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代表风采]“B超神人”贾立群

2017-10-13 06:44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B超神人”贾立群

作为来自基层的十九大代表,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名誉主任贾立群被很多患儿家长所熟知。这个主任的头衔之所以成了“名誉”的,是因为今年64岁的他主动向医院申请退居二线。不过,退下来并非撒手不管,贾立群还要为儿童医院、为全国的患儿留下一支业务和医德医风都过硬的“贾立群式”品牌团队。

参会最关注儿科医生短缺

由于贾立群全天的时间都已经被工作和各种事务排满了,采访的时间约在了早上8点。当天早上贾立群没有出门诊的计划,但他还是按时来到医院,而就在通过急诊走廊时,他遇到了一名从外地赶来带孩子看病的患儿家长。“贾主任,求您给加个号吧,我们专门从外地赶过来想让您给娃娃做个B超检查,您看过了我们就放心了。”面对患儿家长的殷殷恳求,贾立群和过去许多次一样不忍拒绝。贾立群的同事告诉记者,像这样被要求临时加号的情况,贾主任经常遇到,只要能挤出一点时间,哪怕是牺牲吃饭和休息的空闲,他也要坚持给孩子看完。

聊到即将开幕的十九大,贾立群告诉记者,这是他第一次参会,作为医疗行业的一名医务工作者,他最关注的还是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医疗话题。怎么让患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既能尽可能减轻病患的负担,又能让更多人受益是他一直琢磨的要紧事。“要实现这个目标,恐怕需要我们继续坚持深化医改,加快医疗体制的改革。这样的改革不仅要让患者有获得感,也要让医务工作者认可。”

医改中,贾立群最关心的还是和其专业领域相关的儿科议题。在过去很长一段历史中,儿科始终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现今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直接导致了我国儿童看病难。而基层以及西部等偏远地区与东部大城市之间医疗水平发展不均衡,也使得全国各地的患儿涌入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求医,直接加剧了接诊压力,导致儿童看病难上加难。

为此,贾立群表示,如果此次参会有发言机会,他会优先建议大力发展儿科,重视儿科医学教育,增加儿科人员配备等。

推进医联体建设促均衡发展

目前,我国不仅儿科医生短缺,儿童医疗机构资源还存在分布不合理的问题:东部的儿童医院占到了全国儿童医院的六成左右,中部和西部优质资源缺乏。

对此,贾立群称北京儿童医院在2013年5月成立了北京儿童医院集团,成员单位分布在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的20家医院,这些成员医院又分别发展本地区基层医联体单位共达1098家,带动周边地县级医院发展,使优质儿科资源能够真正下沉到基层。不仅出门诊做手术,还有带教,培训,同时,让基层的儿科医生有机会到集团内医院,以师带徒的形式开阔眼界,提高业务水平,这些也都是贾立群关注的。

日常工作之余,他也亲自到一些贫困地区的县医院会诊、讲课,不仅传授专业技术,还作医德医风的报告。“我认为我们应该大力推进医联体的建设,这样可以促进各个地区的均衡发展,使当地的患儿都能受益。”贾立群说。

创建“贾立群品牌”团队

今年已经64岁的贾立群,主动向医院领导提出卸任超声科主任的职位,推荐年轻人担任,而他则选择退居二线给予支持,为的就是要培养出一支有过硬技术同时又有良好医德医风的后备力量。

随着近几年媒体的宣传,慕名来找贾立群的患儿和家长越来越多。早上7点多到岗的他常常要看到晚上七八点钟。“即使是这样,靠我一个人永远都看不完病人,必须要有一支过硬的团队。”

定下了这个目标后,贾立群的一部分工作重心转向了对年轻人的指导和培养。现在科室中有20多人,其中十人左右都是水平和他几乎不相上下的年轻大夫,成为了“贾立群品牌”团队的中坚力量。

为了能尽可能地缩短患者B超的等待时间,贾立群要求科室将预约周期缩短到2天之内,就算在小儿就诊高峰的暑期,最多也不能超过3天。这样一来,压力都由超声科的医生们合力承担了下来。跟着贾立群干,很多大夫也自觉地加班,下午两三点才勉强扒拉几口午饭是常事,可是大伙谁也没有怨言。“一切都为了孩子。”他们这样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徐晶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