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田村路改造 空地建成了200个"口袋花园"

2017-08-09 14:4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胡同里冒出漂亮的小花园

砌花池子、搭花架,仅仅两平方米的空间也可以整个三层的立体花园,更别提修地铁腾出的临建用地,足可以建个小花园了,而海淀田村路经过设计改造,竟把拆出来的大大小小的空地建成了200个“口袋花园”……

留白增绿、拆违建绿、见缝插绿、垂直挂绿,在环境整治的过程中,各个城区真是绞尽脑汁……

坐标

东城区东四

见缝插绿:居民认领胡同立体花园

“这叫‘蝈蝈葫芦’,老北京人专门拿它做成虫器,养蝈蝈。不过没事,我跟街道一说,人家立刻给了我一种药,昨天我刚给喷上,今天早上起来一看,嘿,那虫子,噼里啪啦往下掉。”站在东四铁营南巷1号院门口花池子旁,李键心疼地仰头看着架上被虫子咬出伤疤的葫芦。

李键说,别看这两平方米左右的花池子,过去却是个煤棚子,后来不烧煤了,就变成了储物间,家里没用的破烂全都堆这儿,连他自己都觉着乱得有点看不过去。去年,东城区东四街道对胡同环境进行整治,散落在小巷各处的煤棚子被拆掉了。

煤棚子没了,空出来的一小块一小块的地儿干什么?有不少居民向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高洪雷建议,给我们建点花池子吧!我们愿意在胡同里自己种点花。高洪雷答应下来:“行,我们帮大家建,但是建完了,大家得负责养护。喜欢种什么就种什么?居民自己定。实在没人认领,街道就负责管起来。”

很快,47个花池子出现在流水巷、铁营胡同等五条胡同内拆违后清空的边角地上,街道还贴心地帮着居民搭起了花架子。让街道都没有想到的是,47个花池子刚推出,就被居民抢着认领一空了。

花池子里种点什么好呢?高洪雷说,老北京人喜欢葫芦,因为葫芦和“福禄”谐音。听说密云有一个葫芦大观园,街道特意将辖区的居民组织起来,到葫芦大观园参观,向当地人请教种植经验,还从葫芦大观园带回了不少种子和小苗。

从密云回来后,各式各样的葫芦种在了胡同的花池子中。光种葫芦多单调啊,街道还向居民提供了月季等适合在北京种植的各种花卉。定期提供花肥,聘请专家为居民讲解胡同植物如何种植与养护。

如今,再走进胡同,串儿红、指甲花、月季、海棠,花香满地。还有葡萄、豆角、南瓜、丝瓜、紫苏等。有居民说了,等葫芦熟了摘下来要给大家包饺子吃呢。高洪雷边在瓜果飘香、藤蔓遮阴的胡同中漫步,边比划着说,“上层爬着葫芦,中层挂着吊兰,下层栽着月季,两平方米的空间就能打造出上中下三层立体花园。这景致不比园林规划的街心花园差吧。”

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胡同中的面貌就大变样了。

李键说,过去,胡同院儿里的居民,经常因为搭煤棚子争一小块地儿闹矛盾,有的多少年见了面都不怎么说话。自从拆了煤棚子,养了花。天天见面就在一块聊你的花、我的果,矛盾自然而然化解了,现在邻里关系都打得火热。

胡同居民们还建起了一个名为“花友汇”的微信群,晒自家的花园,养花经验。高洪雷说,过去没人管的胡同,自打养起了花,打扫得干干净净成了每天早上居民出门第一件事。这可好,连带着大半条胡同都扫干净了。

高洪雷给记者算了笔账,目前,流水巷、流水东巷、铁营胡同、铁营南巷等5条胡同拆违100多平方米,建起了47个花池子,就相当于增加了100多平方米的绿化面积。到年底前,整个东四地区计划一共建起150处花池子,这就等于建起了三四百平方米的“胡同立体花园”。

坐标

西城区大栅栏

留白增绿:临建地变脸京韵微花园

走到大栅栏西南角,就能看到墙上的京剧脸谱,有张飞、孙悟空,还有典韦,红黄蓝绿。脸谱旁边,悬挂着四大徽班进京时名角的资料展板。这就是刚建不久的京韵园,与一步之隔的纪晓岚故居相映成趣。

“这里原来可是知名景点,门口人多、车多,还有不少蹬三轮的。去年,就这西南角本是修建七号线地铁时临建所在地。后来腾出来,1070平方米,做了一个小广场。今年4月20日扩建成京韵园的时候,我们可谓精雕细琢。这可是西城区利用城区边角地和腾退空间‘留白增绿’的代表作之一。”和平门绿化队队长盛宝信说。

