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门街道完成首批7个老旧院落改造提升

2017-12-05 14:0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院居民定“公约”维护家园环境

为了改善东四南历史文化街区居民的居住条件,东城区朝阳门街道联合市城市规划设计院,首批对7个老旧院进行了空间提升、环境改善和风貌保护改造。伴随改造的完成,一些小院居民也讨论制定了《小院公约》,如有的规定“不搞违章搭建”,有的规定“绝不随意倾倒生活污废水”。这些条款的产生,背后都有各自的故事。为了维护好改造成果,在制定《小院公约》的同时,由街坊邻居推选的“小院管家”也正式上岗了。

一间自建房堵住院门

居民约定“不搞违章搭建”

演乐胡同83号院的《小院公约》上写着这样一行字,“共同遵守社区整体规划,不搞违章搭建”。谈起这一条款的来历,那还得从院里老居民翟先生的自建房说起。

72岁的翟先生绝对算是在这个院中居住时间最长的居民。60年来,他一直在院落西南角的小屋中住着,并且盖起了一间自建房,房子不大,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但房子恰恰堵在了一进院门的一块空地上。上世纪九十年代,翟先生曾将自建房出租,每月赚取一二百块钱的收入。

如今,堵在小院中间的自建房早已荒废破败,长期闲置无人使用。但每次一提起“拆”自建房的事,老人家就不乐意了。因为一间自建房,小院改造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障碍。今年夏天,对小院进行改造的工作人员开始做起翟先生的思想工作,“您看,院门里头打算设计一堵花墙,种上漂亮的月季花,一出门,嚯,满眼都是花。但您这房……”三番两次劝说下,翟先生有点动摇了,“花墙这主意是不错,得,拆了也行”。

“这院子,我住的时间最长,很多后来的住户我也不认识。以前都是各顾各的,现在我觉得咱别都想着自己,也想想这个院子。拆个房真没什么,别耽误了院子改造。”翟先生想通了,《小院公约》中“不搞违章搭建”的条款也应运而生。小院中的居民对翟先生主动拆除自建房纷纷表示钦佩,对禁止私搭乱建的条款也表示了赞同。

曾遇积水没过腿肚子

住户相约“绝不随意倾倒污水”

内务部街34号院一进院门最显眼的位置,挂着这个院落的《小院公约》。公约中特别提出“绝不随意倾倒生活污废水,造成污水盆与雨水箅子拥堵”。这里头又有什么故事?

朝阳门街道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院子过道不宽,而且改造以前经常因为下雨积水,遇上大雨,积水几乎能没过腿肚子。住在这个院的有90多岁的老人,还有视力不好的残疾人,大家出来进去都十分不方便。经过改造,院子里的地下排水管线全部重新铺设,解决了多年的积水问题。地面也平整了,还专为老人和残疾人增设了无障碍扶手。

“大家对改造的成果都非常满意,都认为不光要改造,更要维护,于是大家提出要制定公约。”该负责人说,每一条公约都是经过居民讨论后定下来的,比如这个院儿的住户特别关注院落的排水问题,所以一说要制定公约,居民们一致同意,在公约中加入禁倒污水的条款。

维护好改造成果

居民推选“小院管家”

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师、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秘书长赵幸告诉记者,经过改造,居民自愿拆掉了自建房,清理了堆积几十年的堆物堆料,院内的下水通畅了、路面平整了,院子还原出北京四合院原本的样子。未来,7个院落都将有自己的《小院公约》,同时为了维护好改造成果,每个小院都将选出自己的“小院管家”。

经过院里居民的推选,内务部街34号院的老住户焦凤兰从居民手中接过聘书,成为首位“小院管家”。“院子以前什么样大家都知道,设计师怎么设计、工人怎么施工、到底有多辛苦,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公约是我们大家共同讨论出来的,每个居民就都要遵守。”焦凤兰说。“今后,我要以身作则,把邻居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让我们共同的家更温暖。”

有了《小院公约》,选出了“小院管家”,居民又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今后院子的地面破损了、公共设施损坏了,谁来出钱维修?赵幸表示,这就需要院落的“公共维修基金”出马了。院落后续维护管理基金依据院落规模设定基金额度上限分为5000元、3000元、2000元三个档次,根据院落维护管理自治协议书,居民提出基金使用申请,费用由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与居民共同出资,协会承担70%,居民承担30%。由社区负责基金的日常管理,有具体使用项目时,费用按7比3比例分申请并拨付,定期公示资金使用情况。

明年,东四南文保区的院落改造还将开展第二期。赵幸表示,“希望采取自主报名的方式,发通知和报名表后,想要进行院落改造的居民可以自主报名。”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张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