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设为首页 | 网址导航 | 千龙热线:(010)84686999

许言午:马家堡站巧造事端 致日军列人亡车翻


http://www.qianlong.com/2015-06-16 05:29:41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许言午 马家堡站巧造事端 致日军列人亡车翻

  在我们生活的京华大地上,曾经涌现出大批爱国主义民族英雄,他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了巨大贡献,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就是要彰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英雄风貌。本报与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共同推出系列报道“京华英雄”,每周一期,热血阅读,英气传承。

  得意洋洋进车站 十分钟后车倾覆

  (一)

  1944年7月11日一大早,前门内、天安门前、长安街、东单到铁狮子胡同一带全部戒严。前门东站站前广场、候车室的旅客都被赶走了。9点40分,几十辆汽车组成的车队向前门东站开来,其中第二辆车插着一面耀眼的小黄旗,这是日军将级高官“座车”的标志。这名日军将官下车后,随着一声吼叫,车站警戒的日军齐刷刷地行举枪礼,看来这家伙军阶够高的。

  前门东站第一站台停着一列快车,机车后面挂着三节公务车厢,其中第一节是大玻璃包着半个车厢的“展望号”高级车厢,后面是两节客运车厢。这是从北平开往青岛的304次特快列车。前来送行的日伪高官不少,穿着天蓝色大褂、留着大胡子的就是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汉奸头子王揖唐。

  上午10点整,列车开动了,送行的日伪头子纷纷离去。前门东站日本站长田中辛雄如释重负般地走回站长室,车站也解除了戒严,恢复了正常秩序。

  15分钟后,站长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日伪路局“司令电话”(也就是调度电话)。站长田中辛雄拿起电话没听几句,就见他脸上的傲慢瞬间消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又弯腰又鞠躬,嘴里一个劲地说着:“哈伊!哈伊!”鼻尖上渗出了汗珠,脸色铁青。电话接完了,他将电话狠狠地摔在桌子上,连桌上的玻璃板都震碎了。他用日语向在站长室值班的中国员工吼道:“快上楼把警报拉响!”

  刺耳的警报声一响,大家还以为是美国飞机来轰炸了。田中辛雄气急败坏地对站在站长室前的人员说:“304次特快在马家堡出事了!大家快上救援车,去现场抢救!”

  技术事故做掩护 施巧计让车出轨

  (二)

  马家堡车站到底出了什么事故?站长田中辛雄为什么如此失态恼怒呢?

  田中辛雄到马家堡车站现场一看,一片狼藉。就见304次特快的车头和5节车厢冲出土挡,全部仰面翻在铁轨边的土路上。尤其是第一节“展望号”高级车厢,是三道木梁结构,在后面二、三等铁结构车厢的巨大撞击下,扭成了麻花状,豪华车厢里的23名日军将、佐、尉级军官无一幸免。马家堡列车倾覆事件太大了,震惊了华北日伪当局,也震惊了日本国内的有关部门。

  当时,马家堡站是个小站,专门用于会车,没有任何客货业务,只有3间房、4名员工,站长叫许言午。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当天,因日军占领家园,许言午同很多东北人一样,不得不踏上了艰难的逃亡之旅,只身逃到北平,在丰台火车站谋了一份差事,后来他在北平至塘沽一线的多个车站任职。1936年,许言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铁路工作委员会一名地下党员。车站扳道员申连科,身材高大,是地下党的积极分子。另外两个人也是扳道员。

  7月的北平,阴雨连绵。一天,申连科对许言午说:“老徐,道岔信号电线老了,下雨的时候信号灯乱变,要不要修一修。”许言午听了这话,会意地一笑,小声地对申连科说:“管它呐,甭修了,这也许对我们有用。”

  7月11日上午,天公作美,正好下小雨。路局方面通知,要求沿途注意保护从北平开往青岛的304次特快。许言午想:车上肯定有日伪方面的大人物!何不利用这个机会,以技术事故做掩护,施巧计倾覆列车,打击日寇。

  10点过后不久,304次特快终于露头了。它喷着浓烟,以75公里的时速耀武扬威地向马家堡车站奔来。列车离车站越来越近了,许言午向申连科示意,申连科立即打出列车从干线通过的信号,同时却将道岔扳到会车的停靠线上。304次特快日本司机看到信号桩的通过信号,丝毫没有减速。就听轰的一声,列车冲出铁轨,撞向铁轨尽头的土堆,后边的车厢一节挨一节地撞击起来。

