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丰滦密抗日联合县县长沈爽:最后一弹留自己


http://www.qianlong.com/2015-05-11 13:54:08来源:千龙网
原标题:抗击日寇 最后一弹留自己


1944年竖立的“臭水坑惨案”纪念碑已经加固数次,每年4月8日的纪念日都有人前来缅怀英烈

  【人物小传】

  沈爽(1896—1942),字子儒,满族,吉林省双城县镶黄五屯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立志弃笔从戎,化名白涤非,组建起1000余人的抗日自卫军,自任司令。

  1933年,奉党的指示转移到北平。

  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任国民抗日军参谋。同年12月,国民抗日军改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告诉同志们,多大困难也要坚守住我们的根据地”,这是1942年4月8日震惊平北的“臭水坑惨案”中,时任丰滦密抗日联合县县长沈爽留给战友的最后一句话。面对日本侵略者的重重包围,沈爽举枪自尽,时年46岁。

  70多年过去,当年的硝烟散尽,但密云县西部黄花顶山一座“卫国爱民”纪念碑仍铭记着当年的惨烈。每年的“臭水坑惨案”纪念日,都有后人前来祭奠这位弃笔从戎血战沙场的英雄和那些烈士们。

  探访 树丰碑 每年纪念日祭英雄

  当年的“臭水坑惨案”发生地点位于密云县西部黄花顶山中,这里是群峰环抱的一块山顶凹地,因凹地正中有一个积水坑而得名。这里四面皆山,只有东南方一条狭窄的出入口,山高路险,崖陡谷深。

  近日,记者重访当年“臭水坑惨案”发生地。提及“臭水坑惨案”,如今生活在黄花顶山附近的村民可谓妇孺皆知。据密云县党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曹友林介绍,当年丰滦密抗日联合县和八路军10团团部就隐藏在“臭水坑”这个地方,办公地点也是用石头搭建起来的。

  如今70多年过去,“臭水坑惨案”中牺牲的部分烈士遗骨还埋在山坡中,偶尔下大雨时,遗骨会被雨水冲刷出来。

  1944年5月,丰滦密联合县政府在旧址为死难烈士竖立纪念碑。如今纪念碑已经加固数次。每年的4月8日“臭水坑惨案”纪念日,都会有人前来缅怀和祭奠英雄。

  回忆 为抗日 拒投敌叔侄俩反目

  史料记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当时在吉林一所公立小学任教的沈爽辞掉教职,化名“白涤非”,拉起了一支1000余人的抗日自卫军,活跃在双城县东西部地区。

  日伪多次“清剿”不成,探听到这支自卫军的白涤非司令是本地人,便放出风去——如白司令率队归降,立即授以双城县县长之职。沈爽闻之淡然一笑。

  但他的家人心动了,他的四叔就来找过他,劝其归顺:“抗日不缺咱一个,见好就收,当了县长也好光宗耀祖。”

  沈爽自小像对待父亲一样尊敬四叔,但这次他却怒斥四叔老糊涂:“你心里要还有祖宗,就说不出这番混账话!我抗日难道是为了升官发财吗!要当汉奸县长你去当,我不稀罕!”从此叔侄决裂。

  披肝胆 成功策反伪警备队

  1933年,沈爽奉党的指示转移到北平。在密云县从事抗日活动时期,沈爽除了作战,还注重对伪军、伪组织的“瓦解工作”。

  1940年底,沈爽了解到密云县伪警备大队有个中队长叫张博,穷苦出身,他的部队很少祸害百姓,设法与他见面。见面后,张博才知眼前人是八路军,显得很紧张。

  沈爽开口就肯定了他不与鬼子汉奸一道祸害老百姓,是个有良心的人,接着表明此行只是谈谈心,交个朋友。从日本入侵谈到中国人民的苦难,从抗日救国谈到八路军的所作所为,从民族大义谈到怎样做才算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沈爽话到深处,张博痛哭失声。

  从此二人成为朋友,张博向沈爽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并在沈爽进出县城时提供掩护。过了一段时间,沈爽觉得条件成熟,便劝说张博弃暗投明,张博也有此意。

  1941年8月,在八路军10团的接应下,张博率中队70余人借跟随日军“扫荡”之机,携2挺机关枪、数十支步枪战场起义,加入八路军10团。

  铸英魂 宁自戕殉国不屈服

  1942年4月8日,日本侵略者集结了一千多人,包围丰滦密抗日联合县和八路军10团团部办公地点“臭水坑”。

  当年一名幸存的老兵邢禄增后来回忆起了惨案当天的经过。那天上午,炊事员刚拿着饭桶喊出“开饭了!”就听见岗哨鸣了三枪——日本人来了,“臭水坑”的出口也被堵死了。

  邢禄增回忆,“臭水坑”当时包括伤员在内共有120人,他因在惨案发生前身中两枪,正在休养。

  由于邢禄增对地势比较熟,所以忍着疼痛带领战友从东沟突围,当行至山的南口时,他们发现山上的道路已被敌人堵死了,他们想要强行通过就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但是敌众我寡,不久人员就被打散了。

  当时邢禄增带着四个伤员寻找出路,但是由于所有人身上都有伤,就藏到了山洞,这才躲过一劫。

  而据其他幸存者回忆,听到枪声后,沈爽立刻将机密资料掩埋起来,并带领战士一路且战且退,但是被悬崖拦住。沈爽高喊:“同志们,杀回去!宁可战死也不能让敌人抓住!冲啊!”

  当时沈爽是与自己的警卫员背对背射击的,一直打到还有一颗子弹时,沈爽对警卫员说:“出去告诉同志们,多大困难也要坚守住我们的根据地。”然后枪顶头部扣动了扳机,饮弹自戕。他的年轻警卫员也因两腿负伤被敌人包围,牺牲在沈爽身旁。

  战后,残忍的敌人将他的头颅割下,悬挂在大水峪据点示众,妄图震慑抗日军民。但适得其反,沈爽的牺牲和临终嘱托激励着丰滦密抗日军民更加顽强地斗争,直至取得抗战胜利。

  资料及图片提供: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密云县党史办公室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作者:张群琛
我要说说打印推荐
相关新闻
48小时北京新闻热读排行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