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冯远征:要培养符合人艺风格的演员

2017-07-06 13:5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退休前 让青年演员接住班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寿鹏寰) 第一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虽然觉得意外,但冯远征说他感觉更有压力,而他也会把这种压力转化成动力,继续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

在北京公布的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典型名单中,北京人艺演员冯远征位列其中。近日冯远征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专访。

冯远征坦言,北京人艺目前的演员队伍处于迫在眉睫的阶段,包括他在内的人艺老人,都在忧虑青年演员未来是否能够接班。作为新任的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肩上的担子更重,工作量更大,甚至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他坦言再过几年他也将退休,希望在自己退休之前,引导青年演员步入正轨,“既然已经接了这个担子了,那就是不管多大困难,都去做吧。”

首度被评优秀党员很意外  用自己行为影响年轻人

法晚:印象中这是第几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冯远征:优秀共产党员是第一次,2015年是评的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法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冯远征:其实是意外。我一直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无论是在外头拍戏,还是在剧院。但我一直以来都是以剧院为主,明年要拍戏的话,我必须等今年9、10月份剧院的工作安排出来以后,根据剧院的工作,再去安排影视剧的拍摄或教学。一切都是以剧院为主。

法晚:也说明在本职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肯定是没错的。

冯远征:做演员,绝大部分的人都是很认真地去做,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现在除了做演员,还做演员队的工作,被评为优秀党员以后,我觉得更得严格要求,做一切事情不光考虑自己了,还要考虑大家,包括协调演员的工作,有人可能除了剧院工作,外头也有戏找,有的时候年轻人可能急于成名,或者挣钱,可能跟剧院的工作冲突,这就需要做一些工作,告诉他们以剧院为主,去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

法晚:做思想工作,您应该也是比较有经验的,不难吧。

冯远征:肯定也难了,90后或者是85后,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所以可能你还得多跟他聊。

作为我本人,都是在完成剧院工作的基础上才出去工作。所以我跟他们说,我可能也会因为在剧院演出,失去一些机会。但作为一个演员,只要努力了,你在剧院踏踏实实地工作,把自己的表演功夫学扎实,多实践,演技提高了以后,那你将来会有更多机会。所以有些时候,你的行为就能够影响一些年轻人。

法晚:就是以身作则。

冯远征:应该是吧。你没有办法把你的思维强加于年轻人,所以要跟他们多沟通,然后引导他们。所以我去年9月份当演员队长以来,进行了一个青年演员培训计划,请了很多老师给他们上课,还带他们出去参观。

现在到了关键时候    要培养符合人艺风格的演员

法晚:现在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对青年演员的培训上?

冯远征:有一半精力吧。我是一个演员,我的业务还不能丢,但以前可能我干完自己的工作就没事儿了,现在需要同时兼顾演员队的工作。

法晚:现在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的各方面素质怎样?很多老一辈艺术家对此比较担忧。

冯远征:再过一个月,杨立新老师就退休了,他退休后,基本就剩我们这一代演员了,再过五六年我们这一代也有人陆续要退休了。其实北京人艺目前的演员队伍正处于迫在眉睫的阶段,就是青年演员未来是否能够接住这个班,大家都在忧虑这件事情。

很多青年演员来到这个剧院,还是抱着很大的梦想,他们确实很努力,但也还需要引导。北京人艺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就是年轻演员是否能够让我们看到未来,确实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和努力。

法晚:所以在退休之前要把他们引入轨道,让他们真正能挑起大梁,还是有一定的压力?

冯远征:压力就是一种担忧吧,这种担忧就是你得去付出实际行动去帮助大家。还是要物色人才吧,比如从应届毕业生当中挑选,或者是引进一些优秀的演员。可能明年我们会跟中戏重新合作办班,为人艺培养人才,我们出资专门去培养符合人艺表演风格的演员。

总觉得时间有点不够用  排除万难继续教学工作

法晚:现在除了做青年演员培训,还有一些演出工作,会不会觉得时间有点不够用?

冯远征:时间确实不够用,现在在剧院要演话剧,可能还要拍影视剧,这一块儿也不能放,毕竟是业务范围内的。还有一部分就是剧院的演员的工作,还有一部分就是每年我要抽出两到三个月,在外头做教学工作。前几天我还在国家大剧院,给演员队做台词的训练。所以《茶馆》演出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一天三班。

所以到晚上很重要的演出,我都是特别小心翼翼地,提醒自己千万别分散精力。因为一天的压力多了以后,你晚上可能就会走神。所以每次一演完第二幕,松二爷一下场,我就松一口气。但是白天有一些工作你又不能不去做。

法晚:体力方面没问题吧?

冯远征:现在虽然体力、精力还好,但是压力挺大。我觉得既然已经接了这个担子了,那就是不管多大困难,都去做吧。

法晚:要排除万难去做。

冯远征:对。除了演戏以外,我还是比较喜欢教学的,因为我觉得我在德国学的那些东西,包括我这些年演戏总结出来的经验,确实对于培养演员还是很有用的,而且很简便,能够让年轻人或者让学习表演的人掌握、尽快地开窍。当了演员队长以后,工作分配上会有一定的问题,但是也在克服。

我不会放弃教学这个事儿,我在上戏做了一些表演教学示范,很多老师后来在教学当中去运用,他们也觉得挺好的。我也挺欣慰的。

法晚:很有成就感。

冯远征:有成就感你才会继续往下做。就像演员,演了一个好角色,就会自己高兴好长时间,他工作上也会特别努力。

今年影视剧只安排一部 对戏的质量要求更高了

法晚:今年是不是在影视方面就没有安排了?

冯远征:我9月份就去拍戏了。今年是人艺建院65周年,我还把1958年到1985年的六届学员班又凑在一起,跟北京电视台合作,做了一个“影视风云录”。还做了一部北京人艺学员班这段历史的纪录片,因为北京人艺学员班到1985年以后就没有继续再办了,但近几十年支撑人艺舞台的,基本上都是学员班出来的。所以应该让人们记住他们。

法晚:今年影视剧就一部?

冯远征:对,今年就这一部了,没办法,因为顾不了太多。

法晚:现在对戏的质量要求更高了,薪酬这些都不放在第一位了。

冯远征:对。这是肯定的。其实这些年来,我真不是以钱多钱少作为接戏的标准。其实我的产量并不高,但是我几乎每一部戏都能够播出,然后收视率还算高,所以好多人就觉得你演戏演得挺多的,其实不是。

因为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工作性质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就是从演员到有行政职务在身。你还得考虑剧院的工作和演员的工作协调。

法晚:那未来是不是也就是一年一部影视剧的节奏了?

冯远征:不一定,得看剧院的工作安排,再一个就是剧本。要是为了挣钱,可以不停地拍下去。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说,这样的话路会越走越窄,因为你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去对待每一部戏,而且每一次接新戏,你一定会考虑它对我的未来会不会有影响。或者真的接了一个烂戏,我觉得有点对自己的这个职业不负责任。所以我宁可不接戏,我也别让人家说我。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寿鹏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