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核心区2435条街巷3年内完成“深度美颜”

2017-06-01 15:0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核心区背街小巷全面“深度美颜”

3年内完成 涉及2435条街巷 将逐条胡同验收  

私搭乱建的违建房屋,拆;破坏房屋主体结构的开墙打洞,堵;见缝插针的机动车乱停乱放,禁;蜘蛛网般纵横交错在空中的电线电缆,入地。3年后,核心区2435条背街小巷将全部脱胎换骨。

从今年起3年时间内,核心区2435条背街小巷陆续全面“深度美颜”,拿出“绣花”工艺来提升环境,之后还将逐条胡同进行验收。

东城

来景山东街看清末民初老北京

这是一条550米长的小街,最古老的房子可以追溯至清末民初,古朴的青砖灰瓦平房里居住着500多户老居民;这又是一条每天要迎来送往四五万游客的繁忙街道,曾“开墙打洞”建起33家小店小铺,常年拥堵,连上个厕所都得排队半小时以上。

如今,经过整治,景山东街恢复了青砖灰瓦的古朴风貌,垃圾量降了10倍以上,游客滞留时间从过去的半小时以上降至5分钟,商气去了,胡同静了。景山东街的提升规划设计预计7月底完成,10月底左右亮出新颜。想看看清末民初时候老北京的民居和胡同什么样,以后就来景山东街吧。

整治前  垃圾桶冒尖儿 公厕都排出20多米

由于紧邻故宫、景山,景山东街成了重要的游客集散地。“每天差不多得有四五万游客打这条街上过。” 景山东街巷长康鸿楠说。从上世纪80年代起,便开始有沿街房主将原本自住的平房“开墙打洞”、私搭乱建,改成了店铺。“卖烟的、卖酒的、卖布鞋的、卖头饰的、刻章的、小咖啡馆、饭馆,一共在这条街上开了33个店。”康鸿楠表示,游客从故宫、景山出来,一看见街边的小店,人流就不动了,流动摊贩趁机追着游客兜售商品,整条街从早到晚堵得水泄不通。

康鸿楠指着景山东街15号刚刚被拆除不久的违建介绍,这原本是这条街上最老的违建,是一家名为“老帝坊”的餐厅,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了。这家居民将过去一层50平方米左右的纯民居平房,改建成了300平方米的三层小楼。最初经营烤鸭和家常菜,后来看见旅游团生意好做,就改成了专接团队餐的饭馆。每天门口堆满了一次性筷子、老玉米棒子、矿泉水瓶子,饭馆门口的水泥地面,从房基线一直到马路牙子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黑油泥,根本看不出来原本地面是什么颜色的。拆违后,几名环卫工人趴在地上用刷子刷,才看出水泥地面的本色来。

由于“开墙打洞”破坏了原本的山墙,改变了房屋结构,一到汛期,景山东街就成了让防汛人员最头疼的地区之一。“没有墙挡着,又没有房檐,雨水顺着墙往屋里倒灌,漏雨漏得特别厉害。”康鸿楠说。

康鸿楠统计过,以前,景山东街一天的垃圾量能达到2吨甚至3吨。每个垃圾桶都“冒了尖儿”,在街头形成一座座小小的垃圾山。“550米的小街配了3名环卫工人,每天都得连轴转。”

附近的居民也遭了罪。康鸿楠说,景山东街附近一共有3处公共厕所,本来是为了解决胡同居民生活需求而设的,但是游客滞留太多,胡同中的公厕从早到晚都被游客占据着。“人多的时候,光是排队就能排半小时以上,弯弯曲曲排出20多米,居民根本上不了厕所。”

整治后  全天畅通 垃圾量剧降10倍以上

今年3月31日,景山东街开始对违建和“开墙打洞”宣战;到4月11日,33处“开墙打洞”封堵完毕,8处违建全部拆除,拆违面积259平方米。如今,走在景山东街上,只见到片片统一古朴的灰色调。在一面墙上,记者发现施工工人写下“710”这样一个数字。康鸿楠解释,这指的是这面墙还需要贴上710块仿古砖。拆违后砌墙只是第一步,还要为平房重新做防水,贴外保温层,贴统一的仿古砖,用青砖灰瓦来“修旧如旧”。该有彩绘的地方要画上彩绘,窗户要统一设计,门头也要重新装修,这些都将请来专业的古建队进行施工。恢复的过程中,还要全程征求居民意见,尤其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居民,这条街以前是什么样子,要问清楚再恢复。

