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那些“疏解”背后的百姓故事

2016-02-22 14:1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那些“疏解”背后的百姓故事

天坛周边简易楼准备启动腾退搬迁。

   

腾退搬迁

天坛街道办事处永内东街西里社区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老黄埋头在书桌前,皱着眉头,仔细地翻看着桌面上足有一寸多厚的一摞手写的小纸条。一边翻,一边对着纸条念叨着,这家还有内部矛盾,得协调好了;这家签了协议但还没腾房,不行,还得约他们家聊聊……老黄今年54岁,是永内东街西里社区的社区主任,从事社区工作已经整整10年。

去年3月,老黄接到任务,天坛周边简易楼准备启动腾退搬迁。天坛周边被57栋简易楼团团围住,从上世纪起,这里便居住着2400余户居民。很多简易楼都是上世纪60年代盖起来的,厨房厕所都是公用的,当初简易楼给出的使用年限是10年,而几十年过去了,千余户居民依然居住在这些早已经成为危楼的房屋中。

这么多人,能搬得了吗?能搬得动吗?老黄其实心里有点犯嘀咕。

入户摸底9成居民赞成搬迁腾退

老黄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入户摸底,发调查表统计居民的搬迁意愿。一个月后,调查结果出来了,超过9成的简易楼居民都赞成搬迁腾退。“毕竟,人口密度太大,居住的环境也差。”摸底结果给了老黄很大的信心,大家都愿意搬,看来这事有戏。

去年10月15日,本市最大的成片简易楼腾退工程——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项目预签协议正式启动。在为期3个月的预签协议期内,每栋简易楼居民预签征收补偿协议的比例达到85%时,预签征收补偿协议生效。也就是说,如果这栋楼有85%的居民都签约同意搬走,那么签约的居民就可以领取租房补贴准备搬家。

第一天只等来一个主动上门签约户

由于永内东街西里社区人口众多,老黄所在的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分指挥部一下子被分到了15栋楼的腾退任务,涉及居民720余户,是所有57栋待腾退的简易楼中任务最重的。仗着自己做了10年的社区工作,和社区居民平常关系不错,老黄起初还挺乐观,没准居民主动就全来签约了呢。

去年10月15日预签协议正式启动当天,老黄在办公室溜溜儿等了一天。到晚上下班,老黄傻眼了,整整一天才等来了一个主动上门签约的住户。咬着牙,老黄又等了一个礼拜,零零星星开始有个别住户来签约了,但是一周时间过去了,还有好几栋楼一户签约的都没有呢。“压力一下子全来了。”老黄这才发现,再这么在办公室等下去可不行,必须得主动出击。于是,老黄带着社区的工作人员们开始入户动员。

入户动员遭遇“门难进 脸难看 话难听”

前两个月最苦,一户一户分析情况,一户一户上门。但居民可不见得都给好脸色看,有时候赔着笑脸去敲居民家的门,人家开道门缝挤出一句“没工夫”,直接就把门给撞上了,连进门的机会都不给。有的居民有抵触情绪,面对上门的工作人员没一句好话。“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这些在入户的过程中都碰上过。有的工作人员刚刚从学校毕业,没受过这种苦,入户回来就找到老黄哭诉。“我就劝这些孩子,这些都是正常的。仅仅通过一两次谈话,就想把事办成,那不可能。”

谁家有难题小纸条记着呢

在大家的努力下,到今年1月15日第二奖励期结束,老黄他们所负责的15栋楼签约率全部超过85%,甚至还有5栋楼的签约率达到了100%。如今,天坛周边57栋简易楼的预签比例已经全部达到了85%,预签协议全部生效。但老黄的工作仍未结束。

这不,春节还没过完,老黄已经提前开工了。“看我桌上这一堆小条。”老黄的办公桌上用夹子夹起来足有三四十张大大小小不同的小纸条,上面有简易的示意图,也有数字和文字。这些天书一样的小纸条,老黄举起来给记者解释,这是已经签约了但有家庭矛盾没解决的;这是希望能帮助解决助学金问题的;这是要求解决残疾补偿的……事无巨细,老黄全都心里有谱。“人家有需求,找来了,咱就得想办法抓紧办啊!”

