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一个人值守的气象站(高清组图)

2016-03-04 09:15 北京日报

分享
打印 放大 缩小

1

韩文兴1992年来到佛爷顶气象站工作,在北京最艰苦的气象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没有漏记过一次数据。设备和同事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儿,韩文兴成了这里的老资历。

猴年初一到来的时刻,延庆大山中的佛爷顶气象站里,独自值守的观测员韩文兴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十几个没能和家人团聚的春节了。

佛爷顶是延庆城区东北20公里左右的一座山头,海拔1224.7米,坐北朝南俯瞰妫川盆地,因山顶曾有缙阳寺而得名。1978年,气象局在佛爷顶山梁上安置设备,盖起一间小平房,办起了北京有人值守的最高的一个气象站。

由于佛爷顶位于北京天气系统上游,因此是北京天气变化的前哨,对于气象观测有着重要意义。几乎每次冷风来袭,佛爷顶都是最早响起大风警报,最早降温。而在雾霾天气里,佛爷顶一起风,就意味着离城里雾霾消散的时候不远了。

这座北京气象的前哨站上并没有站长,平日只有一个轮班的观测员驻守,一周一换,记录数据,检查设备,韩文兴就是其中之一。1992年上山以来,韩文兴已经在这里守望了20多年,是在这里驻守时间最长的观测员。

气象站日常工作强度并不大,但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寂寞冷”。虽然这里西望海坨山、北看白河堡,但长年累月不见人影,只能与冷风为伴。夏季雷暴频发,冬季风雪连连,佛爷顶记录最低气温零下33.2摄氏度,全年平均气温也只有5.3摄氏度,是北京有人值守的气象站中最冷的一个。

在山上的20多年里,韩文兴经历过雷击险情,遭遇过大雪封山。换班的观测员同事换了又换,唯有他20多年一直过着单调乏味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气象工作服务。

如今的观测小屋已经不是过去的简陋瓦房,上山的路也不像过去那样要徒步3个小时,换班时间从半个月减到了一周,设备也逐步实现了自动化,观测员的工作生活条件都大大改善。

改善的不只是气象站的条件,韩文兴也在提高自己,这几年在山上的寂寞生活间隙,他不忘学习进修,很快将取得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的本科文凭。

虽然工作艰苦乏味,工资微薄,但韩文兴却很知足,问起他打算什么时候下山,他却说:“要是工作不满意哪会干这么久,我还要干到干不动为止。”

责任编辑:巢晶(QN0034)  作者: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