  要亲见撞车成果 遇故交悄悄放行

  (三)

  任务完成了,申连科消失在夏日的蒙蒙细雨中。但许言午没有马上离开,他要看一看自己“战果”。看到日本军官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出了如此重大的“事故”,许言午也无法再待下去了。他回到站房,拿起雨衣,准备撤到根据地去。

  就在这时,车站上出现了一队伪警察。蹊跷的是,伪警察并没有包围站房,只有伪北京铁路局警务部警务处长刘建章一人走进站房。两人相视一愣,就见刘建章一跺脚,低声说:“老许,你真糊涂!”听了这话,许言午赶紧从站房后门溜走了。

  伪警务处长怎么会放走许言午呢?原来,许言午在正定火车站当副站长时,刘建章是日伪方面的特高课长,两个人经常做一些物资交易。不同的是,一个为抗日根据地,一个为日伪方面。今日老朋友见面,素有爱国思想的刘建章故意放老朋友一马。

  迅速赶来的日本宪兵、伪警察封锁了马家堡车站,并从丰台车站出动兵力救援,并严令过往列车放下窗帘,任何人不准向外张望。为了缉拿“凶手”,日伪当局贴出布告,捉拿许言午、申连科二人。

  第二天,日本特务机关将伪北京铁路局警务部和警务段的一些汉奸特务抓走严加审讯。原来,出事的前几天,前门站站长室接到“野铁司令部”的指令,将304次特快尾部加挂三节公务车厢。路局警务部和警务段的汉奸特务献媚,建议将3节公务车厢挂在机车后面,到天津掉头时正好变成了列车尾部,这样最安全。前门站长田中辛雄对这个建议很赞赏。但是事故一出,日本特务机关认为这些特务和事故有关,全部抓起来了。而事故的真正制造者许言午,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经过秘密交通线,回到了平西抗日根据地,向中共晋察冀分局城工部部长刘仁汇报了马家堡事件的经过。

  极其戏剧被请回 继续潜伏故事多

  (四)

  戏剧性的变化在后边。半个月后,又是304次特快,又是在马家堡车站,又一次发生了信号灯放行而道岔没有并轨的情况。这次被日本火车司机发现了,火车紧急刹车,停住了。经过检查,发现是信号线路出了问题。日伪北京铁路局方面由此联想到上次事故,觉得应该也是“技术事故”,“冤枉”了许言午、申连科。于是,发出通告,要求许、申二人回来上班。经过中共晋察冀分局城工部和“铁委”领导的同意,许言午回到马家堡车站,不久升任西直门站副站长,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抗战胜利后不久,1945年12月6日,由于叛徒的出卖,许言午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抓进了监狱。1946年9月18日凌晨,他和另外5人一起成功越狱,在河北保定地下党的掩护下,回到了解放区。9月21日,北平《世界日报》第一版上,以“越狱”两个醒目大字为标题,发表了一条简短消息:“某看守所要犯高子玉、李同林、雷文成、金瑞繁、许言午五犯,于昨日越狱潜逃。当局正在严密查缉中。”这则消息在当时的北平城内外引起很大震动。

  新中国成立后,许言午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直到1982年离休。2005年8月23日,许言午因病逝世。就在他逝世前几个月,为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市委党史研究室与北京电视台合作拍摄电视专题片《京华抗日战地行》,委托成都的电视同行,在医院采访了病中的许言午。他又一次回忆了当年马家堡的惊天壮举。本想让许老多解答几个问题,无奈许老病得很重,只好作罢。不久,笔者给许老家打电话,本想继续请教时,传来的却是许老逝世的消息,成为无法弥补的遗憾。

  本版文/刘岳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漫画/陈彬

  【人物小传】

  许言午

  (1912—2005)

  辽宁本溪怀仁县(今桓仁县)人。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8月-1948年3月,任中共北平铁路工作委员会所属的前门地区铁路工委委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成都铁路局副局长等职,1982年离休。2005年8月23日因病逝世,享年93岁。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我要说说打印推荐
相关新闻
48小时北京新闻热读排行

发表评论

笔名: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