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建言城市精细化管理:让我们的城市对使用者更友好

2018-01-25 15:5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让我们的城市对使用者更友好

25日上午,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召开“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专题座谈会,20多位委员在座谈会上为北京城市精细化管理建言献策,不少委员关注公共设施,呼吁公共设施规划设计应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

康伟宏委员

地上地下交通导引要一体联动

市政协委员、北京金日圣宇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康伟宏说,城市首先是一个空间概念,在这个空间有许多内容,城市导引标识和城市文化装饰,是最能体现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的细节。城市标识导引系统的设计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城市的发展水平,也极大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水平。

“现在我们的地面交通和地下交通的导引标识没有联动,比如在地铁车厢内,有本次列车的行车线路图,但却没有注明各个站除了地铁线路之外还可以换乘地面哪些公交线路;而地面公交车线路也不标注各站能够换乘哪些地铁线路。市民出行是面对一个整体公共交通网络的,虽然运营主体不同,但信息导引系统应该是一体联动的。”康伟宏说,地铁出口标识的内容过于简单,没有联动地面标志物,有些出口只是简单标注了东西南北出口,这些出口究竟要把我们带到哪个地方去,有时还需要去赌运气。欧洲有些城市地铁的出口标识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参考,他们会在每个出口后的括号中注明地面有哪些著名建筑物、公园和街道。

标识和标志物缺乏对步行者的信息给予,也是缺乏精细化管理的体现。康伟宏说,“我们的交通导引标识更关注机动车和轨道交通的导引,但对于走路的人却没有太多的信息给予。举几个实际发生的例子:我在国家大剧院西侧住,出门经常会遇见一些问路的行人:天安门城楼在哪里?大会堂在哪里?其实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但因为没有导引或许就在那个节点上走反了。我甚至经常会看到有第一次来大剧院的人,围着周长1公里多的大剧院转圈找不到入口,就因为外围没有清晰的导引标识,没有在合理的距离、合适的位置,设置合适数量的导引。导引标识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传递信息,是否能准确、及时、有效地传递信息,是评判标识优劣的首要标准。”

“城市公共设施在显示城市经济实力的同时,也体现着市民的生活品质,传递着城市的文化艺术信息。北京是悠悠古都,历史留给我们许多很美的古迹,相信我们也会填充得更美。”康伟宏建议,应该成立标识专业委员会,专司北京标识和标志物设计和设置。

巫永平委员

从使用者的角度进行规划设计

“我们的城市对于使用者还不够友好,在城市当中,还存在着很多‘陷阱’,比如盲道被占用导致盲人没法出门;标识不清让外地人外国人‘找不到北’……”市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巫永平也建议打造“使用者友好”城市。巫永平认为,打造“使用者友好”城市,政府应当在各个领域从使用者的角度重新体验一遍,红绿灯的设置是否合理、盲道是否畅通、标识是否清晰等等。“如果所有的公共服务都能以使用者的视角体验一遍,一定能发现不少缺陷和问题。”因此,巫永平委员建议,政府在未来设计规划公共设施的时候,也应当以使用者的角度出发,这样就可以从源头上避免设计缺陷。

梁宗平委员

给工业建筑改造发“身份证”

市政协委员、首钢集团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梁宗平说,首钢工业遗存丰富,加之近城和山水资源,形成了山、水、工业遗存交相辉映的独特建筑风貌,对推进城市精细化管理和有机更新有典型示范意义。目前很多项目已入驻,但是在园区招商过程中,因为工业建筑物没有权属证明,工业建筑改造成的公共基础设施也没有“身份证”,导致消防报验、环评和验收工作无法进行,也无法办理工商注册和营业执照。这并不是在首钢一个地方存在,这是制度上的“拥堵”,急需推动,希望打破现有政策的“拥堵”,支持首钢这类工业园区的转型升级。

史利国委员

精细化管理应建统一标准规范

“在疏解整治的过程中,一些街道就简单地把拆后的空间围起来,没有做到统一规划和专门设计。”市政协委员、北京市金融工会主席史利国认为,在北京的城市精细化管理中,缺乏统一的标准和操作规范;而据他了解,在南方一些城市管理已经具体到千米道路果皮数量不超过两块等精细化标准。

史利国提出,北京的城市精细化管理应该建立统一标准,以网格为单位,明确管理和规划分工。针对疏解整治促提升,还应该出台配套的政策,并且向社会公布。“住在属地的老百姓才是最关心家门口整治效果的人,公布配套的精细化管理政策可以让百姓们心里有数,知道家门口如何整,整成什么样。”

史利国建议,在制定城市精细化管理原则时,应在大原则上秉承强制和统一,“大原则不可动摇,制定后需要一把尺子量到底。”针对各个网格和街区的具体配套政策,应该具体灵活,“在充分了解街区、街道具体情况基础上,还应该根据它的变化和发展来调整相关的标准和操作规范,达到小、快、灵。”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叶晓彦 张蕾 刘琳 张骜 孙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