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大地植绿 心中播绿——全民义务植树40周年的首都实践

2021-04-08 05:46 北京日报

来源标题:大地植绿 心中播绿——全民义务植树40周年的首都实践

今年是全民义务植树开展40周年。4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温榆河植树点,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这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总书记第九次参加义务植树。

大国领袖身体力行,是最温暖有力的集结号。这个春天,121万首都市民走出家门,以多种形式履行植树义务,为北京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贡献力量。

40年沧海桑田,物换心不移。广大干部群众、机关企事业单位行动起来,年复一年动手植绿,守护绿水青山,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树多了,京华大地绿了,生态家底日渐厚实。更重要的是,生态文明理念和爱绿植绿护绿的风尚深植人心,成为建设美丽中国的宝贵财富。

党和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

轰轰烈烈的全民义务植树运动,始于一场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反思。

1981年夏,长江、黄河上游连降暴雨,河水猛涨,灾害之巨历史罕见。大灾之后,政府部门和林业专家共同调研并得出结论:江河上游森林植被的破坏,是造成洪灾的重要原因。

要尽快把森林资源保护起来,把荒山秃岭绿化起来,迅速成为各层面的共识。可困难明摆着:以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资金和人力都极为有限,若仅靠专业工程队搞绿化,怎么也得好几十年才见成效。

童山濯濯,春天风沙逼城,夏季洪水下山。好几十年太久,实在等不起!

邓小平同志为荒山绿化打开了新思路,他说:“是否可以规定每年每人都要种几棵树,比如种三棵或五棵树,要包种包活。”1981年12月13日,五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规定,植树是每一位适龄公民应尽的法定义务,从此开创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国土绿化之路。

具体到首都北京,3月12日中国植树节时气候偏寒。为了提高树木成活率,也便于更多市民参与,因此把4月的第一个休息日(周六或周日)定为首都义务植树日。

1982年,春寒料峭,西山迎来了一批批肩扛铁锹、手提水桶的义务植树人员。近80岁高龄的邓小平也带着家人赶来,在这里种下了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第一棵树。

在这项利国利民、造福子孙万代的事业上,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身体力行,并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每年的首都义务植树日,他们不论多忙,总会挤出时间来到北京的植树场地,带头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赋予“美丽中国”以新的时代内涵。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九年参加首都全民义务植树。丰台、海淀、朝阳、大兴和城市副中心,都留下了他挥锹铲土、培土围堰的身影。

“按照总书记的要求,植树所用的铁锨、水桶是直接从附近工地借来的,只要没毛刺、没开裂,好使好用就行。”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义务植树处处长刘丽莉说,不仅工具不是刻意准备的,栽植的也并非名贵花木,而是好养活、易成材的乡土树种。

这一切都在无声传达着习总书记的理念:他是以一位普通公民的身份来履行植树义务,倡导人人爱绿植绿护绿的文明风尚。

数十年来,党和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鼓舞了首都广大干部群众绿化美化家园的热情,也为北京留下了纪念林、将军林、部长林等宝贵财富。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绿心森林公园中,国家领导人的植树区建成了千年惠林。才两年光景,中央的油松已然亭亭如盖,碧桃、紫玉兰抽出花蕊,红瑞木、侧柏也迎风舒展。不远处,一面粗粝的巨石上镌刻着习近平总书记在此植树时的重要讲话:“要发扬中华民族爱树植树护树好传统,全国动员、全民动手、全社会共同参与……”

清明假期,千年惠林每天都迎来近万名游客。春风掠过,来往的人们享受着绿荫花香,也在巨石前驻足、凝视和思考。

首都各界群众广泛参与

4月3日,长城脚下的怀柔科学城公园迎来350位客人。多位中科院院士,以及清华大学、中科院大学及高新技术企业代表等,动手为百年科学城添新绿。

不仅是怀柔,首都处处上演着动人的劳动场面。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廉国钊介绍,全市121万人次在今春参加了形式多样的义务植树活动,栽植树木93万余株,养护树木711万余株。如果把时间跨度拉长,这个数字无疑更触动人心:40年来,1亿人次北京市民,共种下了2.1亿株树。

义务植树运动的影响如此广泛、持久,种树几乎成为了一种传统文化。

这传统来自传承,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无私付出。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市所有区县和系统都成立了绿化委员会,形成“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的义务植树组织领导体系。“主攻目标是前山脸地区,西起房山云居寺,东至平谷金海湖,绵延230公里。”首绿办相关负责人说,中央和市级单位的力量基本都集中在这一地区,各区县也根据各自情况,确定重点绿化区。

