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组织如何叩开商务楼宇大门

2018-12-25 07:2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党组织如何叩开商务楼宇大门

流光溢彩的北京CBD,数百栋楼宇星罗棋布,41万年轻白领在此工作,2017年累计实现税收388亿元。

CBD仅仅是北京商务楼宇集群的缩影。这些“竖起来的社区”为经济增添了活力,也聚集了大量人才和资金。但由于企业或员工的流动性大、价值多元,楼宇也往往成为“党建洼地”。

党员在哪里,党的组织和工作就要覆盖到哪里。自2006年成立首个楼宇党委以来,十余年时间中,本市一直在开展楼宇党建的探索和创新。

经验

叶青大厦成立首个楼宇党委

5A级写字楼叶青大厦,矗立在朝阳区望京科技园,拥有4座楼宇、驻厦企业104家,其中不乏德国西门子、韩国大宇、鼎桥通信等一批知名民企、外企。

大厦一楼,300平方米的党员活动中心全天开放,迎接着从全国各地赶来参观学习的非公党建团队。集团党委书记张知谦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单是记者采访当天,他就要向三家单位介绍党建经验。

时间倒推12年,2006年9月,大厦联合近百家驻厦企业发起成立本市第一家商务楼宇党委——中共叶青大厦委员会。

写字楼里还有党委?这在当时是个新鲜事儿。这一探索与集团董事长叶青息息相关。他总说,没有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没有民营企业的今天。“如果企业只知埋头搞买卖、开工厂,不对员工进行思想政治教育,企业就不会形成凝聚力、战斗力,也不会快速发展。”

起初,大厦党委开展工作也面临困难。“我们和驻厦企业之间既无隶属关系、又无资产联系。”张知谦说,行政手段、刚性管理的党建老路走不通了,“惟有服务,才能激发企业对党建工作的需求和动力。”

把党建和企业工作相结合,叶青大厦党委提出了“有事找党委”的承诺,打造人才、政策、文化、公益、合作共赢五大服务平台。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蔓延,不少企业面临亏损,员工人心惶惶。大厦党委发起“我为企业献良策”演讲活动,为企业鼓舞士气、谋划出路。物业也出台了开源节流方案,与企业共渡难关。正是从那时候起,企业开始紧紧凝聚在党组织周围。

2016年,一家驻厦公司正在发展关键期,却因一时疏忽,错过了办理登记备案。没有备案许可,公司的发展就面临严重问题!大厦党委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主动与区金融办沟通协调,最终办理了补办手续,解了企业燃眉之急。“咱们遇到困难,党委能及时出手帮忙,是咱娘家人。”这家企业的负责人陈建雄感叹说。

党委出手解难题,一次又一次在叶青大厦上演。

党建做实了,就是生产力。2017年,叶青的驻厦企业生产总值达400亿元,缴税15亿元。眼下,望京的发展一日千里,楼龄20年的叶青大厦已不再耀眼亮丽。然而正是因为有了党建搭平台、聚资源,排队入驻的企业依然年年踏破门槛,根本不愁招商。

困境成熟经验遭遇三大复制难题

望京以南10公里,CBD是全市商务楼宇最集中的区域。过去几年,属地街道党委曾多次赴叶青大厦交流学习党建工作。然而,叶青大厦成熟的党建经验复制起来困难重重。

摸清企业底数,是开展楼宇党建的基础,也是CBD面临的第一个困难。

“和叶青大厦相比,CBD的企业规模参差不齐,小型企业多、人员流动性大。”街道党委相关负责人说,有的小公司仅有七八个员工,这个月才开张,俩月之后就人去楼空。

白领党员频繁来来去去,与党组织关系的稳定性天然相悖。街道党委不得不加快了“扫楼”的脚步,社区党委、党建指导员每人包下三栋楼宇,挨家逐户敲门,摸清企业和员工状况。即便如此,每季度一更新的企业台账也往往在下一季度“面目全非”。

针对规模小、流动性大的中小企业,街道成立了联合党支部,由楼宇物业经理担任书记,以求最大程度上保持基层党组织的稳定。

“扫楼”时,党务工作者遇到了更大的困难:脸难看,门难进。

“推开企业大门,很多老板的第一句话就是:民企和党建有啥关系?”一位基层党务工作者说,“两新”组织往往对党建不了解,甚至认为党组织生活就是冗长的会议、枯燥的说教,侵占主营业务的精力,因此常常避而不见。如今,CBD楼宇都用上了智能管理系统,如果企业不配合,他们连楼都进不去。

