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占”永定河河道的违建正在清退

2019-05-09 03:5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霸占”河道的违建正在清退

5月7日,本报刊发《永定河河道内仍有大片违建》,报道在永定河北京段2019年年底有望通水的背景下,河道内竟还有库房等大片违建存在。报道引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各相关部门已经介入,正在积极推动问题解决。记者8日再次沿永定河北京段中下游采访,发现河道内的一些违建正在清退。

记者首先来到报道中提到的位于丰台和房山交界处、大宁水库东南侧永定河河道内的这片违建。这一次,记者成功走进“哈罗单车”等多个厂房的大门。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建筑物不仅仅是厂房,更是工人的宿舍和厨房。每个大院里,都存在工人居住的情况,少则三四人,多则七八人。一旦上游开闸放水,工人生命安全将有可能受到威胁。以“哈罗单车”库房为例,如果从厂房奔向距离最近的永定河东侧大堤,需要先向南,再向东,绕过整整几千平方米的违建,奔跑将近一公里,才能顺利上岸。

随后,记者驾车沿永定河东侧大堤继续向南,下穿京良路没多久,又在河道内发现了一些违建。记者进入河道,发现一半以上的违建院落已经人去屋空。河道内有些繁忙,仍有不少住户正在搬家,一些环卫人员也在帮着清扫垃圾。

一位在永定河河道里盖了一处三合院的市民介绍,靠近河堤的铁皮顶房屋,曾是几家垂钓园,早已倒闭,远离河岸的瓦房,则大多是附近村民建设的,方便看管自家种在河道内的果树,“一旦来水,住在这地界,跑也来不及。建在河道里,本身就是违建,拆了也没话说。”他说,相关部门已经下发通知,要求违建内住户们尽快搬家,很快就将启动拆除程序。

在京冀交界处的大兴榆垡镇,记者采访到了一位八旬老人。1956年夏天,永定河在榆垡镇西麻各庄决口,老人曾作为救灾主力进行抢险。相关数据表明,上世纪50年代,永定河曾多次发生水灾和次生灾害,仅1956年西麻各庄决口,就让大兴42个村庄过水,几千间民房被毁,造成了巨大的财产损失。

永定河留给老人的记忆,水灾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水清岸绿的优美景致。“年轻时候,咱下去游过泳、逮过鱼!”听闻永定河的河水有望服务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老人喜出望外,“让大家伙儿都瞧瞧咱这清清的永定河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