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难忘的调研报告

2018-08-06 10:4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改革开放40年中我写过多少篇调研报告记不清了,但有一篇调研报告的内容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令我终生难忘,那就是1992年我参加“首届中国改革建议大奖赛”撰写的《关于改革和加强军地两用人才教育工作的建议》。那时,我还在部队服役,担任空军第六飞行学院政治部政教室副主任兼学院文教培训中心主任。

1992年11月的一天,我在办公室翻看报纸,无意中看到《人民日报》刊登的一则启事:“每一个炎黄子孙,拿起你手中的笔吧……”原来,这是“首届中国改革建议大奖赛”面向海内外的征文,我一下子被其震撼人心的内容所深深吸引。一种职业本能让我联想到所从事的军地两用人才培训工作在实践中遇到的种种难处得不到妥善解决,而广大官兵渴望求知的愿望又远远得不到满足的现状,何不借此机会,用提建议的形式写一篇调研报告引起高层领导的关注,以便这项意义重大的工作能得以有效推进呢?

确定主题后我开始做撰写前的调研工作。在调研过程中我联系到已退休的原学院司令部一位副参谋长,他是飞行员出身,当过团长。见面后他说“我们军人的人生经历,就是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这句话的大致含义是,军人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自己终身的事业,而献了终身的事业又是为了造福子孙后代。他接着说“军人就意味着奉献,如果错失学习本领的机会,转业后就会成为无为之人,对家庭及子女的发展以及自己的后半生,都将无能为力,我见证过许多人的命运就是如此,在部队工作如鱼得水,到地方后则无所适从,当兵的人不容易啊”。我理解他是饱含深情说出的话,是对官兵苦于求知无门发出的感叹。

为把参赛调研报告写好,我多次到院机关直属队和训练团的基层连队开展广泛深入的调研,了解官兵的真实想法。我还记得在警卫分队,官兵向我反映说,能否实行岗位互换来提高他们的综合本领。在与空勤人员进行座谈时,飞行员们说,能飞行的时候,别人说我们是“金豆子”,一旦停飞我们就被称为“土豆子”,如果停飞后让我们及时接受转岗培训,我们也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可见,飞行员门也有“充电”的欲望。

在翻阅大量资料中,我了解到外军在这方面早已采取多项措施。如美国,政府和军队为提高退伍军人就业竞争力,非常注重强化军人在服役期间及退伍后的技能学习和培训,美国《退伍军人职业培训法》规定,军人退伍时可视情发给1万美元不等的生活和教育培训费,帮助其接受职业培训;在土耳其,对自愿退出现役的军官,在确定其退役的前一年,军队出资组织他们进行为期一年的职业培训。

起草参赛调研报告的过程中我也遭受过非议和不理解。一位同事看了我写的参赛调研报告提纲后说,“你真是心比天高,那不是你操心的事”。当时部队驻地离家相距较远,每周只能周末坐班车回家,起草调研报告的两个多月里,我常常几周不回家,即便回家也是为了到当地高校查找相关数据资料,时间一长,爱人也戏称我视家为“旅店”。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站在全军的角度,从宏观上提出对军地两用人才教育工作,应从管理体制和培训机制两个方面进行深入改革和加强。同时,要建立与国民教育体系、民政部门及全国人才市场的联系。在具体操作上,规定了各级管理机构的职能,提出要把这项工作与高校成人教育相结合。针对在这项工作中普遍存在着师资力量薄弱、经费匮乏、设施不配套、培训与使用相脱节等问题,我结合基层调研反映出的意见提出了相应的解决之道。1993年1月30日,在“大奖赛”截稿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将几易其稿大约七千余字的《关于改革和加强军地两用人才教育工作的建议》参赛调研报告投入信箱寄出,心想只要能让有关部门领导看到它我就心满意足了。

1994年3月3日,我正在单位翻阅报纸,无意中看到当日发行的《光明日报》登出了“中国改革建议大奖赛获奖名单”,共评出一等奖25篇、二等奖108篇、三等奖418篇,当看到一等奖获奖者赫然写着“刘锦东”三个字时,我根本不敢相信是我。事后了解,这届大奖赛的“启事”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刊登的3个月内,共征集到海内外参赛建议42065份,其中来自军人2805份。在这众多参赛者中,有驻外使节,有部长、将军,有边防哨所的战士,有来自海外13个国家的中华学子,有教授、博士后、研究员等等,有凝聚集体智慧的研究成果,有充满见地的优秀论文……总之,参赛人数之广,人员结构之全,地域分布之大,建议涉面之宽,数量之巨,都是史无前例的。为公正严肃评选,大赛组委会组建初评委、复评委和由13名国内知名学者和专家组成的终评委,分三阶段评审。我的调研报告在众多参赛“建议”中很荣幸获得一等奖,而且是25篇一等奖中唯一关于军队内容的调研报告。1994年7月22日,我光荣站在人民大会堂颁奖台上,从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沉甸甸的获奖证书和金质奖章,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对此做了相关报道;我的调研报告全文被收入中国改革出版社发行的《中国改革建议大赛集粹》一书。1994年11月9日,总政宣传部为此给我寄来信函说:“感谢你对部队科学文化教育、培养两用人才工作的关心,对你所提建议,我们将结合部队实际,认真加以考虑,同时希望你一如既往关心部队育才工作,继续对这项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记得从那以后,部队团以上单位都成立了由军政一把手任组长的“学习科学文化、培养军地两用人才领导小组”。1997年初,国务院退伍军人和军队离休退休干部安置领导小组、民政部、总政治部联合印发了《培养和使用军地两用人才工作发展规划》。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已有超过一千万军人参加两用人才培训,有70%以上的军人获得一门以上技术等级证书或合格证书,平均每年有近30万名军人参加从初中到大学本科各层次的文化学习,许多曾在部队接受过两用人才培训的军人活跃在地方经济建设的各个领域,有的成为著名企业家,有的成为行业能手和业务骨干。在此期间,笔者也获得“全国自学成才优秀人物”和“空军先进文教工作者”等多项荣誉称号,并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2007年3月,我告别了三十年的军旅生涯,接受组织分配来到顺义区委区政府研究室工作。如今,我虽然工作在地方,但骨子里对军队、对培养军地两用人才事业的挚爱和一份难舍的军旅情怀,让我时刻关注着这项事业的发展,因为部队早已成为我们这些退役军人心中永远的精神家园。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刘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