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中国有11款疫苗已进入临床实验

2020-09-19 01:33 新京报

来源标题:中国有11款疫苗已进入临床实验

中科院副院长侯建国发言。

 

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发言。

9月18日,2020年中关村论坛: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开幕。钟南山院士通过视频方式发表演讲。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吴江

陈薇

石正丽

2020中关村论坛于今年9月17日至20日在京举行。作为中关村论坛平行论坛之一,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9月18日举行。

论坛期间,“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院士,“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陈薇院士,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副秘书长周琪,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现身论坛并发声,与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们一起,分享抗疫及科研攻关经验。 

中国已有4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致辞中透露,目前中国已有11款新冠相关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4款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王志刚介绍,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科技界和科研人员全力投入疫情防控科研攻关。疫情伊始,中国政府建立了多部门协同、跨部门协作的统筹协调机制,坚持科研攻关和临床救治结合,聚焦药物筛选、疫苗研发、检测技术、病毒病原学和流行病学、动物模型等5个重点方向,聚焦抗疫一线需要,迅速筛选评价了一批有效治疗药物和治疗方法,短时间内完成核酸检测、抗体检测试剂研发。

与此同时,中国并行推进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疫苗等5条技术路线研发,目前已有11款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4款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王志刚说,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尚未得到全面控制,随着今年秋冬季的到来,还有出现反弹的可能,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病毒无国界,我们需要同舟共济、守望相助,才能共渡难关。

王志刚表示,中国科技界将继续坚持科研攻关和疫情防控相结合,完善公共卫生科研攻关体系,开展国际科技合作,与世界各国分享科研成果和抗疫经验,履行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庄严承诺;促进国际疫情防控政策对话交流,推动建立疫情防控全球科技合作网络。

三千余名科学家取得一批科研成果

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侯建国发表致辞。他表示:“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科学院紧急部署,迅速组织来自全国50余个研究所、3000多名各个领域的科学家组成了400多个科研团队,以实验室为战场,取得了一批科研成果。”

他介绍,在病原鉴定与溯源方面,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于今年1月5日成功分离病毒毒株,获得了全基因组序列,并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了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疫苗与抗体研发方面,中科院与企业合作研发了国内首个获批临床实验的新冠重组蛋白疫苗,全球首个获批三期临床实验的新冠灭活疫苗等。

在心理援助方面,疫情期间,中科院初期便启动疫情心理服务行动,在武汉建立了心理援助工作站,服务覆盖人群910万人次。在国际合作方面,中科院与多个国际组织及国家科学院等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流行病预防开展深入交流,牵头发起的“一带一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成为全球共同抗击疫情的重要科研交流与合作的平台。

此外,中科院还向意大利、伊朗等国派出专家团队,将抗疫成果推广至海外,同时与巴西、泰国等国密切合作,启动病毒溯源和病毒检测等联合研究项目。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等40多个国家的130余家合作机构和大学纷纷致函中国科学院,表示诚挚的慰问和坚定的支持。

侯建国表示,本次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以科技研发与重大疫情防治为主题,紧密围绕加强疫情防控国际合作与科技交流等话题,将加快促进全球科技创新合作,进一步坚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信心和决心。“中国科学院期望与全球创新机构科学家携手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共同在科技研发与重大疫情防治等领域开展有效的合作与研究,解决人类面临的生命与健康的科技难题,谋求共同创新发展。”

■ 关注

钟南山 今冬明春局部地区疫情可能暴发

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视频演讲中表示,今冬明春新冠肺炎疫情将继续存在或发展,局部地区疫情可能会暴发。另据预测,今年6月北京新发地疫情如不采取任何措施或将致20万人感染。

钟南山在介绍中国疫情防控措施时提到,今年6月初北京新发地疫情发生后,北京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管控措施,包括将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级别从三级提高到二级等。据兰州大学《全球COVID-19疫情预测系统》预测结果表明,在二级响应防控措施下,北京市本轮疫情在6月底得到初步控制,本轮疫情的规模有望控制在300人左右。模型预测显示,在疫情发生后,如果只采取三级响应措施,累计确诊人数将在600人左右;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累计确诊人数将达到20万人。因此,疫情早期的控制极为重要。

钟南山表示,新冠病毒今冬、明春应该会继续存在,并有可能继续发展,特别是在局部地区疫情有可能会出现暴发。因此社区层面的联防联控非常重要,社区应进行全面核酸检测、追踪密切接触者、隔离核酸阳性的无症状感染者,“这些方式是行之有效的。”

他特别强调,对无症状感染者的管理很重要。虽然无症状感染者没有明显的症状,但其症状出现的前5天和后5天的传染力非常强,上呼吸道的病毒载量非常高,需要注意。

今年6月初北京新发地疫情发生后,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累计确诊人数将达到20万人。因此,疫情早期的控制极为重要。

陈薇 新冠已发生变异对疫苗影响小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在论坛主旨演讲中表示,目前新冠病毒发生的D614G突变对新冠疫苗影响较小。她透露,下周即将在泰州进行更大规模55岁年长人群的临床研究。

