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老|留言请写下“孩子,我们爱你”

2019-04-01 14:3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留言请写下“孩子,我们爱你”

苏大强决定立遗嘱了。他不出门,不吃饭,非要把儿女都叫来才肯罢休。在遗嘱中,他希望三个儿女都能过得挺好……在电视剧《都挺好》中,苏大强立遗嘱的片段让人泪奔。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像苏大强这样能把对子女的爱大声说出来的老人却少之又少。

为了把老人的叮咛传递给家人,中华遗嘱库去年推出了“幸福留言卡”服务。2018年,中华遗嘱库共为4.5万余名老人办理了遗嘱,而回收的幸福留言卡片却只有3916张——只有不到一成的老人写下了“幸福留言”。

一张满载温情的留言卡

“亲爱的女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们已经天各一方,遥遥相望。谢谢你愿意做我和你爸爸的女儿,我也很荣幸地享受了这份幸福时光,我们曾相知相盼,相依相恋,度过了每一天,分享着我们独有的快乐……”

今年3月,62岁的范阿姨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并将一张“幸福留言卡”投进了遗嘱库的慢递信箱。这份充满爱意的留言将在老人过世后,与遗嘱一起,交到她的女儿手中。

“幸福留言卡”是中华遗嘱库于去年3月21日推出的一项“温情服务”。老人在这里除了可以立下遗嘱,还可以为家人、朋友或是自己留下一份“幸福留言”,内容可以是对人生的回顾、对亲人朋友的嘱托,也可以是对身后之事的安排。

“很多内心特别想说的东西都没法在遗嘱中表达出来,正好这个留言卡可以作为补充,我觉得非常好。”范阿姨认为,遗嘱的内容只是就财产处理问题进行格式化陈述,缺乏人情味儿。在接过“幸福留言卡”时,范阿姨没有立即动笔,而是将卡片带回了家中。经过一番斟酌酝酿,才一笔一画地写下了对女儿的感谢和期许。

“我们这一代的父母情感表达都比较含蓄,从不说‘我爱你’,而是在生活细节中默默地关心爱护孩子。”范阿姨说,幸福留言给了她一次表达爱的机会。她希望自己要留给女儿的不是单纯的物质上的财富,还要留下一份“精神遗产”。这才是她真正想留给女儿的财富。

“我希望将坚强乐观的态度传递给女儿。”在留言中,范阿姨写得最多的是对女儿的鼓励。她希望自己留下的“精神遗产”会带给女儿更多的鼓舞和力量,学会独立处理纷扰,面对复杂的世界。

收信人多是“70后”“80后”

今年3月21日,中华遗嘱库公布了一份“成绩单”:“幸福留言卡”推出一年来,共回收卡片3916张。通过对这些“幸福留言卡”的内容进行分析后发现,将近99%的留言内容都是老人对儿女的祝福与嘱托。

上周,在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二登记中心,记者见到了工作人员刚刚回收上来的一批“幸福留言卡”。打开留言卡,里面是明信片的样式。和普通明信片不同的是,留言人和收信人一栏下方都需要填写身份证号,留言人还可以选择卡片的送达时间。当然,绝大多数留言人都选择了在本人去世之后将卡片发送给收信人。

因为收信时间的特殊性,留言中“苏大强式”的叮嘱比比皆是。根据中华遗嘱库对3916张“幸福留言卡”的分析显示,留言内容与子女相关的高达95.17%。其中,78.22%的留言都是对子女寄予的期望与祝福,有20.74%的留言则挂念家人未来生活是否过得安适,因此在留言内容中对继承人作出了叮咛和嘱托。

工作人员尹艳贺介绍,在这些留言中,老人称呼儿女往往都是用的乳名。和遗嘱不同的是,留言中并没有多少对于财产分割的内容,更多的则是对儿女的关爱。有的老人嘱咐女儿能和外地的亲戚多走动,有的老人则依然担心儿子忙于工作,不能按时吃早饭。

“不管什么时候,儿女都是老人的牵挂。”尹艳贺介绍,将近99%的“幸福留言”都是老人对后人的祝福与嘱托,而涉及对自己身后事安排的仅占1.04%。

据了解,6年间,在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老人平均年龄从77.43岁逐步下降至71.26岁,年龄趋向年轻化。在订立遗嘱的老人中,61岁至70岁年龄段的比例正逐年上升。记者发现,写下“幸福留言”的老人大多是刚刚步入老年人行列的“50后”,而收信人的年龄则以“70后”、“80后”为主。

老人留言拒绝“过度医疗”

不光是立遗嘱的老人有“年轻化”的趋势,老人的生命观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体现在“幸福留言”中,就是不少老人对临终前的过度医疗都是持反对态度。一位老人在留言中提到,长寿必须是健康的长寿,否则就是受罪。

“我跟孩子说,我是痛点很低的人,当死亡来临的时候,要尊重医学,一定不要拼命地挽救,那样没有意义。”范阿姨告诉记者,自己的这种生死观也是来自于父亲的教诲。“现在,我要把这种生死观传递给我的孩子。”

在中华遗嘱库的工作人员看来,老人写下这样的留言,一方面既有观念的进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儿女不至于过度自责。而在几年前,大部分老人还是希望子女不惜一切代价地去抢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秘书长王博认为,这主要和社会整体的进步有关。随着精神文明的进步,许多老人从忌讳谈这个问题,慢慢变得愿意思考和接受。另一方面,现在立遗嘱的老人许多都是独生子女的父母,他们并不愿意在自己临终时给儿女增加更多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从老人的角度来说,无论是立遗嘱还是填写“幸福留言”,他们希望的是自己能够提前安排好这些事情,而不是给儿女带来困扰。

再有,就是一系列名人去世的社会事件引发了人们的思考。王博介绍,2017年底至今,人们对这些话题的关注度呈直线上升趋势。她介绍,协会历年来的总注册量不到3万,仅去年一年,就有1.5万名会员注册。

谈到生死,越来越多的老人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而让老人敞开心扉,难度要大得多。

填写留言的老人仅不到一成

中华遗嘱库的工作人员介绍,“幸福留言卡”是和遗嘱模板一同交给老人的。在老人订立遗嘱之前,他们也会鼓励老人写下“幸福留言”,把心里的话写出来。然而,2018年全年,在中华遗嘱库办理遗嘱的老人超过4.5万名,填写“幸福留言卡”的却不到一成。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表示,遗嘱是指定财产归属的法律文件,有了合法的遗嘱,家人内斗风险会降低。但是,遗嘱毕竟是一份冷冰冰的法律文书,无法消除家人之间可能存在的误解与猜疑,也无法传递立遗嘱人对家人的劝慰、开导和关爱。他说,“幸福留言卡”可以帮助立遗嘱人完成情感的传递,这也是他们推出这一服务的初衷。

虽然“幸福留言”的出发点很好,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像范阿姨这样能够大胆地把心底的爱写出来的老人只是极少数。尹艳贺说,许多老人因为身体疲惫、不善表达等原因,留言卡的回收率一直不高。有的老人听完工作人员的解释,便会控制不住情绪地大哭,更难下笔了。

对于老人的儿女来说,这张留言卡将是他们珍贵的传家宝。但是,许多老人尚未认识到这一点。“有的老人在我们的劝说下终于肯写了,却往往只写一句‘好好过日子’,特别可惜。”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王琪鹏 师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