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门头沟架电网进山村 2000深山农户弃煤烧电

2017-12-07 08:0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2000深山农户弃煤烧电

守着“煤山”,祖祖辈辈靠烧煤取暖。今年,在门头沟清水、雁翅等镇的10个深山村,这个沿袭千年的习俗被打破。实施深山“煤改电”,2000余户农民告别了黑漆漆的煤块,迎来了清洁的电采暖时代。

清水镇黄塔村,距离门头沟城区90公里。小村依山而建,143户人家错落分布在半山腰上。记者进村,第一印象是整洁,路边坦坦荡荡,没有柴禾堆儿,也没有煤棚。第二个印象是,家家户户正房外头,都有一个黑色的类似空调外挂机的装置,村委会大院里也不例外。黄塔村党支部书记耿秀娟说,这就是今年“煤改电”后,家家户户的“标配”——空气源热泵。现在农户采暖都靠它。

这天风大,门头沟城里白天最高气温3摄氏度,海拔700多米的黄塔村比门头沟城区又要低七八摄氏度。北风嗖嗖的,冻得人出不了手。路上有水的地方,全都结成了滑溜溜的冰块。耿书记领着,我们先到了村民任成明任大爷家。借着泥石流搬迁政策,去年全村翻盖了新房,任大爷家也不例外。四间卧室、1个客厅,看着宽敞又明亮。一进屋,瑟瑟发抖的我们就直扑客厅的暖气片,顿觉浑身热乎,手上还感觉有些烫。

“来看看您家的电采暖!”快80岁的任成明耳朵已经听不太清了,耿书记大声说出记者来意。还不等记者问什么,老人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煤改电可香了我了(村里的方言,表示满意)。两手不沾煤了,家里干净了,大夜里也不用起来添煤了……”老人长长的一串儿话,惹得全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正值中午,太阳透过玻璃窗明晃晃地照进卧室。捡起老人床上的温度计,一看室温竟然达到25摄氏度。“正常也得十七八摄氏度。”老人指着窗外呼呼作响的空气源热泵说,“我一天24小时开着,屋里没有冷的时候。”

24小时?电费受得了吗?“一天十五六块钱,能接受!”任成明早就算好了账。按照今冬新出台的补贴政策,供暖期间,晚8点至第二天早8点,电费都按0.1元每度算,“有这个优惠,电费不是多大的负担。”

让任大爷特别满意的是电采暖的温度特别稳定,“出水温度调好了,夜里头零下十来度也不怕!不像烧煤,添煤就热,不添煤就下去了!”

走出任成明家,又进了杨在山家的院门。杨在山是村里的生态林管护员,中午趁换班赶回来吃口饭。听说要看暖气,他说白天他和媳妇儿都不在家,早上8点来钟出门的时候就关上了。可记者摸了摸客厅里的暖气片,还是温热的。“有这点热气儿闷着,白天不烧,家里也不冷,你看我到家连棉袄都不用穿。”杨在山指了指身上的夹克衫。至于采暖的费用,杨在山和任大爷一样,“能接受,折下来和过去烧煤的钱也差不多。”

不烧煤了,供暖季傍晚户户青烟起的景象,在黄塔村再也看不见了。不仅不烧煤,村里仅剩的3个土炕、8口烧柴的大灶,今年也全部拆了。“我们村现在是彻底的无烟村了。”耿书记说。

在门头沟区清水、王平、雁翅3个镇,有10个村今年实现了煤改电,2000余户村民用上了干净又热乎的电采暖。

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门头沟“煤改电”工程管理负责人潘荻介绍,这些山区村的电网大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线路老化严重,电容也不够,电采暖设备根本带不起来。受气候、地形、物资运输、可施工时间条件等影响,山区“煤改电”相对于平原地区,要困难得多。

请当地村民做地形和气候向导,今年5月,电网改造施工队进驻这3个深山镇。避开雨季,争分夺秒,对6条10千伏高压线路进行改造,同时新增变压器32台,新架设导线77.4公里。所有工程都抢在9月底前完工。改造后每条10千伏线路都有联络线,可保证所带动的“煤改电”村庄24小时不间断供电。

2013年至今,门头沟共实施“煤改电”村庄41个,“煤改气”村庄2个。剩余94个村庄、约2.5万余户实现了优质燃煤全覆盖。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王海燕 张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