陈薇说,从3月份到现在每天有4000到6000人因为患新冠而去世,我国取得防疫重大胜利,我国本土已经连续30天没有本土的新冠病例,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陈薇认为,抗击疫情是一个特别好的互相学习的机会,各家都把看家本事拿出来,包括蛋白疫苗、灭活疫苗等等,大家齐心协力,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共同前进,才能把疫情控制住,因为只要有一个国家没有控制住疫情蔓延,就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我们的路还非常长,要更加努力地做好这件事情。

只要有一个国家没有控制住疫情蔓延,就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我们的路还非常长,要更加努力地做好这件事情。

■ 对话

专访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

病毒溯源很重要,但可能永远找不到

在昨天举行的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上,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发表题为“新冠肺炎病原学鉴定和可能的起源”主旨演讲。石正丽表示,新发传染病70%由野生动物传出,由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对此,我们能做到的是,一次次地向新发传染病学习,让自然宿主与中间宿主、中间宿主与人类之间的传播阻断开来。

石正丽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团队正在溯源新冠病毒的自然源头,不过新冠病毒借由哪种中间宿主、如何从自然界传播到人类,这个问题目前仍然没有答案。

谈及舆论对科学研究、科学家的不理解,石正丽说,科学家做的很多事不被公众理解,大家看起来这些都是没有用的。实际上人类的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没有前人的知识积累,我们现在不可能知道那么多。正是因为很多人这么多年一代一代积累,才扩展了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边界。

仅用40天完成病原体检测

新京报:你和团队最初如何得到新冠病毒样本的?

石正丽:我们和武汉金银潭医院有合作,2019年12月30日晚上,我们接到金银潭医院送来的7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肺泡灌洗液样本,希望我们检测样本中是否有冠状病毒感染。因为我们实验室长期做冠状病毒研究,所以他们希望我来帮他们确认一下。

后来,我们运用实验室储备的针对所有冠状病毒以及所有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核酸检测方法,很快在样本中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但要进一步确定是哪一种冠状病毒要做高通量测序,通过进一步测序,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新型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也就是现在命名的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并不是新出现的病毒,是它原来就在那里,我们新发现的。

从2019年12月30日接到第一份样本,到首次检测到新型冠状病毒,再到确定病原体并完成动物实验,我们只用了40天,而在2003年SARS完成病原体检测的时间是5个月。

这样的快速反应得益于我们前期在蝙蝠SARS病毒研究中15年的积累。而且我们实验室在分离病毒后,为后续药物筛选、疫苗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础以及技术平台。

病毒溯源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找

新京报:新冠病毒溯源有什么新进展吗?

石正丽:病毒溯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新冠病毒是一个新型的冠状病毒,所以它的来源、它如何传播到人类社会中来,变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依赖于流行病学以及分子进化的研究。

在获得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后,我们比较了公开的数据以及我们尚未发表的一些数据,后来在我们的数据库中发现一条序列——这条序列是我们2013年在云南的一个矿洞里发现的,它的基因组序列和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相似度高达96%,所以我们推测新冠病毒有可能最初的进化来源是蝙蝠。

尽管后续其他研究团队在穿山甲等体内也检测到了与新冠病毒有亲缘关系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但这些基因组的序列都显示它们的进化关系与新冠病毒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当年SARS暴发时,科学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市场上交易的果子狸是病毒的直接来源,但我们花了8年时间才在云南的一个矿洞里找到SARS最原始的来源。因此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找,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目前尚未找到病毒的中间宿主

新京报:对中间宿主的研究有什么新发现?

石正丽:我们没有找到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新冠病毒是一个非常狡猾的病毒,也就是它从野生动物传到人类社会的过程是悄无声息的,这个过程我们完全没有检测到。它有可能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这个偶然事件有可能很快就消失了。

在自然界有很多病毒长期存在,甚至它的存在时间要远于人类。我们现在发现的病毒只是冰山一角,可能占比百分之零点几,不到1%。不过,并非所有病毒都能触及到人类。我们要监测病毒是否可能在一个传播到人间的过程中,这个传播过程是可以捕捉到的,捕捉的方法就是持续地坚持。

此外,自然界的病毒传到人类社会大部分都是通过动物,科学家已经掌握有哪些动物存在传播风险,可以防范,比如蝙蝠、老鼠,所以应该重点对其携带的病毒进行早期研究。

自然疫源性疾病长期监测非常重要,应做到早检测、早预警、早干预,把传染病遏制在萌芽阶段。这不是能不能做的问题,是我们愿不愿长期持久做的问题。

重点研究病毒传染特性

新京报:接下来的研究重点是什么?

石正丽:新冠病毒传染力很强,对老年人、有基础代谢疾病的人传染力更强,而且有无症状、轻症、重症之分,特别是无症状,难以察觉,这也是它狡猾的地方。我们现在的重点是要了解病毒为什么传染性这么强,尤其是为什么对有基础代谢疾病的人和老年人传染性这么强。

新京报:如何看待来自社会的质疑?

石正丽:科学家做的很多事不被公众理解,大家看起来这些都是没有用的。实际上人类的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没有前人的知识积累,我们现在不可能知道那么多。是因为很多人这么多年一代一代积累,扩展了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边界。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作者:许雯 徐美慧
广告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