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首钢”涅槃重生

2019-04-17 05:3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海上首钢”涅槃重生

在河北曹妃甸渤海湾,一座梦幻般的钢铁“梦工厂”屹立十年。从石景山到渤海湾,从老首钢到新京唐,十年栉风沐雨,首钢集团实现了凤凰涅槃式的新生。

2009年5月,首钢京唐公司1号高炉点火开炉,标志着一期一步工程主体项目投产。山海作证,这座高炉,不仅点燃了新工艺、新产品、新理念的创新炉火,也奏响了首钢百年历程中转型发展的最强音。

新工艺 “经验炼钢”变“科学炼钢”

回忆起十年前选择来到曹妃甸的原因,工人们会不约而同地说——为了5500立方米的炼铁高炉。

第一次站在高炉下,炼铁作业部高炉主控室作业长鲁俭就看呆了:“既然干这行,就一定不能错过世界数一数二的高炉!”要知道,5500立方米以上的炼铁高炉,全中国只有3座,首钢京唐独占其二。

在首钢北京老厂区,虽然大部分操作已实现机械化,可工人们还需要为了一个参数来回跑到现场去调试。测钢水温度时,炉前工得顶着扑面的热浪,把测温枪伸进炼钢炉里人工测量。

今年54岁的炼钢区作业长王建斌是有名的“开炉专家”,是炼钢工人中的行家。2008年来到京唐公司后,王建斌把自己当“新人”,重新学起了炼钢新工艺。

“以前都叫‘经验炼钢’,现在是自动化的‘科学炼钢’,过去的经验可不够用喽!”他的使命,就是炼出首钢京唐第一炉钢。

为了钻透欧洲钢厂开发的“全三脱”(脱硫、脱硅和磷、脱碳)炼钢技术,以及更加环保的全干法除尘工艺,王建斌带着工人们没日没夜地盯现场,白天反复试验,晚上回到宿舍后还得对照规程一点一点琢磨。

2009年3月13日——王建斌清晰地记得这个日子,第一炉合格钢水顺利完成生产。“这是钢铁人的荣耀,我们首钢人也能驾驭世界最先进的炼钢转炉了!”王建斌内心的激动和成就感,早就盖过了连续一周没合眼的疲惫。

在首钢京唐的高炉和转炉主控室里,数十张大屏幕直播着生产现场的每一幅画面。忍受高温炙烤的作业方式已被定格为历史,如今工人们只需要点点鼠标就能实现“一键炼钢”,远程监控操作全部生产流程。

新产品 高端钢材“唱主角”

在首钢京唐的展厅,各种钢铁产品琳琅满目。名牌汽车的车身、海尔冰箱的外壳、西气东输的管道、知名品牌饮料的易拉罐……都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是首钢京唐的拳头产品。

搬迁之前,首钢的主打产品是“面条”加“裤腰带”,也就是螺纹钢和盘条钢,这种建材领域应用的钢材生产工艺相对简单,在市场上的竞争力自然不高。

“来到了曹妃甸,首钢决定淘汰低端钢,只生产首屈一指的高端钢!”首钢京唐公司总经理曾立的话掷地有声。曹妃甸更为广阔的环境容量,给了首钢异地重生的底气。

产品升级,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首钢京唐,工人们面对的一切都是新的,如同白纸一张等待涂绘:装备和技术更新换代,产品领域全新,各种关键核心技术都得靠首钢人自己去钻研领会。

“置之死地而后生”,曾立常常这样形容首钢京唐当时所处的危机感:必须依靠科研攻关,以过硬的产品赢得竞争对手的尊重,才有资格去谈关键技术引进。十年来,首钢京唐采用了220余项国内外先进技术,自主创新和集成创新成果占到了三分之二。  

在近万名钢铁工人努力下,首钢产品结构快速向高端转变:家电板、桥梁钢、车轮钢国内占有率位居第一,汽车板国内占有率位居第二,电工钢跻身世界第一梯队,新产品不断实现全球和国内首发。

新理念 绿色工厂探索循环经济

“这是海水淡化的水,最适合沏茶,比超市卖的水纯净度都高!”每当有人来参观,能源与环境部供水作业区区域作业长曹云明会拿出首钢工人都在喝的瓶装水,热情地招呼大家品尝。品上一口,不咸也没有丝毫异味,口感甘洌,沁人心脾。

钢铁厂和海水淡化,这两码事儿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在首钢京唐擦出了火花。

钢铁行业一直以来都是耗水大户。“咱们不能从唐山市民的嘴里面抢水呀!”曹云明在老首钢时就主管用水业务,到了首钢京唐后,一个新课题摆在他面前——如何突破“缺水”瓶颈?

海水淡化的大胆设想浮出了水面,但这门技术只有少数发达国家才掌握。反复斟酌后,首钢京唐决定引进法国技术。

面对首钢工人的各种疑惑,外国专家只会说no(不),闭口不提核心技术细节,现场设备调试环节一开始就极其艰难。

首钢人都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大家伙儿从头开始学,白天把设备拆开研究,晚上查文献学习,到了后半夜一两点宿舍的灯总是亮着。

2009年3月20日,海水淡化项目终于出水了!也许是天意,这一天恰逢世界水日,曹云明的心情五味杂陈:“成功没有捷径,责任感和使命感是首钢人的动力。”

一期头两组设备靠引进,后两组设备则由首钢自主集成并创新提升。目前,首钢京唐整个海水淡化项目建设在国内首屈一指:日产水规模达到5万吨,可以满足整个钢厂一半以上的淡水需求,海水淡化产生的浓盐水还能卖给附近的化工厂。

循环经济在首钢京唐“转”了起来:发电过程中产生的余热,用来蒸发海水;余热资源除满足企业自用外,还向周边企业供应采暖水;废渣、尘泥等固体废弃物能做成建材产品;工厂尾气在加工后能变废为宝,成为高附加值的燃料乙醇、天然气和高蛋白饲料……

从山到海大跨越,“海上首钢”涅槃重生,成为我国钢铁行业转型发展的精彩缩影。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