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按摩师的互联网生活

2019-02-21 14:3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盲人按摩师的互联网生活

在通州马驹桥的一家盲人按摩店里, 孟楠正在飞速滑动手机。他的手指在触摸屏上滑上滑下,手机紧跟着发出比常人语速快数倍之多的读屏声音。这种声音与一门外语无异,普通人跟不上也听不懂,但孟楠却摆弄得游刃有余。“师傅,谢谢了啊!”一位老顾客跟孟楠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当打开微信,听到“恭喜发财大吉大利”时,他知道,这位客人通过微信红包发来了按摩费。    

“边摸边听”学会网购

20年前,还在哈尔滨上中学的孟楠需要摸着盲文了解外面的世界,500个字往往要摸上一两个小时。由于看书困难重重,他的同学多数是文盲。得益于互联网读屏软件,如今几乎没有视力的他不仅能从新闻客户端关注新闻,还能点外卖、叫专车、抢红包、自学乐器,他的盲人朋友甚至可以独立完成作曲。

孟楠中专毕业,学的是中医推拿。毕业后,他与不少盲人朋友一样进入按摩行业,并以此为生。过去,盲人按摩店常常由健全人经营,然后聘请盲人技师。哪怕是盲人自己创业,也要找一位健全人辅助收款、进货,收款人往往是值得信赖的亲戚或朋友。手艺过关却受雇于人,孟楠并不甘心。可他更担心的是,在扫码支付环节一旦有顾客少付甚至没付款,他发现不了。

过了三十多年近乎没有视力的生活,孟楠骨子里的要强依然存在。他一直有个自己开店的梦想,不想因视力障碍就束缚住自己。换句话说,他并不觉得自己是有缺陷的,尤其是当读屏软件出现在他的生活中。2006年,孟楠开始接触计算机,当时他被WINDOWS系统的开机声音深深吸引,从指尖触摸键盘的那一刻起,便开始了探索。

“当时计算机还是XP系统,但已经有了读屏软件。”孟楠说的读屏软件对盲人来说并不陌生,这是一种可以辅助盲人上网的工具,通过屏幕朗读为盲人导航,实现浏览网页、编辑和收发电子邮件。由于当时“读屏软件”还无法对计算机中的全部信息进行覆盖,哪怕是桌面图标变动、窗口前后发生位移,视力障碍者都无法自行处理,更别说更新系统了。可就算这样,孟楠还是在识别系统提示音,甚至是风扇转动声音的辅助下,学会了如何做系统。       

学会使用计算机,对孟楠日后的网络生活打下了基础。2007年,网购开始悄悄流行起来,动动手指,想要的东西就能到家,已经熟悉计算机套路的孟楠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尝鲜”的机会,不过,由于网页与读屏软件的兼容性问题,让孟楠的第一次购物经历不太友好。

“读屏软件是不读图片的,可有些商品介绍偏偏印在图片上。结果蒙着买了些推拿用的活络油,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后来,孟楠拨打该平台客服电话进行了退款。孟楠的遭遇,也是所有盲人朋友网购时遇到的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基于计算机的信息无障碍不断完善——2011年,淘宝成立无障碍小组,支付宝被视障人士认为拥有无障碍使用的最佳体验。孟楠使用网页越来越顺手了,甚至比常人还溜。

给互联网巨头“挑刺儿”

此后,手机上网流行起来,手机APP遍地开花。孟楠还在使用安卓手机的时候,需要先将新手机寄给国内的无障碍软件开发公司,安装读屏软件后,再寄回来使用。可是,读屏软件需要手机APP的支持才能精准读出有效信息,否则就只会读“图片”、“标题”、“按钮”一样的文字,而读不出具体内容。这样的问题,直到现在仍有多款手机APP没能解决。

如果说盲道和扶手是现实世界的无障碍设施,那么流畅地读屏就是盲人在虚拟世界中的无障碍保障。“没有读屏功能的手机对盲人而言无异于砖头,而在使用手机APP时任何不顺畅地读取,都有可能导致整个功能被弃用。”京东用户体验设计部研究员耿协鑫说。

