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一位“西城大妈”的一天

2021-01-21 02:22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一位“西城大妈”的一天

“西城大妈”柳素霞(右)在社区值守

1月7日,北京迎来最冷的一天,早上观象台的最低气温达到了-19.6℃。作为西城著名社区自治品牌“西城大妈”成员的柳素霞5点多钟就起了床,7点准时到自己所在的西长安街街道西交民巷社区27号院的垃圾桶旁边值守。只见柳大妈戴上手套,熟练地检查桶里的垃圾袋有无“误投错分”的情况。手指头冻僵了,她摘下手套搓搓手又继续分拣。

西交民巷社区早在2011年4月就开始号召垃圾分类了,那时起柳素霞就报名成为社区垃圾分类志愿者。她笑着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说:每个人都了不起!就说这盯桶吧,不知不觉已经过了10年了, 能坚持下来,我也觉得自己‘了不起’!”2020年8月18日,西交民巷社区成为西城区首个“最少垃圾示范社区”,柳大妈说这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努力。 

9点半垃圾分拣完毕,只等清运。此时柳素霞的第二项任务又来了:在27号院门口盯着快递、外卖等人员扫码、测温、登记。“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弦儿不能松!好在我们小区安装了人脸识别和机动车自动识别系统,这些智能设备给我们值守人员帮了大忙!”柳大妈边向记者介绍情况,边时不时和进院的老街坊打招呼,看到哪位老人拎着菜进来,她也会赶紧跑过去帮把手。

10点半,柳素霞来到27号院平房区的王凤彩老两口家里。近90岁的王凤彩老人最近做了腰椎手术,柳素霞先是询问老人家的病情以及是否有什么需要采买的,随后又掏出一张表。原来,柳素霞此次除了代表社区来问候老人,还因为社区党委要改选,需要每个党员现场投票,而王凤彩无法出门,柳素霞就上门来请其在表上签字。

中午12点,柳素霞回到家,简单地吃了两口饭。没一会儿社区的电话又来了,希望她组织人去排查近期社区里有无石家庄、邢台来京人员或有过当地出入史人员。柳大妈赶紧分头联络,召集居民代表以及物管会、物业等相关人员。等人到齐了,柳大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社区里的租户信息,锁定河北籍人员开始敲门逐户询问排查。一下午排查下来,并未发现异常情况,柳素霞的心踏实了不少。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这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作为一名 “西城大妈”,柳大妈身兼数职,“治安巡防志愿者、垃圾分类志愿者、慰老服务志愿者……”她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的“角色”,“只要有事儿找,我都是放下筷子就走。”柳素霞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绝不能为“西城大妈”抹黑。

文/本报记者  解丽  供图/西长安街街道

内存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大街小巷热心治安监督的“小脚老太太”,正是“西城大妈”的前身。如今的“西城大妈”已成为当地的志愿服务品牌,因年长女性占比较大而得名,实际上这支队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逢重大活动,身着红马甲、红袖标、红帽子的“西城大妈”们就齐刷刷出现在街头巷尾,在治安防控、提供案件线索、社区共建共治等方面屡屡建功。仅2015年,“西城大妈”就发现72条涉恐信息,并因此走红网络。 在2015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场公开活动中,柳素霞曾以“西城大妈”身份受邀现身说法。当时她穿着一件红色T恤,还烫了头发,没想到这个“扮相”刚好和“平安北京”推出的“西城大妈”卡通形象一致,于是一来二去柳素霞就成了“西城大妈”的代言人。

此外,近年来北京还陆续形成了其他一批区级自治品牌,如“东城社工”(2020年形成)、“朝阳群众”(2014年形成)、“石景山老街坊”(2017年形成)、“回天有我”(2018年形成)、“怀柔一家人”(2020年形成)、“平谷的哥”(2019年形成)等。这些都是各区根据自身特点打造的基层治理品牌。在品牌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下,不计其数的群众投身社会服务,活跃在基层的大街小巷,投身于治安巡逻、环境治理、文明劝导、社区共建,体现了群众在基层治理中的中坚力量。

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蒋若静  刘婧

武文娟  林艳  崔毅飞  解丽

责任编辑:冯翀(QZ0019)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