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网上老年大学有了百万学生

2020-05-18 14:39 北京晚报

来源标题:网上老年大学有了百万学生

网上老年大学小程序首页

东城老年大学学员陈多佳在网上老年大学选的美学搭配直播课和唐诗宋词鉴赏课程。

西城区老年大学学员林云的作品

“今天给大家讲唐诗宋词,我没有一点把握。我说的都是老实话,不是客套,如果让我讲‘红楼’,我还有点谱。讲唐诗宋词,能让大家比较满意,不虚此行,那我十分荣幸了。”东城老年大学学员陈多佳打开手机微信,开始她这天的第一堂课——已故红学家周汝昌早年录制的《唐诗宋词鉴赏》。

自疫情发生以来,全国老年大学线下课程暂停,但线上课程应势火爆起来。据记者了解,陈多佳使用的是“网上老年大学”小程序。目前,这款小程序上的课程已经有6000多节可供全国老年人免费学习。

体验

古稀老人看网课学穿搭

70岁的陈多佳家住亦庄,从2012年起,她便时常往返亦庄与东城,地铁单程一个多小时,只为求学。“东城老年大学可以说是老年大学里的清华北大,我也算在老年圆个名校梦。”陈多佳一直对文学颇感兴趣,报的班基本都是围绕诗词、古典文学等。

疫情发生以后,本以为学业中断的陈多佳,意外得到通知,可以线上学习。“疫情给我关上一扇门,又打开一扇窗。”陈多佳首先选了唐诗宋词鉴赏课。“没想到是周汝昌老先生之前讲课的视频,他在诗词鉴赏方面境界很高,虽然是录播课,但对我的诗词创作也有很大启发。”更令陈多佳感到庆幸的是,东城老年大学的线上交流一直很活跃,弥补了录播课缺少互动的遗憾,“学校把我们的作品整合起来发到群里,老师也会进行点评,疫情期间已经出了22期。”

此外,陈多佳还在网上老年大学选了一门美学搭配的课程。“专门教怎么穿衣服的,过去主要都是面向高档写字楼里的白领,现在能给我们老年人免费开课,还是挺难得的。”陈多佳坦言,年轻时候很少有自己的生活,如今虽然老了,可也希望通过“内修气质、外塑形象”优雅地老去。

作为直播课,美学搭配课程每周五下午5点会准时开始,一节课持续七八十分钟。“错过也没关系,随时可以回看,比较灵活。”让陈多佳欣喜的是,课后还会安排答疑,有问题的话可以跟老师互动,也可以通过微信给老师留言,“学了这门课,就知道要根据不同场合、不同气质来选择合适的服装,每种色彩都是有语言的。如果胡乱搭配,哪怕名牌也会穿得土气,而合理搭配的话,花很少的钱就能化腐朽为神奇。”

接下来,陈多佳还打算再上一些旅游方面的课程,提前对自己想去的地方多一些了解,“在手机上看得时间长了眼睛确实会累,有时候就会改成听的方式,或者先暂停,休息一会儿再继续。”

热捧

网课小程序用户超百万

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副秘书长李春华对网上老年大学小程序在疫情期间发挥的作用很自豪。

2019年6月,通过与华为、金龄科技的深度合作,中国老年大学协会的官网完成全新改版上线,包括网上老年大学、5G智慧校园在内的诸多新功能开始被推荐给全国7万多所老年大学及1000多万名老年学员。

“以前,总有新闻报道,老年大学一位难求。”李春华介绍,老年大学不是学历教育,很多课程也是根据老年人的兴趣爱好设置的,老年人非常喜欢,有的老年人一学十几年,不愿离开。网上老年大学的出现,力图改变线下资源有限的局面。意想不到的是,疫情期间,这个平台发挥出特殊作用。“我们一发出《关于免费向全国老年大学开放空中课堂的通知》,全国许多老年大学都响应,非常让我们感动。”从疫情一开始,平台上课程量就开始猛增,技术人员24小时待命,为老年大学接入5G智慧校园,应对课程更新。天南海北的老年大学,毫不吝啬地拿出精品课程视频录像,上传到平台,供学员们观看、学习。