半月形的京郊浅山,被划分为一个个植树责任区,大的有数千亩,小的也有几十亩,按职工人数分配给各单位。厂矿企业要兼顾生产和种树,职工自带干粮,分期分批常驻植树区。

莽莽群山在车窗外急速掠过,粉色山杏花漫山遍野盛开。初春时节,记者驱车80公里,才抵达京冀交界处的云居寺绿化指挥部。史永怀在这里一干就是近40年,风吹日晒,面颊黑红,一年到头穿着荒漠迷彩和平底胶鞋,谈起种树,往事历历如昨。

“周边荒山被划分给53家单位,有中央部委,也有市属单位。”史永怀回忆说,甭管职位高低,到了山上统一听从指挥部安排。“同事开玩笑,说我是小官指挥大官。我说这可不对,义务植树没有‘官’,都一视同仁。谁不会种,咱得教;谁种错了,咱得让他改正。”

北京自然禀赋并不优越,山是石头山,滩是沙石滩,缺水少土,连长草都费劲,不得不探索实施爆破造林、雨季造林。

昌平十三陵林场也是义务植树的主阵地之一。那年头,刚栽完的树要浇一道“连根水”,可植树区海拔600多米,根本无法人工引水。林场负责人眼巴巴望天盼下雨,眼看天阴下来了,赶紧跑回办公室打电话给责任单位:“要下雨了,赶紧来栽树啊!”

种树从来都是苦差事。过去没有私家车,很多人骑着“小挎子”奔郊区,少说一两个小时。一张黑白照片显示,京北山岭荒芜陡峭,一家企业的职工们正攀缘绳索上山种树。

现在条件改善很多,不过劳动仍是辛苦的。“我组织过很多次植树活动,山里哪有餐厅,中午就凑合一顿,大伙儿不是吃面包就是啃包子,但都挺高兴,吃得特香。”首绿办义务植树处四级调研员杨振威打趣说,“这是植树尽责的快乐,也是劳动和奉献的快乐。”

年年春日,数不清的市民换上映着草色的春衫去种树,恰是“美丽中国建设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最生动的写照。

北京铺展蓝绿交织新画卷

登临高处,京城春色尽收眼底:青翠的山峦从三面环抱过来,点点翠色映衬着城区的高楼华宇。古都北京蓝绿交织,清新明亮,焕发前所未有的活力。

这绿色,三分靠天然,七分靠人工。

历史上的北京水草丰美,山林之茂密甚至难容两马并行,嘉庆皇帝曾在云居寺留下“信马陟坡陀,回首林烟漠”的诗句。自元以降大兴土木,大量采伐京郊的林木、矿产、河砂,严重破坏了森林资源,不少山头仅余小丛灌木。

义务植树,为千疮百孔的大山开启生态修复。侧柏好养活,被大量用在初期的义务植树中。当年种下的一年生侧柏苗仅拇指粗细,高约30厘米,如今长成层峦叠嶂的树阵,棵棵碗口粗。“侧柏扎根之后,四周渐渐有了草、长出花,形成一个小生态。后边再栽其它树就容易得多。”房山区相关负责人说。

千年古刹复庄严。云居寺石经山(又名白带山)中有石碑一座,上书:“万众一心,全民响应,白带山麓苍松翠柏,形成了蔚为壮观的万亩林区。”

全民植树,恢复生态,此中的决心和艰辛,就在这寥寥数语里了。

40年,千千万万双手始终是工程造林的有效补充,成为首都绿化重点工程不可或缺的部分,北京城乡因此展现生态之美。

——前山脸地区林带葱郁。横跨10个区,全长230公里,层林尽染,秋日更胜春朝。

——绿染风沙源。延庆康庄、昌平南口,以及潮白河、永定河、大沙河流域是昔日的五大风沙危害区,大风起兮,沙尘如瀑。沙化土地如今全被绿荫覆盖。

——通往外埠的河流和道路绿道葱茏。各高速公路、干线公路和铁路、河道沿线,成为一条条串联城乡的绿色走廊。

……

很多不毛之地,因常年义务植树变作了踏青赏花地。

从密云水库至北京城市副中心,义务植树为潮白河光秃秃的滩地留下了10万亩刺槐和毛白杨。这一望无际的林野带走了沙尘和洪水,如今每到五月,共青林场的刺槐林间花影幢幢,暗香浮动,游客络绎不绝。