正说话间,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了。一户居民探进头来,跟老黄打招呼:“您明天在吗?我们家那事,您给协调协调。用带什么材料来吗?”老黄赶紧写在小纸条上:“在在,来吧,明天家里来两三个能拿主意的就行。”

乔迁之喜

“真希望能快点搬新家啊”

天坛周边简易楼征收指挥部的大会议室内,东城区副区长张立新正不错眼珠地紧紧盯着墙上反映实时签约率的大屏幕。“我们是天坛南里西区3号楼的,代表我们楼的居民送锦旗来了。”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张立新的思路被打断了,只见家住天坛西里3号楼的三位居民高高举起一面展开的锦旗,喜滋滋地向张立新走过去。

“3号楼?签约率达到100%的那栋!”张立新双手接过锦旗,脑子很快搜索出结果。

“我家是1968年搬到这简易楼里头的,来的时候告诉说是周转房,最多就住10年,没想到这一住就住了快50年了。”家住3号楼的张先生住在一套所谓的“飞机房”里。什么是“飞机房”?张先生张开两个手掌在空中比划着解释,进门有一小门厅,两边各有一间房,跟飞机翅膀似的。门厅也算是一居,就这么算下来,那房子还算是三居室呢。最多的时候,这套31平方米的“飞机房”里住了一家老小共三代人、六七口人。厨房厕所都没有,只能跟邻居两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做饭洗澡都不方便。

新家去看过了吗?满意吗?张先生连连点头,笑得合不拢嘴:“满意啊,我可积极了,签约的时候我还挺靠前的呢。”张先生悄悄告诉记者,这回搬迁,不光给两套9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还能额外再剩下100多万元的现金呢。地铁直接修到小区边上,全家都已经去新房踩过点了,样板间真不错。

“我们家积极,从去年12月中旬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从简易楼搬走了。”张先生说,毕竟住了这么多年,对天坛这边也有感情了,准备先在天坛周边租个周转房,等新房盖好了立刻就搬走。“政府这次还特别给了租房补贴,我算过了,租个两居室,交完房租还能有剩余呢。真希望能快点搬新家啊!”本报记者 张楠 

乘坐疏解专列抵达石家庄的商户们

 

乔迁之喜

每周回趟北京

看老哥们儿,听新消息

这个正月十五,在黑龙江老家过完春节的许长发开始打点行李准备出发了,不过今年他的目的地已经从北京换成了河北白沟。自从2014年9月成为首批离开大红门到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经营的商户,1年多时间过去了,许长发已经适应了白沟的生活。

许长发在大红门经营了20多年,不光有自己的摊位,还在市场附近租了院子开了个服装加工厂,如今也关了,房租太贵,他准备再观望一下,是否在白沟将服装加工厂“重起炉灶”。

现在许长发在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有两个摊位,专做男装,这次回白沟,许长发并不着急于生意。“现在每天能卖3000元,见点儿利,店里雇着导购呢,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在北京七八千都拿不下来呢!”许长发透底说,他在白沟这一年多,和北京比少挣不少钱。

早前,许长发带着亲戚朋友到大红门“淘金”,挣了不少钱。“那时候北京还没四环路呢!”而如今,许长发早已感受到北京的“居不易”:房子,只能买到房山的;厂子,一年租金40多万要涨到50万;教育,孩子还得回老家高考……

许长发说,如今他已经在白沟买了房子,两套,三四十万一套,溜达着,5分钟就到市场了。

白沟的利好政策在不断推出,许长发说,他听说白沟要腾出市场周边的一栋楼来用做商户的“公寓楼”,让商户周转居住,年底还要再开新的商铺。而他对比几个地方,觉得白沟的物流优势也非常大。

“我现在差不多每周回趟北京,跟老哥们儿沟通沟通,希望他们能够向白沟聚集。没有集中的目的地,商户们谁也不愿意动,做买卖的人都跟狐狸似的,精着呢!”从朋友那儿听说大红门今年还准备疏解市场16家,许长发盼着北京的动作更大一些,让商户们在他乡做出更多的“大红门”、“动批”。

本报记者 孙颖  

腾退搬迁

大红门的春节,是一直过到正月十五的。在这段时间,从五湖四海会聚到北京的商户们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乡,而随着他们的离去,堵车、黑摩的、路边摊贩、环境脏乱……这些困扰着大红门地区的“城市病”不医而愈,整条南苑路都显得有些静谧。而位于南四环大红门桥东北角的南苑乡政府办公楼的三层,大红门疏解办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