“在整治之前,从上午10点到下午5点,这条路的导航永远显示是红色,甚至是黑紫色的,就因为堵车,环卫工人想扫马路都挤不过去。现在好了,什么时候都一路畅通。”以前游客平均在景山东街的滞留时间基本都在半小时以上,而如今的滞留时间不超过5分钟。街面的垃圾量也因此大幅下降。“这条街的垃圾量降了10倍,从每天两三吨降到了每天0.2吨左右,连‘五一’期间都没什么垃圾。现在一个环卫工人活儿都排不满。”康鸿楠说。

西城

南新里三巷这颗“钉子”拔了

下午4点刚过,广外大街南新里三巷里走来了一位身穿城管工作服的小伙子,一手拿着水杯,一手端着大檐帽。一位正在遛狗的阿姨和小伙子打着招呼:“崔队,咱们街巷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清理出来的地方准备怎么用啊?”崔队则停下脚步,找了块阴凉地儿和阿姨攀谈起来,不一会儿,周围就聚集了十几位居民。

大伙口中的崔队叫崔巍,80后,是广外城管执法队副队长。在自己的管片中,最让崔巍头疼的就是这南新里三巷:“一直是心病,这次综合整治促提升,总算是把这颗‘钉子’给拔了。”看着眼前宽敞的街道,想起几个月之前 ,崔巍仍然感慨不已。

整治前  油锅上街 炸油饼差点伤到学生

南新里三巷虽然是一条不到200米的小巷子,宽不过五六米,但北侧连接北京四中广外分校,东侧是居住小区远见名苑,西侧曾经聚集着小餐馆、发廊、杂货铺等“七小”门店,大大小小20多家,占道经营、乱挂广告牌匾、乱倒生活污水,乱象丛生。

崔巍说,自他工作以来,南新里三巷的问题就数不胜数,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够接到三四个举报电话,都是反映小门店占据便道和公共资源的。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家早点摊:“小店本身就占据便道,门口就对着街,每天早上炸油条、油饼,就把盛着热油的锅放道边儿,油花儿经常往外溅。”

南新里三巷是中小学生们的必经之路,推着自行车送孩子的家长和排队买油条的客人总是在早点摊前“纠缠”:“有一位女士就电话跟我反映过,送孩子过去的时候,就差点让油溅身上。”崔巍说。

崔巍和同事们也想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每次来检查执法,也只能短期奏效:“以前也就是说服教育、罚款、没收工具。因为这些工具成本低,再置一套很简单,过几天就又照旧了。”

除了这家早点摊,西侧拐角处的一家海鲜大排档也曾是南新里三巷环境污染的“元凶”之一。每年“撸串季”一到,这家大排档就把门口不到十平方米的区域变成了露天串吧:“最早的时候是几个大桌,后来都换成小折叠桌了,配上小马扎,坐的人就更多了。”崔巍说。

油烟、污水、噪音和安全隐患,火爆的大排档让附近居民和崔巍一直很揪心:“一走一过就觉得呛脑子,下脚料和吃剩下的毛豆皮也随地乱倒;人们一边喝酒一边撸串,难免会情绪不稳定,半夜又唱又喊影响休息。”

为了看住这颗定时炸弹,崔巍不得不和同事们一起值夜班:“我们正常是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半上班,但是每年夏天这个大排档开起来之后,我和同事就从晚上6点开始一直盯,到10点多才撤。”

崔巍直言,有城管的执法车在这,大排档的老板和食客们还算规矩,但一旦他们离开之后,情况就不太好了:“我们很难整宿盯梢,早上来查,他们又关门歇业了,晚上再开门,就这样打游击。”

整治后  成功拆违 准备新建养老驿站

4月25日,困扰崔巍和周围住户的违建终于被一举拆除。随着广外街道启动背街小巷整治提升工作,南新里三巷摆脱了二三十年的顽疾,而崔巍也由单纯的城管副队长变成了副队长加南新里三巷巷长的双料头衔。

崔巍说,群众的监督让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工作丝毫不敢马虎。“我的电话就在公示牌上,时常有居民给我打电话,反映巷子里的乱象,我都是24小时开机。”崔巍指着公示牌说。

拆除违建后,街道打算把暂时闲置的房子租过来,由政府代为运营:“养老驿站、公共健身空间、菜市场都有可能,就是要在合理利用的前提下防止反弹,现在还在和产权单位沟通,端午节后不久应该就有结果了。”崔巍说。

崔巍还说:“希望群众和我们不只是执法者和被执法者的关系,我现在也是街道的一员,和大伙拉拉家常,很多问题就能防患于未然。”

广外地区像南新里三巷一样的背街小巷还有85条,都将陆续整治提升。    

本报记者 张楠 实习记者 张骜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张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