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雷:从志愿者到服务志愿者

2019-05-10 08:54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王雷 从志愿者到服务志愿者

王雷已经参与奥运会志愿服务11年了。从志愿者、志愿服务队队长到志愿服务培训专家,王雷见证了我国奥运会志愿服务趋于完善的整个过程。面对倒计时1000天的北京冬奥会,他说,志愿者们将面临新的挑战,而自己则希望能够担当服务志愿者们的角色。

动力

热爱才能使服务保持良好状态

新京报:还记得当初走上奥运会志愿服务的情形吗?

王雷:2005年,大二的我想为奥运作贡献,但却无从下手。老师建议可以去申请奥运会志愿者,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志愿者”这个词。2007年考上中科院研究生后,我又再次申请,通过笔试面试最终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的一名志愿者。现在回看,那是我志愿服务的启蒙。

新京报:志愿服务内容琐碎单一,怎么让自己保持良好的状态?

王雷:索契冬奥会时,我担任滑雪中心摄影助理志愿者,主要工作是在比赛开始前,向记者介绍比赛内容、赛事路线以及允许拍摄区域。大概三五天后,就有点枯燥疲惫了。好的状态确实需要心理建设和调整。比如跟志愿者伙伴一起聊天、吃饭就会放松很多。作为志愿者,在提供志愿服务时状态良好是本职要求,但更重要的是有对于志愿服务的热爱。

要求

冬奥会志愿者身体素质要更强

新京报:冬季奥运会和夏季奥运会的志愿服务有不同之处吗?

王雷:有差别。冬季奥运会对于志愿者,特别是雪上赛事的志愿者,在身体素质和体能上有非常高的要求。2014年索契冬奥会,我负责服务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两个场馆之间需要爬10到15分钟的雪山。我平时经常锻炼,跑个10公里完全没问题,刚开始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到了第四天,体能和速度就仅能跟上波兰和意大利的女志愿者。有些特殊岗位可能还要求志愿者掌握滑雪技能等。

新京报:奥运志愿者服务当中,遇到过让自己沮丧的事情吗?

王雷:最尴尬的一次是在索契冬奥会上,有位外国摄影记者违规,不听劝阻,还很不尊重我。按规定,我可以第一时间没收他的袖章,使他丧失赛事拍摄权利,但他拒不配合。眼看就要爆发肢体冲突,我按照培训规定,通知了高层经理。最终,经理带了两个保安来到了现场,把这位记者带离了。有人说我完全可以把他的相机拿走,但作为志愿者,尽管很不舒服,也必须克制,规范处理。

见证

我国海外赛事志愿服务越来越完善

新京报:11年志愿服务4次奥运会,你对奥运会志愿者的理解有变化吗?

王雷:2008年第一次做奥运会志愿者时处于懵懂期;2014年索契冬奥会,第一次去海外做志愿者,进入了探索期;平昌冬奥会到现在,对于奥运志愿服务的认识慢慢进入了成熟期。奥运志愿服务与志愿服务其实有所区别。除了服务内容之外,奥运会赋予志愿者文化交流的使命;传播向往和平与美好的理念;还承担着向世界传递中国的声音,以及倾听世界声音的责任。

新京报:2008年开始你参加多届奥运会志愿者,我国志愿服务有哪些变化?

王雷:在这个过程中,我确实参与并见证了我国海外赛事志愿服务从无到有,并越来越完善的过程。

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始,我国海外赛事志愿服务变化十分明显。

【同题问答】

1新京报:奥运会在你的人生经历中是什么分量?

王雷:如果此生从未接触过奥运志愿者服务,我想也可能不会有任何遗憾。但当我接触之后,它就成了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最期待的状态是,等到白发苍苍的时候,可以自豪地说,北京是双奥之城,而我是双奥志愿者。

2新京报:如果要给冬奥筹办这段时间的工作颁奖,你会给出金牌、银牌,还是铜牌?

王雷:银牌。一方面希望冬奥组委同志不要骄傲,这也算做鞭策和鼓励。另一方面,客观地说,冬奥组委在志愿服务方面的工作还不能算尽善尽美。距离冬奥会只有1000天,目前冬奥组委却还没有成立志愿者部。

3新京报:距离冬奥会开幕还有1000天,你有紧迫感吗?

王雷:我个人还好,但是志愿者部需要统筹规划志愿者招募等一系列事项,开幕式18个月前就将进行人员招募,这方面真的很为它着急。

其实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刻。北京冬奥会我最大的梦想,是作为志愿者代表成为一名火炬手,所以奥运会开幕那一刻,希望自己正手擎火炬,跑向开幕式的现场。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马瑾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