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都瞄准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发力

2019-02-21 19:41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首都瞄准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发力

新华社北京2月21日电(记者李斌 王君璐)“街道工作的春天来了!”北京市丰台区卢沟桥街道工委书记高文娟感觉更有干劲了。

2月18日下午,北京市街道工作会议召开,这是时隔23年北京再次召开街道工作会议。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北京重要讲话精神,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立足首都城市战略定位,深化街道管理体制改革,以首善标准加强新时代首都街道工作,提高超大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高文娟和其他300多位街道乡镇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会议,并就北京市计划出台的《关于加强新时代街道工作的意见》发表意见。

对一个城市来说,街道是基本单元,是城市治理体系中承上启下的重要枢纽,是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1

2017年12月13日,刘跃明(左一)与街巷居民蔡阿姨(右二)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在街巷内巡视了解情况。刘跃明是北京市东城区人民市场东巷街巷长,责任街巷总长204米。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不久前,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的意见》7次提到“街道”,要求“强化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对综合执法队伍的统一调度,推进基层综合执法常态化”,“各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要整合资源,加强统筹协调,理顺条块关系,把城市管理精细化工作要求落到实处”。

业内人士指出,从《关于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的意见》的发布到召开北京市街道工作会议,向人们释放一个强烈信号:中国首都正瞄准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发力,以提高超大城市治理水平。

2

拼版照片上图为北京市西城区广内街道达智桥胡同,“吹哨报到”机制实施前,整条胡同脏乱多年(2015年5月28日摄);下图为达智桥胡同在实施“吹哨报到”机制后,整条胡同整治改造一新(2018年摄)。新华社发

中共十八大以后,城市化工作被进一步列上重要议程。

2015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指出,城市是我国各类要素资源和经济社会活动最集中的地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实现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这个“火车头”,把握发展规律,推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发挥这一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有效化解各种“城市病”。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要求“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对北京则提出了“推进城市管理目标、方法、模式现代化”的要求。

3

拼版照片上图为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街道太平桥200号院,在“吹哨报到”机制实施前,出租大院存在多年(2016年8月22日摄);下图为太平桥街道太平桥200号院,在“吹哨报到”机制实施后,原来的出租大院经过整治变身社区便民店(2018年11月5日摄)。新华社发

北京地域面积超过1.6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2100万,是一座超大城市,城市治理面临诸多挑战。

作为行政肌体的“细胞”,街道在基层治理中处于承上启下、联结四方的枢纽位置,街道工作做得好不好,直接影响着城市面貌与广大市民的获得感。

在高文娟看来,街道工作“有幸福也有烦恼”:“街道工作包罗万象,我们基层干部偶尔开玩笑说自己就是‘万能胶’,哪有需要哪里粘。”

玩笑一样的话,道出了街道定位把握不准的困局:街道承担了大量“不该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任务,长期超负荷运转。此外,街道工作中存在着职能定位不清、权责体系失衡、统筹能力不强、服务群众能力不足等问题……

改变,迫在眉睫。破局,需要综合施策。

“对于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而言,街道管辖范围大、人口多、问题更为复杂,街道工作只能强化不能削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鹏说。

2017年,北京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治违力度空前加大。

2018年,北京市整治“开墙打洞”8622处,完成1141条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核心区80公里道路电力架空线入地,建成城市休闲公园28处、小微绿地121处,全市公园绿地500米服务半径覆盖率提高到80%。

4

拼版照片:上图为北京市东城区韶九胡同;下图为“吹哨报到”机制实施后经过整治的韶九胡同。新华社发(北京市东城区新闻中心供图)

到基层一线解决问题——北京市街道工作会议要求切实加强精细化管理,整合街巷长、小巷管家、社区专员、网格员、协管员、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等基层力量,推动形成“党工委领导、办事处指导、各部门配合、社会广泛参与”的多元共建共治共享格局。数据显示,北京已选派街巷长1.6万余名,招募小巷管家近3万名。

“发现问题后,从手机进入街道的背街小巷治理公众号,点击‘一键报送’,输入街巷位置、问题类型等信息,就可以立即上传到平台,平台再指派相关部门到现场解决。”66岁的徐艳蓉是西城区德胜街道的一名小巷管家。

北京前门附近,草厂四条44号院里有一个“小院议事厅”。

“别看我们小院议事厅里谈论的都是家常小事,但是参与的除了居民代表,责任规划师、区商务委和规土分局的工作人员、街道领导都来了。”前门街道草厂社区党委书记朱耿亭说,“大家齐心协力,就能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

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卢映川介绍,2018年西城区按照“赋权、下沉、增效”原则,积极推进街道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明确赋予街道6项权力,15个街道全部构建形成了“一委七办三中心”“大部制”格局,把做实增强街道落到了实处。

群众的诉求就是“哨声”。2018年,北京市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作为“1号改革课题”在全市推广,“哨声”在16个区169个街乡纷纷响起。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背后的实质是基层治理“重心下移”、行政“条块重构”,改善基层组织权责利不对等。

2019年1月1日开始,12345市民服务热线开始将街道乡镇管辖权属清晰的群众诉求直接派给街道乡镇,要求街道乡镇迅速回应,“接诉即办”。

18日举行的北京市街道工作会议上,公布了对300多个街道乡镇响应率、解决率、满意率的考核排名,蔡奇在讲话中一一念出了排名前十位和后十位的街道乡镇名单。

“这次会议吹响了街道进一步强化基层社会治理、增强区域统筹协调、更好地服务群众的‘集结号’。”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工委书记荀连忠说,“我们将进一步树立到一线解决问题的工作导向,坚持面向问题解民忧,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责任编辑:范天德(QN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