“树木也会经历衰老和死亡,每年要间伐不健康的树,开辟‘林窗’。”共青林场场长律江说,这些林窗成了新的植树区,每年要接待数十批植树市民。

2006年以后,大面积的山滩被绿色覆盖,义务植树也应时而变,不仅“上山”,还要“进村”,首都千家单位与700余个村庄结对子,开展村头片林、街心公园和庭院绿化。

据不完全统计,仅西城区就先后有72个义务植树单位,与延庆45个村开展手拉手共建,累计植树24.6万株。

市园林绿化局数据显示,过去40年,全市森林覆盖率从12.83%提高到44.4%。创建首都森林城镇30个,首都绿色村庄1026个,新增首都绿化美化花园式单位6718个、首都绿化美化花园式社区511个。

互联网+创新尽责形式

时光流转,义务植树的传统没有变,植树的方式却悄然变了。

“我们近年来不断探索,让义务植树更有生命力,发挥出全民参与支持绿化建设的优势。”市园林绿化局局长、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邓乃平说,新形势下,要继续让义务植树成为专业绿化的助力,实现心中播绿。

早春,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都会对外发布公告,公布当年的义务植树接待点,市民和社会单位自己打电话联系。社会各界的植树热情高涨,联系电话常出现高峰期占线,或者晚两天就找不到植树地块的现象。2018年起,本市引入“互联网+”打造首都全民义务植树网,植树点的面积、接待能力、是否接受预订、是否已订满等信息,都可在网络上一览无余,预约更方便,信息更公开。

挖坑种树,也并不是市民惟一的尽责方式了。

“大尺度的地块已经基本完成绿化,剩下的都是山高坡陡的边角地,以专业队工程造林为主,并不适合普通市民跋山涉水赶去种树。”首绿办相关负责人说,目前,义务植树的尽责方式共8类37种,包括造林绿化、抚育管护、自然保护、认种认养、设施修建、捐资捐物、志愿服务和其他形式。

京西林场是本市西部首家“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它所在的浅山区原本是京城“一盆火”,近年来,煤矿陆续转型,千年采矿史正式终结。绵延17万亩的坑木林,原本用于营造矿道之用,如今承担起生物多样性修复和宣传义务植树的新使命。

“这儿离城区远,人家携家带口赶过来,光路上也得花挺长时间。”京西林场森林资源保护科科长曹治锋说,为避免“赶路仨小时,种树半小时”的尴尬,林场想方设法开辟尽责新形式,让义务植树变得更丰富、有趣。

四季更迭之中,森林展现着不同的姿态,为多种尽责形式提供了可能性。夏天浓荫蔽日,人们可以为树木浇水、剪枝、除草,夜里还能看漫天的萤火虫;秋天落叶满地,孩子们可以就地取材做树叶拓画;万物凋零的冬天,林木鸟兽更需要呵护,可以为树木涂白、给鸟儿挂鸟巢。

茫茫森林是属于动植物的天地,也是孩子们的生动课堂。林场职工带着他们穿行山间,一起辨认油松、白皮松、山杏和山桃花,也认识褐马鸡、狍、灰林鸮或苍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种子,就这样在心里扎了根。

去年,结合护士节、母亲节、建军节等节日,京西林场总共办了18场尽责活动,参与人数达3300多人。寂静山林里,常常回荡着劳动号子和欢声笑语。

随着城乡生态环境改善,市民推窗见绿、开门进园,家门口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全民义务植树基地。

京城大大小小公园千余个,西城区双秀公园名不见经传。可若是去马甸桥附近的居民区、学校问问,总会有很多人朗声回答:“那公园我常去,还给树缠过防虫胶带,在花溪种过绣球花呢!”

如今,像这样的“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全市已经建成25家,今年计划再建18家,推动着义务植树走向全年化、常态化、全民化和规范化。

大地植绿,心中播绿。当年千军万马上山下乡扛锹种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的义务植树更重要的意义是在人们心里种下生态文明的种子,唤起全社会的生态文明意识。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时说:造林绿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要一年接着一年干,一代接着一代干,撸起袖子加油干!

这是漫长的绿色诗篇,是生态治理永无止境的追求。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作者:朱松梅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