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景观]一处地标耗时10年

2017-07-05 14:3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处地标耗时10年

作为西城区首屈一指的文化和商业景观,北京坊自从今年年初亮相后圈粉无数。尽管目前仍有大量工程尚未竣工,但参与北京坊设计、建筑的建筑师吴晨和朱小地都表示,北京坊是实用性和当代中国建筑思想的杰出组合,是中国在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大背景下,给世界的一份“参考答案”。

吴晨说,在北京坊设计团队的理念中,传承和发展都是必须的,商业群落则给了他们更多的空间和表达自己想法的可能:“商业自古就是追求发展,接收新鲜事物的,我们当时就想,不能把北京坊做成古董,要让它在继承传统的过程中透出一股潮范儿。代表着未来北京时尚的、有历史传承的新街区。”

“坊”牵引着曾经和未来

很多人来到北京坊,都会对它的名字产生好奇心。区别于王府井和南锣鼓巷的步行街,北京坊用一个“坊”字作为该建筑集群的名字:“里坊制自秦汉产生,兴于宋元,自古以来就是商业发展和聚合的一种模式,北京坊的劝业场,就是民国时期的正西坊所在地。”北京坊总建筑师吴晨说。

古时候的里坊都是四周有墙壁,前后有门,在里面做买卖的商人到了晚上就要回坊、关门,因此里坊的名称往往以方向和区位来命名,比如正西坊、正南坊。相比之下,北京坊以北京命名,恰恰与传统有所区别:“如果说传统里坊更加具象,那么北京坊就有些抽象,我们在设计之初就希望它能够代表北京,代表中国,成为大栅栏地区、西城乃至首都的新符号。”

北京坊作为北京文化新地标,吸引了以吴良镛先生为总顾问,王世仁、朱小地、吴晨、崔愷、朱文一、边兰春、齐欣共7位在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文物保护等方面颇有造诣的建筑师参与沿街8栋单体建筑的设计。

为何选择7位不同的建筑师来共同打造一个街区?“我们的初衷是,城市是不断生长的,而非在某一个阶段突然显现,所以我们也希望在风格上相对丰富,体现出城市自然进化的痕迹。”吴晨告诉记者,当初邀请建筑师时,也考虑到了每位建筑师的代表性和不同风格,然后以“抽签”的方式,决定由谁负责哪一栋建筑。

为了向传统致敬,同时体现自我对现代建筑的思考,7位建筑师分别留下了一块铜牌,上面刻有他们的名字以及一句设计理念。“历史是种子,孕育出前世和今生。今天是媒介,牵引着曾经与未来。”建筑师齐欣的铜牌上写道。

老劝业场打上新潮签

北京坊是以劝业场为核心,耗时10年建成的华美建筑集群,地处西城区大栅栏历史文化保护区东北角,西起煤市街,东至珠宝市街,北起西河沿街,南至廊房二条,整体呈现为“一主街、三广场、多胡同”的空间格局,占地3.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

劝业场大楼矗立在北京坊中央,米黄色的外表加之民国建筑风格让它特别显眼。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劝业场是北京最为时髦的去处,在老北京人的描述中,一楼售卖日用百货商品,《论说精华》、《尺牍大全》等应用书籍;二楼卖文物和特艺商品,还有苏湘刺绣和几家画像馆;三楼是几家照相馆、理发馆、镶牙馆、广告社,还有弹子房、乒乓球社等,夜里灯火辉煌,笑语不绝;四楼则是一个叫“新罗天”的剧场,经常演出评剧。

因此,在设计规划劝业场时,北京坊建筑团队可谓“别出心裁”,在东侧和西侧分别设置了一个小广场,虽然面积不大,但广场铺设精致,平整的石砖地面,地灯色彩变幻。

“这样的设计打破了传统商业街只有街的局面,将游人看成整个北京坊的元素之一,他们在游览的时候,需要变换角度地看,南北向的街,配上东西向的广场,就满足了这一要求,游人不仅能全景欣赏北京坊,还能在广场休息,这两个广场也是设计师留出给传统和当代风格的交流空间。”吴晨说。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2016北京国际设计周大栅栏设计社区开幕之夜上演的大型跨界艺术建筑投影剧目《进观新罗天》,以建筑立面上美妙绝伦的三维立体投影画面,融合古典与现代美学风格,奇迹般再现了百年建筑劝业场的往昔风采:“整个劝业场大楼就像一个巨大的投影,上面五彩斑斓地呈现出画面和声音,讲述老劝业场自己的故事,未来,我们还计划做类似的尝试,让传统、经典的东西打上新潮的标签。”相关负责人说。

玻璃楼“消失”有新意

设计师齐欣负责的是劝业场旁边的两栋楼,可以选择延续民国风格的他却利用镜面反射将两栋楼做成了“消失”的建筑:“我们选择做一个彻底的镜面效果,采用的是镜面不锈钢,因为不锈钢这种材料,不可能做到100%平整,会产生扭曲的感觉,表达对历史影响艺术化的演绎。两条飘带在入口处由虚变实,好像是门头装饰,演绎出某种跟新艺术运动有关联的图案。”齐欣说。

从煤市街入口走进来看这两栋房子,在很多角度它都是消失的:“它反映的是天、云、树、过往的行人和建筑。它没有强调自身的存在,而是烘托其他,比如历史、天象和未来。当你在街区中行走,不光是四季不同时段不同,房子的外表在变化。更因为人所处的角度不同,它一直在变。我在施工过程中拍过一些照片,同一个立面,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脚手架上的工人是在一片树木里工作,换一个角度你会觉得他们在做古建筑维修。不管怎么看,不会有人觉得我们在做一个仿古的建筑。我们在忠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同时,也是对历史的尊重。”齐欣表示,在未来的工程建设中,整个团队仍将秉承将自我思考与传统经典相结合,把北京坊打造成一个持续、动态的集群。

当代中国建筑的“参考答案”

“北京坊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里程碑。我们不能说它就是范本,但是称之为中国建筑给世界的参考答案一点也不过分,不仅是中国的建筑师们,国外的同行业可以从北京坊中汲取养分。”北京坊建筑师之一朱小地说。

在他看来,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受经济全球化影响的中国需要思考如何向世界展示我们的文化多样性,从而进一步提升国家的软实力:“我们不能死抱着传统不放,如果北京坊的建筑都是恢复民国风,那么我们还是在历史中寻找答案,而不是给出我们自己的答案。”

将传统与当代思考相结合,确保建筑的实用性,为元素与内容服务。朱小地如此定义北京坊:“我们的思考在这个集群里,后人可以否定,甚至把不好的拆掉,事物发展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否定再否定的过程,但是北京坊本身,是一个世界看中国的点,它并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景观而做的景观,它是动态舞台,所有走进北京坊的人都是其中的元素,所以北京坊的未来将是不断变化和完善的,它会站在每个时代的最前沿。”朱小地说。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张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