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电信诈骗民警又立功 老太太的200多万保住了

2017-09-25 14:49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苦口婆心劝阻一整天 北京反电信诈骗民警又立功

老太太的200多万保住了  

面对着拿着警官证、身穿警服、身份已经毫无疑问的警察,67岁的于老太太仍然对电话里那个南方口音的“警察”百分之百地相信。在给骗子汇款100多万之后,老太太并未意识到自己受骗,而是继续按照骗子的指示,卖掉了一套房子,准备将钱再汇过去。好在这个时候,北京警方已经发现了案件线索。苦口婆心劝了整整一天,终于将卖房款200多万保住了。上周三下午,67岁的于老太太走进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将一面锦旗送到十支队副支队长高辉的手上。

讲述

一个“银行”电话

老太太走进

最黑暗的一个月

坐在记者对面的于老太太并不是因年纪大了,思维开始混乱的那种老人,举止言谈显得有一定社会经验。究竟是什么样的洗脑,能让一个这样的老人百折不挠般地执着给骗子汇款?于老太太犹豫半晌,告诉记者:“他说,不按他说的做,就要到北京,封我家的门。”

和骗子最初的接触发生在今年7月末。于老太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银行,说她办了信用卡透支30余万。老太太一下蒙了,赶紧解释,对方随即说,会有警察和她联系。果然,之后又接到了自称是深圳刑侦局的电话,说这家银行的客户经理操作客户的信用卡透支,很多人被卷入到这件事当中。警方要先从于老太开始查起。

从这时候起,于老太开始走进她人生最黑暗的一个月。

“他差不多控制了我所有的时间。我每天出门、买菜、回家、做饭……一举一动,时时刻刻都得向他汇报,我做每一件事情,都得向他请示。”如今回过头,于老太想起那一个月的种种作为,已是不堪回首。

连续一个月被洗脑

为给骗子转钱

她甚至卖了一套房

短时间内,她已经将家中能够取出来的现金归拢起来,通过自己的银行账户把一百多万汇给了骗子。但是骗子显然没有满足,不肯收手,得知她还有两套房产,立即要求将房产变卖,卖房款也要进入“安全账户”。

谈及此时的思想状态,于老太说,脑子已经完全乱了。“我很少看电视或者看新闻,也不知道这种诈骗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对方报出了她的姓名、身份证号、甚至住址,并向于老太发送了一张信息准确的“通缉令”,告诉她,“如果不按照我们警方的指示,或者把事情泄露给其他人,我们就到北京,封了你家的门。”这句话,让于老太产生了深入骨髓的畏惧。

几天后,对方再次换人联系于老太,也自称是警察,让她开通一个QQ号,以案件保密为由,先是要求她前往住家附近的酒店开房,然后再转账。至8月中旬,她已把家中一套房子变卖,并准备将240万的房款转给深圳的那个账户。

劝阻

民警与她长谈一整天 被骗老太太掏出两部手机

北京警方在发现于老太的账户异常情况后,及时通知银行对这笔钱进行保护措施。很快,于老太继续转账时,发现账户不能转账。此时,她又根据骗子的指示,找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质问为什么不让转账。

接待民警与老太谈了一个上午,从眼神就能察觉出来,她根本没有醒悟。当天下午,刑侦总队十支队副支队长高辉又与她长谈了三个小时。

“开始她还是不相信我,我一边和她聊家常,了解她的顾虑和想法,一边拿出手机,把之前我们办过的案例和报道一件件分析给她听。”

直到沟通了三个小时后,于老太看见那些和自己完全一样的案件后,才逐渐醒悟。在长谈的过程中,高辉提出,要看一下于老太与电话那端“警察”的QQ记录。于老太说,她没带手机。

不过,聊了一段时间后,于老太的思想有些波动,忽然从身上掏出了一部手机。但是里面的线索寥寥,仅仅靠这点“话术”,骗子怕是忽悠不了任何人。

随着长谈深入,老太太的神态也在发生着变化。忽然她又掏出一部手机,里面记录的QQ信息里,骗子的长篇大论一应俱全。

清醒过来的于老太太终于相信自己被骗了。损失了所有存款,又险些损失了第一套房子的卖房款。老太太承认,如果这次没被阻止,她肯定也得去卖第二套房。

高辉说,这种冒充公检法的骗子们遇到目标之后可不会见好就收,一定会把受害人的所有财产吃干榨净。

解析

为何对他们言听计从? 受害人只想从困境中脱身

那么,骗子的手段究竟能有多高明,怎么就会忽悠得受害者在这段时间内,对他们言听计从?

