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民营经济聚能北京

2018-12-20 05:3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新兴民营经济聚能北京

12月11日,位于光华路2号的优客工场搬进了新会员,一个名叫居理新房的创业团队通过房产大数据的精准匹配,能帮买房者迅速找到合适的房产;

2018年7月,全球共享办公鼻祖WeWork把旗舰空间开进了前门北京坊,高科技与中国传统元素的奇妙撞击让创业者灵感迸发;

人口密集的回天地区,腾讯众创空间、龙域中心、“回+双创社区”等一批孵化载体,让大批年轻人在家门口开启创业梦想……

最近3年,低成本、便利化、开放共享的众创空间在北京蓬勃发展,成为新兴民营经济的聚集地。数据显示,目前仅市科委授牌的众创空间就达283个,一大批上市公司和独角兽企业从这里诞生,为北京经济转型发展注入了强大动能。

新经济“物种” 北京最丰富

不同于早期民营经济多从事劳动密集型传统行业的情况,如今新兴民营经济呈现出高科技、高起点、高成长性的特征,重点围绕互联网、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等尖端行业布局。

以人工智能产业为例,入驻优客工场才两年的地平线机器人公司,核心团队成员来自百度、Google、Facebook、微软、诺基亚、华为等公司,迅速成长为具有全球知名度的智能芯片独角兽公司,并屡获上亿美元的大笔融资。另一家从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走出的创业公司志诺维思,不到3年就从30人的团队发展到百余人规模,为全国近40家医院开展临床合作等应用。

“过去一年中,我们位于北京的100多个社区入住率不断上升,其中位于前门、东四、建国门的多个社区长期保持在100%的入住率。”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说,新兴产业的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往往带来业务爆炸式增长,成长速度超乎想象。

前沿技术、机器人、3D打印、知识产权、芯片半导体、兴趣教育、信息平台……在优客工场入驻的96种企业类型中,北京有86种,是各城市中行业“物种”最丰富的。

“北京有知识分享类这种‘别人没有的’企业,也有科研人员密集的‘人有我优’企业。”毛大庆在长期的运营实践中发现,北京是新兴民营经济发展最为迅速,是最受创业者青睐的城市之一,且创新企业“集中化”的趋势十分明显。

成果成倍长 独角兽扎堆

《中国众创空间白皮书2018》显示,国内众创空间中诞生的科技创新成果成倍增长,2017年,全国众创空间内常驻企业和团队拥有有效知识产权数达15.23万件,较2016年增加了近一倍。

作为主要服务新兴民营经济的平台,3年多来,优客工场在全国已经有了278个场地,入驻企业数量六千余个,包含49家上市公司、20家独角兽公司、25家5亿美金以上估值的企业。这其中,位于北京的场区数量为181个,入驻企业数2588个,上市公司10家,独角兽公司8家。

“独角兽、估值5亿美金以上的企业在北京集中的趋势明显,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北京孕育、发展了这些企业;另一方面,则是北京的环境、条件对这样的企业极具吸引力,对全世界的人才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这也是北京近年来新兴民营经济发展势头迅猛的原因所在。”毛大庆认为。

近日公布的一份全国独角兽企业榜单显示,在2018年全国162家独角兽企业中,北京独占67家,占比在全国遥遥领先。

培育中小微 提高竞争力

在优客工场,入驻的会员企业大多十分年轻,有近六成都是成立两年内的新生力量。

对这样的中小微企业来说,无论购买什么产品、服务,都很难在议价时取得话语权。但众创空间通过智能化办公、线上平台等技术手段,让小企业、创业团队也能获得过去成熟企业才能享受到的各种服务与优惠。

近日,优客工场给入驻企业打造的“企业团购”正式落地,法律、保险、云服务等各种服务,只需要在线上报名,平台企业就能以极低的团购价采购到。

另一家众创空间纳什空间,通过建立创业办公服务联盟,与500家合作伙伴联合,为入驻企业提供工商注册、社保办理、财务、法律顾问等打包服务。同样发源于北京的众创空间氪空间,还推出了“砍价抢工位”的小程序,凡是有办公空间需求的企业或团队,可以像在“拼多多”上砍价买水果一样邀请好友助力砍价租赁工位……

“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核心条件是什么?一定是技术,是核心竞争力。”毛大庆在创业初期就将优客工场定义为“创业加速器”“创业助推器”,就是要帮助更多的新兴行业企业蓬勃发展,让他们能够专注创新,其他的后顾之忧找平台就能解决。

为了让新创企业加速成长,众创空间纷纷创新孵化模式。如创新工场推出“天使投资+创新产品构建”模式,创客空间总部成立基金陆续对一些优秀项目进行风险投资,博奥联创孵化器尝试“创业导师持股孵化”,昌平“回+双创社区”重点构建知识产权运营服务平台、科技资源共享平台,提高中小企业开展科研活动的效率。

犹如热带雨林中的其中一片小雨林,观察优客工场中小微企业更新换代的频率,就能够感知到民营经济蓬勃而涌动的发展脉动。“在优客工场,一年内入驻团队的更新率为30%,七成企业继续成长、留了下来,另外三成或失败或另寻他处,换成新的‘血液’进来。”毛大庆说。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孙奇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