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延:志愿助人的“全国最美中学生”

2019-04-23 04:4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助人,即助我

张延,胖乎乎的,话不多,很腼腆,“有时候和陌生人打招呼,我都腿软”,张延说着,圆脸发红,他想了想,又补充着,“我说的是真的,真不夸张。”

可就是这个腼腆的男孩,竟然在学校里组织同学们“练了回摊儿”。

张延在北京十中读高三,是学校红十字小组成员。一次,朋友从国外给他寄了几张明信片,被爱好集邮的同学看到了,非要出钱买下来。

不习惯拒绝的张延答应了同学的要求。“买卖”完成,张延盯着手里的钱,脑子转开了——“如果能组织场义卖,既能让同学们淘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还能筹得一笔资金,可以用来帮助孤寡老人和贫困地区的学生……”张延越想越兴奋,更让他开心的是,他的想法,获得了学校的支持。

义卖,就在操场上办起来,全校几乎每班都摆了摊位。小摆件、伴手礼、中国结……同学们自己置办“商品”,自己吆喝……张延站在一旁,看着热闹的操场,“你不用忙活你们班的摊位呀?”有人问他,“我们同学嫌我腼腆,不用我张罗。”张延笑眯眯地说。

善款筹集得不少,张延算计着,能不能支援一下云南省宁洱县上南温小组哈尼族村寨,“那里太苦了。”张延说着,皱了皱眉头。

6年前,张延刚在十中上初一,那年寒假,他跟随学校红十字小组到宁洱县参加志愿活动。

“原本存着去云南旅游的想法,结果真被惊到了。”至今,张延仍清晰地记得,那个边远村寨,给自己的震撼。

下了飞机,坐大巴,晃悠了大半天才到达目的地,张延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进了村寨,张延瞪大了眼睛,震惊,已经代替了好奇——

“教室里别说没有幻灯机、电脑,连桌椅板凳都缺胳膊短腿儿的”,

“整个村子没有一个小卖部,零食都成奢侈品了”,

“家家户户住的房子都是木结构的,有些看上去不太牢靠”,

……

“越看我越觉得自己过得特别幸福。”张延感慨着。他和同学们把从北京背去的文具和书籍,分发给了当地的同龄人,“他们的笑容特别亲切,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我们……”

也正是这次云南之行,使张延有了人生的目标,“我要用我的力量,去帮助更多人。”

自此,张延积极参加各种红十字志愿活动,“只要活动不和课业发生冲突,我都去。”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张延心中的纠结,腼腆如他,却要为陌生人提供帮助,每一次参加活动,他都要拼命给自己鼓劲儿。

一次,张延和红十字小组的老会员去探望一位腿脚不便的老人。老会员拎着桶油,顺着昏暗的楼道往上爬,张延扛着一袋大米,紧随其后……

按了门铃,呼哧带喘的张延躲在了老会员的身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开了门,热情地将他俩迎进门。

张延有点儿手足无措,笑容僵硬,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这时,老人走过来,双手一拍张延的肩膀,拉他到沙发上坐下,和他聊起了天儿……

“爷爷特善良,他没和我聊学习,而是和我聊起了智能手机”,张延说,“我知道爷爷是迁就我的感受,他其实是‘没话找话’,因为他用的是那种特别简单、大声报号的老年手机,一点儿也不智能。”

爷爷的宽容,令张延心头一热,拍着胸脯说:“爷爷,您腿脚不方便,以后需要买什么大件儿的,米面油的,就随时找我,我包了。”

这次经历,让张延明白,助人为乐,不仅能温暖别人,更能温暖自己。

张延和同学们的志愿活动还有很多,比如清除107国道和京广铁路两侧的白色垃圾,植树护绿,照顾孤寡老人,保护野生动物红嘴鸥……“红十字小组其实不仅仅是医疗志愿者,志愿活动我们都可以参与。”只要有机会,张延就会给别人普及红十字知识,他期待能有更多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

前不久,张延又去了趟云南,回访宁洱县上南温小组哈尼族村寨,“现在变化真大啊。村口有了小卖部,我寄宿的人家都有淋浴房了。”看到村寨里的日子,在大家的帮助下,越来越好,张延开心极了。

本月,因为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张延被授予“全国最美中学生”光荣称号。说起这个,他的脸又红了,“我可谈不上‘最美’,我只是努力把该做的事做好。”

现在,张延正紧张地准备6月的高考。

虽然志愿还没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上了大学,他还要继续参与红十字志愿活动,“因为助人,也是助我。”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