置身在园中,最醒目的就是一块横卧的巨大石雕,上面用金黄色刻着“京剧发祥地”几个字。园中的石桌上,镶嵌着黑底白字的阴刻图案,有京剧的由来,也有唱腔的分类,一旁的石凳上是一尊老先生正在拉京胡石像。石像的后面是红绿相间的长廊,足有六七十米。

盛宝信指着地上的一条黑白相间的鹅卵石路对记者说:“这也是京剧元素,是鹅卵石和二号板瓦相接而成的,就像京剧服装上的水波纹一样。为了做出这种效果,路面的鹅卵石都是工人们用手摁到地里,足有上千颗。五六个工人,摁了四五天才摁出来的,而且对选用的鹅卵石的形状、深浅都有要求,不能是明显有尖的,也不能露出太多,否则时间长了就会松动,掉出来。”

京韵园在植物栽种以及整个园子的造型设计上也别具匠心。造型松让整个园景更加自然。在石雕和造型松的后面,还种植了千余株早园竹,将小公园的外延包裹起来,与长廊形成掩映的态势,生机盎然。

此外,紫藤、盆栽和鱼缸也分布在京韵园的各个角落,尽管面积不大,但也分外的别致,常吸引着不少游人驻足。

“环境改善了,不光是老年人,年轻人下班之后也爱来……”一位志愿者说。

“把花园放在大街上,和街景融为一体,只要走到这就可以进来参观,既介绍了京剧知识,又方便了群众,这也是今后微公园的趋势。”盛宝信直言。

正说着看着,打小在珠市口长大,今年已70岁的王老先生告诉记者,听老辈人讲,这里曾是知名的富连成科班,加之四大徽班进京时住址都在大栅栏附近,说这里是京剧发祥地,一点也不为过。现在,每天早晚,在这里溜达的老人们中,总会有几位溜嗓子的,这边一句“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那边跟一句“一马离了西凉界”,皮黄腔绕梁,真是京韵园里韵味十足呀!

坐标

海淀区田村路

累计添绿:200处“口袋花园” 3万平方米

在田村路与砂石厂路路口西南侧,有一片绿色围网围起的绿茵场,一群年轻人正在踢足球。围网外,有一片绿地,各色鲜花开得正艳,映着场内踢球的年轻人。这片绿地就是辖区内化整为零、见缝插绿建成的200处“口袋花园”之一。“我们就是要结合拆违腾退、环境整治、盲点增绿等,把拆违腾出的空地‘装’进微型花园的‘口袋’里。”冯志明说。

“说起这个口袋花园,还得先从足球场说起。”田村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冯志明告诉记者,足球场所在地叫田村路93号院,占地1.5万平方米,以前这里盖了很多群租房,违法建设就有3000多平方米。仅10平方米左右的一间屋子里能住八九个人,房间里全是床,93号院也成了区域内最大的安全隐患。

去年下半年,田村路街道联合城管、公安、消防等部门,完成了违法建设拆除,在辖区居民要求下建成了足球场,引入了训练器械和健身器材,并打造足球文化墙,同时对足球场地周边边角地进行绿化。于是,就有了足球场边的“口袋花园”。

“如果我们踢球的时候旁边还尘土满天、臭味熏天的,谁还来踢呀。”一位家住乐府江南小区的踢球者说。

走在玉泉路和田村山南路交叉路口西北角,墙脚下10多平方米的边角地上种着马莲草、鸢尾等花草;田村山南路武颐嘉园对面,一根电线杆脚下只有两三平方米的面积,照样是花团锦簇;砂石厂路金柜苑北侧墙外空地,种着月季摆着假山石;永引渠岸边荒废地里,种上了花草,废旧轮胎被刷成彩色……在田村街道辖区内,同样的“口袋花园”共有200处。

冯志明介绍,“口袋花园”位置的选取分四类,第一类是散落在地区不起眼的边角地,过去因为粗放管理而被忽略,导致黄土露天;第二类地区低端市场疏解关停、拆违腾退后的闲置地块;第三类是绿化水平不高的街道自管绿地;第四类是紧邻地区商业网点、企事业单位及学校门前的,由园林局专业队伍负责改造的绿地。

“既然叫花园,就不能是简单绿化,植物搭配的层次,边角地的特点等都需要考虑进去。”冯志明说,所有“口袋花园”都要做到“三季有花、四季常绿”,每个花园都有一定特色,并且统一设计、统一护栏、统一养护、统一编号,并进行建档管理。

截至目前,田村路街道建成“口袋花园”200处,大的面积2200平方米,小的不足10平方米,累计新增绿化面积近3万平方米。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张楠 叶晓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