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门头沟黑白煤村的旧时光与新图景

2019-05-24 16:0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黑白煤村的旧时光与新图景

午饭之后,遛弯的王玉田走到了王平村西口的一处工地。他今年62岁,在煤矿干了半辈子,如今这里正在为居民们改善住房条件,兴建一处几十栋二层小楼的社区。“这小别墅还有我的呢”,他说。

京西门头沟自古产煤,随着近年来门头沟大小煤矿纷纷停产,门头沟人的生活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日前的新闻报道,门头沟最后的煤矿大台煤矿,预计也将在2020年最终停产。

没有了煤矿,门头沟会是什么样子?山里人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在大台、木城涧、王平这三处曾经有着大规模煤炭生产的村镇,村民们带着记者找到了一些答案。

遗迹也是一座富矿

木城涧煤矿的矿区,完全看不出曾是一个“煤矿”,里面非常干净,虽然停产已有一年多,里面的绿化工人仍然维持着灌溉。整洁的厂区里,柏油路四通八达,各处建筑贴着瓷砖。食堂、俱乐部、澡堂子,生活区配套设施相当完善。在厂区里走了好半天,记者都没找到产煤的地方;直到顺着沿半山腰绕过来的小火车轨道,才看到了一处入口。

这是一座看上去如同普通平房的建筑,外表新净,玻璃大门则贴着停产时候的封条。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一座如地铁隧道大小的矿道,下面铺设铁轨。日常上工的工人们则站在铁轨旁的站台上,等着乘坐小火车深入地下。

在园区里,一位戴着墨镜、穿着时髦休闲装的中年男子,不时举起手机照相,原来他也曾是这里的工人。“那是在20多年前啦,北京的矿物部门去我老家招工,我就从四川来到了这里。”他的哥哥也在大台煤矿工作,而他本人趁着年轻,做了几年井下工人后,离开了煤矿。

离开门头沟后他到北京城里做生意,现在在西直门一带居住。不久前,有人在工友微信群发了一组照片,勾起了他无数往事,便决定回来看一看。“开车很快就到了,现在门头沟路修得好,景色也好,生产条件更好啦。”他趴在矿井口看了好一会儿说:“想当初我们一起坐着小车下井的工友,有些已经落户北京,我的哥哥也落户了。无论是在大山里还是在北京城,都得感谢当年煤矿,让我从家乡来到了这里啊。”

王平村的煤矿则是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停产,但遗迹至今尚在。厂区与村子之间,就是火车站的站台。随着私家车兴起和煤矿停工,这里的火车已经在十多年前停运,铁道间长满了杂草。一条架空的甬道跨越山坡连接着厂区,与车站交汇的进站口上面,还有两颗水泥铸造的五角星。

这些遗迹近年来常有网友探访,甚至写成了游记。

怀旧景色多已有不少游客

除了煤矿等工业遗迹,与之相关的很多其他遗迹,也在吸引着少数北京人不时前来。大台火车站的一座小屋颇为古朴,民国时这里修建铁路的企业家故事,一直在村民口中和网上传诵。

王平村煤矿斜对面的一座二层小楼也格外显眼。用店主先生的话说,这座建设于1980年的老商场,曾是“门头沟河滩以西最大的商场”,可见当时这里热闹的程度。现在商场改名“宏源商店”,仍然保存着原有格局,数百平方米的宽敞店面,四周是柜台,改制之后,店主两口子在此维持经营。小楼一侧是日用品柜台,1991年北京制本总厂生产的算术本,20世纪90年代末生产的蓝白条运动衣,作为多年卖不动的存货,至今保留在柜台上。

“老有来旅游的城里人,都给我聊烦啦。”店主先生这样说,但还是忍不住讲起当初王平村热闹的样子,“到了半夜街上还人来人往的呢,大商场在这儿,就是因为这里是煤矿的主要生活区”。

距离大台煤矿更近的灰地社区里,也有两家老副食店的遗迹,房顶上有水泥铸成的“鱼肉”、“百货”字样。店主王女士当初接班来到副食系统工作,至今她还守着这家副食店,接待的除了附近的居民,还有专程来探访的摄影爱好者。

老工人仍然难舍老矿区

坐在玉皇庙小亭子里的倪海波今年55岁,曾在矿井下工作过近三年,又做了很多年的煤场装卸工人。他纳凉的这个小亭子位于桥头,这座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大桥早已被旁边更宽更平的公路桥替代,于是一年多前,政府给大桥上修建了连廊变成休憩场所,老人们常常聚集在廊子里面聊天下棋,让这里成为老人们的乐土。

玉皇庙所在的位置,大约是木城涧煤矿和大台煤矿的中心点,桥头曾有一座比足球场还大的、圆弧形顶的煤库,沿山一条小轨道里面跑的小火车,将木城涧的煤运到这里储存,再由这里装车运走。木城涧煤矿已经于2017年停产,几个月前,煤库的顶棚也拆了。

这已是这个“煤矿小镇”最后的遗迹了。旁边的几处楼房院子里住的都是煤矿工人,但大家也都到了退休年纪,矿上的医院就在路边,如今主要接待常住在这里的老人们;街拐角处一家小超市,曾是煤矿的食堂。

几年前倪海波转到了桥头的泵站工作,休息的时候,他会到附近的山上走走,捡来一些麻梨疙瘩。他自己就拄着一根手杖,手杖一端麻梨疙瘩的花纹盘得光亮,老工人们大都有些手艺,不仅可以用来消遣,也为生活提供了很多方便。聊到这里生活,他觉得比起城市里的喧闹,还是少了煤矿的山里更好。

遗迹的青春正待开发

随着煤矿逐渐停产、年轻人外出工作,村子有些落寞。然而近些年,村里危房改造工程逐渐兴起,又让村子燃起了生机。平房院变成带院墙的二层小楼,让村民十分欣喜。

那些吸引着城里人的老工业遗迹,未来将如何开发?记者获悉,门头沟将保留一部分煤矿的工业遗迹,加以利用。附近居民都知道,木城涧煤矿有好几个打算,可能做成养老院、滑雪场或其他公共商业设施;王平村运煤的火车停运后,这两年又有了重开旅游火车的说法,这些传言都是居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从另一个意义上说,他们更期待这里早日得到开发,这样早些年离开的年轻人就会回来了。一位住在灰地社区旁边村子里的大姐来串亲戚,她2014年从这里搬走,前些日子回来时候发现,老屋竟然有人在拍婚纱。“一打听,都是城里来的年轻人。”

虽然年轻人少,但政府已经为老年居民们解决了不少问题。大台菜市场每周两天有小规模集市,倪海波常遛弯来买菜;社区老年饭桌,为很多老人提供了午餐晚餐的便利;王平村的文化活动站,定期举办老年人的活动,丰富大家的生活。

“等着吧,等咱这儿旅游开发了,我们都能搞点儿买卖,那时候就更忙了,没准叫着孩子回来帮忙呢。”王平村的一位村民大叔说。 

责任编辑:王彬(QF0019)  作者:张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