乱反正之后,北京公安工作逐渐回归正轨。经过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公安工作的科技含量、制度保障、队伍建设都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目前,共有五万余名北京公安民警战斗在刑侦、治安、交通、出入境、法制、反恐怖和特警等各个专业领域。

本报记者 安然

责任编辑:王立立(QJ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