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疏解员杨铁梅:“辣梅”疏解大红门

2016-04-29 09:1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辣梅”疏解大红门

大红门桥往北,南苑路东侧,有一栋大楼,原是红火的鑫海宏都鞋城,如今,鞋城已关门半年多,楼外的招牌只剩“鑫海”二字。去年一年,包括鑫海在内,大红门共关停拆除各类商市场7家,疏解摊位5000个。

“搬走的商户,很大一部分是被我们劝走的。”大红门疏解办疏解员杨铁梅说。

48岁的杨铁梅,圆脸盘、大眼睛,曾当过越剧演员的她嗓门敞亮,性格耿直,办事风风火火,镇得住场。因而当上了疏解员,人称“辣梅”。

前年夏天,疏解办刚成立,第一次召集各大市场老板开会,传达疏解信息。老板们人虽到场,但抵触情绪不小,有的假装接电话提前开溜。

杨铁梅有办法,“一会儿散会签到,下次有人迟到或早退,就把会场搬到他那个市场去!”她还主动打电话与早退者沟通,强调会议纪律。此后,这类情况再没发生。

几次会开下来,效果并不理想,一些老板回去没有传达准确信息,假消息四起。商户见了杨铁梅,指着鼻子骂她“骗子”。

杨铁梅没恼,她字斟句酌,写出《致大红门地区商户朋友的一封信》。

疏解员们拿着公开信,特意选在大红门服装城人流最密集的时刻,站在凉水河桥上发放。秧歌队表演,大喇叭助阵,不到1个小时,4000份公开信全部发了出去,又紧急补充了2000来份。

她还通过街道将大红门附近约50所中小学校和幼儿园的负责人召集起来,让学生们当“小信使”,把数万份公开信带到家长手中。

这一招儿把政策真实地传达到了商户中。

不过,要离开生活了一二十年的地方,很多商户不理解,不乐意,甚至有怨气。

“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一天,杨铁梅接到了恐吓电话。她当即顶回去,“你想怎么样?你杀了我也没什么好,又得坐牢,还得养活我们家。”对方没敢再打来。

41岁的安徽人张兴武也在观望,与一些商户自发成立了北京鞋业发展协商会。有人举报他“与政府对抗”。杨铁梅找到张兴武,“我也知道,你从摆地摊做起,在这儿安家也挺不容易的。但这是政府的统一政策,是好事儿,你们鞋店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转型升级。”她还澄清了对张兴武的举报。张兴武认为杨铁梅仗义,从此以姐相称。

疏解,不是简单地将商户轰走。

杨铁梅和同事们开通了“大红门疏解”公众号,链接了乐城·石家庄国际商贸城、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等津冀对接平台。杨铁梅带领着商户实地考察,了解当地的交通、铺位、租金以及配套设施,光是白沟就跑了十几趟。

目前,位于保定的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已开业,未来会有更多商户在白沟,在永清,在石家庄开门迎客!

背景

大红门服装及相关批发产业市场被列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重点区域。大红门地区聚集了45家活跃市场,2015年,这一区域已关停拆除各类商市场7家,2016年计划再疏解16家,预计2017年底全部疏解完成。

责任编辑:巢晶(QN0034)  作者:任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