截至记者发稿,网上老年大学平台已经有6509节课,课程时长1200小时。这个小程序的总用户已经有110多万人,人均学习时长21分钟。每一天,直播课、录播课的数量都在不断增加。排名靠前的课程——《声乐教程》、《服装搭配》、《中医学基础》、《电子琴》、《葫芦丝》等等——每门的浏览量都超过了200万次。

除了学习,还有展示。老年大学受到老年人的欢迎,除了学习知识的因素,还有社交功能。

“老年人在家自己学,没有同学交流,没有展示,从心理上来讲,是比较苦闷的。”李春华说,平台除了可以按照课程分类设置微信讨论群,还组织了很多活动。最近正在进行的抗疫作品票选,老年学员们踊跃投稿、投票,目前已经有全国369所老年大学参加,选送12226件作品,点赞总数超过了270万。

“如果不是太忙,我自己都想多学几门。”李春华学了几次瑜伽课,缓解自己的肩颈不适,“其实,这个小程序是完全公开和无偿的,你、我、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它学习知识,并不局限于老年人。”未来,网上老年大学会常态化,成为线下老年大学的重要补充。

建议

线上学习也该“适老化”

新生事物总有发展完善的过程。对于刚刚做完白内障手术的郭遂花来说,看视频显得有些“费眼睛”。原本在东城老年大学报名学习花鸟和山水绘画的她,还不太习惯网课这种方式,“我手机用得不够好,再加上屏幕小,就算会弄也看不太清楚。”相比之下,郭遂花还是更喜欢在电视上看书法频道的节目,“上面的字大一些,操作起来也比较简单。”

而作为在西城区老年大学上了18年的资深学员,林云发现想要在网上老年大学找到一门适合自己的课程并不容易。“有的东西已经会了,有的东西没学到突破。”

林云还发现,网上老年大学的绘画课程以录播为主,没办法跟老师交流互动,更不能得到老师的针对性指导,“在线下的话,课程本身是循序渐进的,老师对学员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可以因材施教,这样进步会更大。”在林云看来,网上老年大学的课程更像是“加个小菜”,而真正的主餐还要靠西城区老年大学老师的远程讲评,“从2月26日到5月11日,我们原来班上的同学往微信群里发了100多幅作业,老师就用语音的方式对这些作业进行讲评,足足回复了400多条,对我们来说帮助很大。”

程国华(化名)同样认为,网上老年大学的出现本身是一件好事,但目前仍然处在起步阶段,很多细节还有待进一步规范。

自2012年起,程国华就开始在老年大学学习声乐。疫情期间为了不中断学习,他从今年3月起又来到网上老年大学,并成为班长。“一个群最多500人,单单是民族唱法就有19个班,加起来小1万人。前期一个班长要负责两个班,也就是1000人。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大家互不相识,必须提前定好群规,否则你一言我一语就乱套了,真正有用的信息也会被淹没。”

平台采纳了程国华的建议,很快制定了群规,而程国华也始终严格执行。“新闻、图片或者家长里短的,都不允许往群里发。如果不能遵守群规,就会被移出微信群。”程国华欣慰地看到,现在微信群的秩序好多了,“除了上课以外,老师每周还会给开两小时的线上歌房,每次允许20人报名,演唱老师教的歌曲,老师来做点评,其他人也可以听。”

程国华认为,平台要想走得更长远,还需要加强管理。“有的老年人一口气选好多门,结果到处凑热闹,自己精力上吃不消,也不利于班级管理,很难保证质量。”在他看来,平台不能一味贪多,而是要及早立好规矩,“现在虽然有班主任,但班主任要管的班太多,根本顾不过来。网上老年大学的小程序也有必要加以优化,尽量少而精,围绕教学本身来做。”本报记者 宗媛媛 孙毅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