“党组织进门难,是全市楼宇党建面临的普遍问题。”朝阳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这个问题在叶青大厦并不明显,因为大厦既是业主方、又是物业方,对企业或多或少有制约。

在开展党组织活动时,第三个难题又显现出来:基层党务工作者人手不够,年龄结构偏大。

CBD数百栋商务楼宇,一栋楼里少则几十家、多则上百家企业。而街道、社区党委,再加上党建指导员总共才几十人。“而且党建指导员一般是企事业单位退休返聘的‘老党务’,经验丰富,但是普遍和年轻白领存在‘代沟’,对话有些困难。”

探索

非公党建要不断创新

前些年,地处CBD核心区的朝阳区呼北社区党委书记殷金凤登门拜访企业,总少不了碰钉子。如今,很多新迁来的企业主动找上社区党委,聊聊党建规划。

这样的转变,是殷金凤用她的脚步和真情换来的。

2013年,两高律师事务所入驻东三环边的民生大厦。“负责人没见着,我自个儿倒先被前台拦下来盘问了一番。”第一次推开律所大门的情景,殷金凤记忆犹新。

冷言冷语没有吓退她。“党组织的堡垒必须在这儿建起来!”怀着这样的信念,她两个月内六次登门,还打听到律所负责人的生日,掐着日子发送祝福短信。在短信中她解释道:您不要有顾虑,党组织帮忙不添乱,是来给企业送服务的。

一次又一次推开企业的大门,最终,殷金凤和社区党委走进了白领的心扉。呼北社区4栋楼宇、410家企业,已全部实现党的组织和工作全覆盖。

尽管困难重重,党建工作者们也一直在想尽办法和企业建立联系。利用白领休息的午间时刻,党委组织开展读书会、瑜伽课、篮球赛,以丰富的活动把人们从写字楼里吸引出来。

“时间一长,和大家熟悉了,自然也就能了解到企业的情况。”CBD地区的一位党建工作者说,摸需求,送服务,通过解决难题、座谈交心、交友联谊、开展活动,就是靠着这种日积月累的“笨办法”,才一点点建立起基层党组织的堡垒。

80后韩青,是丰台马家堡地区时代风帆楼宇的党委书记。十年前,她也曾屡次在敲响企业大门时吃闭门羹。她静下心来找原因、想办法:服务是基层党建的底色,要通过服务将企业凝聚起来。为了帮企业更快、更便捷地解决问题,在韩青的争取下,税务、工商、科委、投促局等18个职能部门入驻楼宇,提供一站式服务。今年,一台工商打照机也摆进了写字楼。

韩青说,非公党建要应时而变,不断创新。“十年前,办个小活动就能把大伙儿吸引来。现在可不行了。”当年初入社会的白领们已拖家带口,活动的主题也从运动会变成了创新创业、头脑风暴、亲子活动等内容。

期待

应增加人员、资金、阵地的保障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正是因为有给力的带头人、有重视党建的企业家,基层党组织才得以在楼宇中发展、壮大。

“挨家挨户敲开企业大门,这些党委书记像磁石,把党员群众紧紧凝聚在了一起。”朝阳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接下来,各级各部门各单位还要在制度层面上给予基层党组织更多资金、人员、阵地方面的保障。

放弃每年近百万元租金,叶青大厦在一楼黄金位置开辟了党员活动中心。300平方米的空间里展板环绕,党建书籍、触摸屏显示台一应俱全。在朝阳区246个楼宇党建工作站中,像叶青大厦这样利用自有空间建站的还有11个,更多楼宇采用整合、借用、合租等方式建站,有的面积仅几平方米。

即便是这小小的党建空间,得来也十分不易。“CBD寸土寸金,物业很难拿出真金白银的空间来用于党建。”朝阳区社工委相关负责人说,为了把党旗插在楼宇里,不少属地街乡、社区的党委书记都豁出面子,“找楼宇物业一次次磨,才磨出了这些工作站。”

为了给楼宇党建更大的空间和阵地,今年5月,朝阳区上线了“党群之家”手机APP。整合全区329家基层党群活动阵地,提供菜单式的服务,可实现一键查询、预约、导航前往。

治本之策,最好是在商务楼宇建设之初就预留党群阵地。党的基层组织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应当把党建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在楼宇最显著位置建立党的阵地,让党旗在楼宇中高高飘扬,把党建打造成商务楼宇的“红色引擎”。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朱松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