十支队反电信诈骗民警苏兴博说,冒充公检法的骗子们肯定要对事主进行洗脑。直接实施诈骗的骗子可能是一群毫无文化知识的半文盲,只会照本宣科,但是他们手里那本“话术”的设计者,对于受害人心理状态的把握,对心理学知识非常清楚。

“首先,骗子利用事主的避险心理。先吓唬,说事主牵涉到了严重的犯罪当中,只要事主在听到这句话后开始解释,就意味着上钩。此时事主只想把自己从困境中脱离出来,骗子稍加引导,就掉进骗子的圈套。”

苏兴博说,随后,是首因效应,也就是先入为主。骗子会马上向事主灌输一些信息,获得事主更深的信任,只要事主相信了这个信息,此后再遇到别的信息,也就自我屏蔽掉。在许多骗局中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骗子会说,“你之所以被牵扯到这个案子里,就是由于信息泄露造成的,泄露的源头就是公安机关和银行的内鬼,他们已经和犯罪分子勾结了,所以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对任何人说。”

在此之后,就是软硬兼施,先强硬恐吓,然后好言相劝,强硬和柔和交替使用,先指出不合作的恐怖下场,再安抚只要合作了就一点事没有。几轮“大棒加胡萝卜”下来,事主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开始对骗子言听计从。

从日常的工作经验上看,骗子们发动的每一起骗局都事先做过精心准备。但是人跟人不一样,有人刚听到这种电话,会一顿唾骂后挂断电话,但也有人会很容易被恐吓住,钻进牛角尖再也出不来了。苏兴博说,一般来说,只要事主接电话的时间越长,那骗局成功的可能性就越高。

“容易被洗脑的事主也有一些共同点,从我们和他们的工作接触中可以看出,这些人比较容易轻信,不怎么思考,与家人朋友交流沟通不够。”苏兴博说。

反电信诈骗民警会经常遇到一种情况:有些受害者在汇款的时候会被阻拦,但是已经被彻底洗脑的他们会想方设法突破阻拦,无论如何也要根据骗子的指示,乖乖把款项汇过去。然而,当钱真的汇走了,骗子再也不跟他们联系了,他们也会逐渐醒悟过来。这时,有人会谩骂警察是骗子同伙,或者倒打一耙说是因为警察的劝阻措施才让他上当,全然忘了在此之前,正是他们将警察的电话以及各种劝阻手段一五一十向骗子汇报。

相关案件

QQ盗号诈骗

全产业链条

一次性被端

于老太太的房款能够成功拦截,立下头功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设立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查控中心和北京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这两个中心立足北京,服务全国,打防并举、内外协作、堵源斩首。

今年年初,各种警情监测数据显示,QQ诈骗突然开始高发。经过初步侦查,民警发现,在这个犯罪链条上至少存在4个环节:

第一级,也就是“产业链”最前端的,是使用网上木马、伪基站假链接,盗取QQ号。随后,“一级骗子”会以每条2到6元不等的价格卖给“二级骗子”。

“二级”拿到这些账户之后,会向QQ运营商以密码丢失等理由申诉,将原来的QQ密码改掉。“二级”们会把这些账户以每个100到200元卖给“三级”。

“三级骗子”,这才是受害人真正面对的骗子,他们在这个账户中搜索与原来使用人关系最密切的人,以“有朋友出车祸”,“我自己急用钱”等理由,让受害者通过第三方支付转账,再承诺用银行卡转回去,每次诈骗2000元到4000元不等。从已发生的案件中看,嫌疑人一般会提前PS一张支付电子凭证,获取事主信任后,再让对方转钱。

成功之后,这笔钱会经由专门负责洗钱的“四级骗子”,将赃款通过各种渠道转到“三级骗子”的多张银行卡中,并利用自动提款机提取现金。

经过艰苦侦查,刑侦总队历时3个月,于4月下旬先后在海南、贵州、四川、山东、河北等多地开展行动,抓获7名嫌疑人,初步核实案件30余起。

本报记者 安然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安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