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溢价、票源不明、交易机制模糊 专家:二手票务平台亟待监管细则

2019-05-24 16:1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随意溢价、票源不明、交易机制模糊 二手票务平台亟待监管细则

随着演出市场的繁荣,催生出国内一批票务平台的快速发展。但是由于缺乏相应的行业准则和交易监管细则,二手票务平台存在随意溢价、票源不明、交易机制模糊、服务参差等行业乱象,限制了二手票务交易市场的成熟。专家表示,二手票务平台需要建立行业的自律组织,制定出一套关于价格浮动、消费者服务标准、卖家管理标准等新的行业准则。

随意加价 热门演出票溢价数倍

二手票务平台在宣传时都称自身对接各大票务平台、主办方、票务代理、场馆、个人等优质供票方,通过多渠道供票、低价优先展示等技术以及海量折扣票的定位,让消费者获得平价票、低价票,同时承诺会制定参考价和溢价机制来保证市场价格合理性。那么在这些平台定价真实情况如何呢?

记者打开一家二手票务平台的APP,在进入界面上显示“90%演出票都打折”的宣传语。在进入购票页面,记者发现里面的演出门票是溢价票和打折票混合销售,一些热门的演出票溢价数倍。例如,在北京地区的“演唱会”门类下,有35场售票演出,但是根据记者统计,其中只有不到15场演出门票打折,最低的折扣是9折,其余演出基本都有不同程度溢价。

在一场“F1 2019一级方程式中国大奖赛上海站”的购票页面下,该票务网站共有12种不同价位门票,每种票面都有加价。其中最低标价480元票面的无坐席看台门票实际售价为831元,标价为580元票面实际售价1088元,而最贵的2760元票面门票实际售价高达4274元,溢价均近一倍。而在另一家主打竞价交易的平台上,480元票面的门票被抬高到960元,580元票面门票被抬高到1360元。同期的大麦网APP上,所有价位的门票都显示缺货登记。

记者同时发现,二手票务平台上演出门票的票价是在不断变化的,越临近比赛开场,票价涨幅越大。经过记者买票体验,3月30日开赛的“2018-2019北京首钢主场CBA季后赛”比赛,票面为180元的门票,在临近开赛前的2个小时分别被提高至210元、245元、359元出售。巧合的是,所显示的票价涨幅,与现场传统黄牛给出的价格非常近似。而在场馆正规票务窗口询问得知,购票时,出售门票的票价与票面本身是一直保持一致的,不存在涨价。

票源不明 平台卖家身份存疑

对于票的来源以及卖家身份,一直是消费者质疑的焦点。这些平台卖家的真实资质如何?

记者通过在一家二手票务APP上连续数天的反复验证,发现在购票过程中,票务APP所显示资质认证的票务经营者是在随时变化的,甚至5分钟就会变化一次,公司的名称各异,从电子商务、财务咨询到文化传播、信息科技等多种领域,甚至其中一家公司竟然是“精密机械公司”,工商营业执照上也并不包含“演出经营及经纪业务”。

一些票务公司认证资质乱象更甚。其中一家票务公司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有效期至2018年11月24日,过期半年多;一家票务公司仅有营业执照,并没有显示其持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按规定不能从事演出门票销售业务。为了验证平台卖家的资质,记者在一家平台购买了一张3月30日开赛的篮球比赛门票,令人惊奇的是,现场取票的信封上显示的票务公司跟记者本人在票务APP上订单显示的票品提供方名称完全不同,从“团团票务”变成“天旭票务”。

记者致电该票务平台客服,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平台方一直注意卖家资质管理,目前为止配合合规已经陆续关停了近两千家没有资质的卖家。为什么仍然出现上述情况?该客服表示,他需要进一步了解记者反映的情况。截至发稿时,并没有得到平台回应。

记者咨询了一位资深的娱乐演出行业人士,他表示从事营业性演出的企业都需办理《营业性演出许可证》,这是一种通过文旅部或者当地文化局审核后取得的允许其可以正式演出的许可性证书。“很多不具备资质的‘黄牛’就通过办理这个证来提供挂靠的资质,申请条件并不复杂,只需有3名以上专职演出经纪人员即可。可以找一些专业中介机构挂靠,承担服务费和缴纳1个月的社保费即可。”记者咨询了一家办证中介,中介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公司完整的办证价格大概在1万元左右。

北京金诚同达律所储江律师告诉记者,根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相关规定,票务公司代理营业性演出单位进行门票售卖,必须签代理授权书。否则依据2017年出台的《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对擅自从事营业性演出票务代理、预售、销售业务的,可以依规定给予处罚。这是对职业“黄牛”的处罚规定。

交易模糊 平台是卖家还是中介?

二手票务平台是卖家还是中介?在调查中,多家二手票务平台的客服对记者说,票务平台是第三方销售平台,“平台只是中介,门票均由主办方、各级票务公司以及个人等提供,平台本身不参与定价,也不实施价格保护。”既然票都在第三方卖家手里,如何保证其真实性?某平台客服对记者说,他们会从卖家手里回收再寄出,也可以通过现场取票的方式保证出票为真。现场取票怎么保证票的真实性呢?该客服没有回应。

近日,市民王先生因为网上购票一事,在取票现场与送票人发生了言语冲突。他通过某二手票务APP购票后,短信显示取票地点为体育场馆附近的一家烟酒店,取票地点比较偏远,旁边就是传统“黄牛”的聚集点。“我购完票后平台迟迟没有配票,等到比赛前两天才显示配票成功。通过正规渠道购票,为何取票地点都不能正大光明在体育场馆门口呢?”他对门票的真实性产生怀疑,并立马申请平台退票。为此,记者在该平台购买了一张3月30日开赛的篮球比赛。记者现场取票时,工作人员介绍,该平台有两种取票方式,一种是从平台工作人员直接配送,还有一种是“卖家”自己配送。那么,配送的“卖家”信息是否能够核实?他们是不是“黄牛”?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无法查询。

3月30日晚6时许,华熙LIVE凯迪拉克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的东南角已聚集一群“黄牛”。在这群“黄牛”旁边,有数名神秘的男子。一个年轻人来到聚集地,向其中一名男子报了手机尾号和姓名,对方把一张球票塞给他。这便是该平台客服所说的“卖家”。记者向其询问票务来源,该男子避而不答,“你是票务平台的工作人员吗?”听到这个问题,对方明确表示不是,“我们是属于‘挂靠’在平台。”

这种“挂靠”的交易机制也使得平台的角色定位模糊,二手票务平台究竟是票务卖家还是中介?义务和责任界定不清,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平台服务参差不齐。

专家观点 二手票务交易需要监管细则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相较于一级票务市场,以分销为主的二级票务市场更容易成为票务问题频现的重灾区。每当有热门演出开票,至少会有2成至3成的票进入二级市场。通常而言,二级票务市场并不能比较规范地为这些票提供出路,结果大都流到了“黄牛”手中。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一些二级票务代理、演出商会与“黄牛”形成一条利益共生链。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认为,票源混乱是导致乱象频出的原因之一。

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表示,二手票务交易平台是在线票务销售市场中的重要一环,目前二手票务交易平台在整体的管理力度上仍有所欠缺,有关部门还需制定更为具体的实施细则。

责任编辑:张晓宇(QL0001)  作者:胡德成 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