大红门疏解办外联对接宣传部负责人杨铁梅面前摆着一份“城乡结合部环境建设南苑地区综合试点方案”,里面有南苑地区城乡结合部未来的蓝图:制定出台相关创新政策,实现减指标、减规模,增加公共绿地、公共服务设施,到2020年底非首都功能全部疏解,绿地等公益性用地大幅增加……作为直接联系非首都功能疏解承接地和市场商户的部门,杨铁梅他们感觉“压力山大”。

2014年7月大红门疏解办成立。8月21日,杨铁梅从大红门街道“转战”疏解办,最初的感觉是茫然,不知道什么叫疏解。破题,从摸底开始。大红门疏解办的工作人员分片包干,一家家走访市场,不知道吃了多少闭门羹,终于摸清了大红门地区的家底。

拿着关停通知不相信

“一开始我们有个误区,不敢宣传,怕引起轰动,引发商户的不满……”杨铁梅回忆说,开始疏解办几乎每个月都会和各个市场的老板开会,给他们讲解疏解政策。“可是我们之后的入户调查,发现虽然会开了很多次,商户们却并不知道,‘内线’们说商户间大多认为疏解又是雷声大雨点小。”

随后,大红门疏解办开始通过《致大红门地区商户朋友的一封信》和微信公众号在商户中广泛宣传疏解政策,而在遭受市场的“不合作抵抗”后,这枚“大红门地区疏解信号弹”通过地区的学校、社区、居委会流向了大红门地区无所不在的商户手中。

在2015年,疏解办的工作人员杜伟光、陈磊都接到过这样的电话:“你关了我们,不让我们过,我们也不让你过得好!”

2015年12月14日,大红门核心区的两个大型鞋城方仕鞋城、鑫海鞋城关停后两个月,给商户们留了两个月的撤摊时间也即将于12月15日到期,在市场走访中还看到有的商户明明在柜台的塑料板下放着第二天关停通知却坚信市场不会真的关停……

“疏解专列”不够坐

2016年1月15日,一趟专列从北京西站开向石家庄。“2016年非首都功能疏解京石商贸对接会”专列开通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了北京商户的关注,来自大红门、动批等地的商户们很快挤爆了一趟专列,主办方石家庄乐成国际贸易城不得不在另一趟列车上紧急预订部分车票……

北京释放的疏解信号越来越强烈,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商户们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准备去哪儿啊”已经成为商户们交流时最常见的话题。而这样一组数字,也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在商户间流传:2016年计划疏解市场16家左右,疏解商户5000户以上,疏解人员1.5万人以上……

北京表达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2014年是管增量,2015年是疏存量,今年则要重点研究在疏解中实现区域协同发展,从遍地开花到聚焦,主攻区域性统筹,今年下来之后几个区域要发生明显变化。

西城区区长王少峰:2016年将加大力度推进金开利德、万容天地、天和白马和众合市场的疏解,全面启动并基本完成世纪天乐、东鼎疏解。基本完成“动批”疏解,腾退升级共20万平方米。启动西天意、官批、万通的疏解工作,共计6.9万平方米。推动马连道地区市场主体升级。

朝阳区区长王灏:今年将确保疏解商品交易市场不低于53家、一般性制造业不低于85家、仓储物流基地不低于3家、废品回收场站不低于16家。深入开展雅宝路服装市场疏解,力争年内完成5栋楼宇的疏解。启动十里河、潘家园市场聚集区域的摸底调查和疏解方案研究。积极争取将四惠、八王坟等长途客运场站纳入全市外迁计划。

海淀区副区长孟景伟:今年推动天下城等12个有形市场关停撤调,涉及从业人员2万人。支持锦绣大地批发市场发展电子商务转型升级,实现仓储、物流配送等功能疏解至河北等地。积极支持驻区高校将本科教育有序疏解至周边地区。

丰台区区长冀岩:完成全区65家商品交易市场调整疏解,涉及1.36万个商户。分别制定6家长途客运枢纽的疏解方案,适时启动。目前丰台区已上报南苑乡城市化建设实施方案,待市政府批复。今年将提前拆除徐时村、东罗园两个村的市场。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