2016年,孟楠在网上发布了一则帖子,是对京东APP无障碍使用提出的质疑。他在帖子中提到,视弱或者全盲用户均无法顺畅使用京东网页端和移动端,无论怎么按,读屏软件读出来的都是“按钮”、“乱码”或“焦点错乱”。孟楠的帖子引起了京东的注意。从那时起,京东开始成立项目组,立项研究信息无障碍优化。“有些细节,常人几乎无法预料,我们甚至把眼睛蒙起来,模仿盲人使用我们自己的APP,果然发现了很多不好用的地方,此后逐个优化。2018年产品团队还把流程固定下来,形成常态,避免体验倒退。”耿协鑫说。

一年过后,孟楠有个明显的感觉,他逐渐发现手机APP能读取的内容变多了。网购时,以前“摸”到的“图片”,现在可以读出相应的解释。“摸”到的“按钮”,可以精确读出“购物车”。指令越来越细,界面对盲人越来越友好,验证码、定位信息也得到了优化。有了这些保障,孟楠可以点外卖、叫专车,甚至能用电子地图导航出门。最重要的是,互联网给他带来了独自开店的底气。

“当众多软件都支持读屏功能以后,我发现收款和进货都不是大问题了,很多东西能够代替我的眼睛。”孟楠说,读屏软件就是他的眼睛。一次,外卖小哥将外卖递到孟楠手中时,惊讶地发现他是位盲人。“这是你自己点的吗?”外卖小哥觉得不可思议。直到孟楠当面演示了一下,外卖小哥才敢相信。

互联网给了盲人一双“眼睛”

“很多APP在做无障碍优化的时候,都提出要为盲人专门做一款软件。我们不同意,我们不想被区别对待,我们也是信息时代的主角。”孟楠说。盲人往往是手机的深度用户,就像高度近视的人早上起来第一件事要摸眼镜一样,孟楠早上起来一定先摸手机。从接触计算机再到熟练操作手机,孟楠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并不是边缘人,更不是局外人。他体会到了自力更生的感觉。

生活顺风顺水,再来点缘分就再美好不过了。2015年,经人介绍,孟楠认识了比他小两岁的北京姑娘王一娇。姑娘内向,由于视力障碍平时也不怎么出门。第一次见面,孟楠就用网购的经历打开了姑娘的话匣子。从那时起,俩人约好时间到孟楠家学电脑,掌握键盘以后再操作手机,这期间两人感情悄悄升温。“那时候京东团购很流行,我就看人家只花一半的价格就能吃一顿大餐,我学不会,就让他教我,渐渐地就熟了起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娇就掌握了计算机和手机购物的操作。

“一个软件用顺手了,我们是不会轻易弃用的,其实我们才是最忠实的用户!”孟楠说。互联网生活“同频”后,小两口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现在,两个人共同经营着按摩店,工作灵活,时间自由。平日里孟楠还是个音乐发烧友,常与一些盲人朋友聚在一起玩音乐。孟楠感慨地说,互联网并没有将他们阻隔在社会的主流视线之外。在互联网的赋能下,近些年来,社会对于视障人士的认知偏见,正在被不断涌现的盲人程序员、盲人职业作曲人和创业者打破。

“信息无障碍不是公益加分项,不是锦上添花,而是一个产品及不及格的指标,令人高兴的是,很多企业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朱涛说。无论是读屏功能还是读屏软件,都是为弱势群体服务的,在互联网时代,不应该拒绝弱势群体接触新生活,而是要让他们活得更精彩。

“对视障群体做个性化的调研很有必要,全国一千多万视障人士,虽然可能不到某APP用户的零头,但他们有权利平等地参与社会活动。”朱涛认为,进行信息无障碍优化的企业很有眼光,这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结合的成果。不过他指出,目前的信息无障碍研究,仍处于亡羊补牢的阶段。要实现互联网真正对盲人友好,归根结底还要推动无障碍立法。“缺少法律约束,对很多机构尤其是企业来说,信息无障碍就不是一种必须,而是选做题。”朱涛说。(记者 曲经纬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曲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