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实施简易低风险建设项目“一站通” 审批时间压减到20天内

2019-05-24 01:52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实施简易低风险建设项目“一站通”

从2019年4月28日申报规划许可,到5月23日企业预约相关部门联合上门验收,在北京门头沟石龙经济技术开发区,利德衡高新技术研发中心新建一座近580平方米公共服务用房,仅用一天就走完前期审批,不到一个月建设完工。24日将完成联合验收。

该项目是门头沟区第一个通过社会投资简易低风险工程“一站通”系统进行审批的项目。该系统通过取消审批、优化流程等措施,将项目审批时间压减到20天内,不到原来的15%。

简易低风险工程建设项目,是指建筑物性质、用途、所处位置及面积4个方面因素比较简单且管理风险比较低的项目。

“一站通”构建全封闭全流程新体系

今年4月28日,北京市政府办公厅专门发文,明确了简易低风险工程建设项目的范围、办理流程等。对于符合清单条件的地上建筑面积不大于2000平方米,地下不超过一层且地下建筑面积不大于1000平方米,功能单一的办公建筑、商业建筑、公共服务设施、普通仓库和厂房等建设项目,从进入系统申请许可到完成不动产登记,网上办理时间不超过20天。

“一站通”系统构建了一套全封闭全流程的审批服务新体系,实现了“一网通办”。项目备案、规划许可、伐移树木许可、市政报装申请4个事项实行“一表式”受理;规划条件、人防、交通、竣工档案验收等14个审批和评价评估事项取消;水电等市政服务实现“三零”(零审批、零投资、零上门)。

流程简化今年小项目审批量或增700件

“新系统上线后,简易低风险项目审批流程大为简化,改变了建设单位满世界跑政府部门的状况,将很多环节转化为部门间的内部程序,大幅减少了建设单位需要办理的事项。”北京市规自委副主任王玮介绍,新流程施行后,建设单位能够感受到的办事环节只有5个,即“一表受理”、办理施工许可、施工中检查、联合验收,以及不动产登记,整个流程最多需要20天。相较于去年世行营商环境评估的22个环节、137.5天的办理流程,压缩了85%的时间。

来自北京市规自委的数据,从4月28日“一站通”服务系统上线,至5月22日,北京已有91个项目进入系统。其中,78个项目已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个项目因规模小于300平方米,无需办理施工许可,已开工建设;7个项目已办理施工许可。据统计,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平均时限为不到2.5天,核发施工许可证的平均时限为1天。

“以前,不是逼急了谁也不会去跑审批建一个小项目。”王玮介绍,以往所有的社会投资建设项目都是由相关部门各自审批,小项目审批虽然省一点事,但也不轻松。去年,这类小项目全年审批量在100件以内,这次新系统运行后前三个工作周就申报了91件,预计全年有800件以上,极大地释放了社会企业的建设需求。

讲述

北京利德衡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鲍怡坚

“原打算用3-6个月跑审批,结果仅1天”

“原打算用3-6个月跑审批的,赶上新系统上线,结果一天就通过了前期审批,还不到一个月项目就全部完工了。”昨天,北京利德衡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鲍怡坚说,她可以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企业经营中了。

“跑审批是繁琐的,需要花大力气。”鲍怡坚对此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利德衡高新技术研发中心位于门头沟区石龙经济开发区内,现有的4.3万平方米研发用房就是鲍怡坚跑的审批。当时她用了一两年的时间,跑了十多个委办局的审批,经过两年多建设,全程4年完工。参照这一经验,对于新建的578.6平方米的公共服务用房,鲍怡坚预估的建设周期是一年。

新的办理流程令鲍怡坚大为意外。以前是挨个部门去询问如何办审批,现在是各部门主动联系告知如何办理;以前是逐个部门跑,每个部门提交一套材料,现在是在网上申报一份材料,各个部门主动审批;以前供水、排水、供电都要单独联系,现在对方自动上门办理而且不收费,连第三方测绘服务都不用自己找了,多个部门联合验收,小半天就结束了。

“感觉很幸福,更加有干劲儿了。”鲍怡坚说,“以前办理建设项目审批,我是核心,应对各个相关部门,现在审批系统成了核心,给我们省了很多事,我只需要把工程快速保质保量干好就行了。”

对话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副主任王玮

从“汉阳造”到“半自动”项目审批信息共享

新京报:简易低风险项目审批闪电提速主要靠什么?

王玮:这次改革,我们整合政府内部资源,重塑了审批、监管、验收、登记整体服务流程。这些流程均在社会投资简易低风险工程“一站通”服务系统内,各部门联动,通过信息推送实现“一网通办”,并取消了10多个审批事项,实行多部门联合验收,使得整体审批时间大大压缩。

新京报:也就是说,简易低风险项目审批改革做了很多政府内部信息共享的工作?

王玮:对,它把“汉阳造”变成了“半自动”,有很多连发在里头。按照行政许可法,行政事项需要依申请办理,企业不申请,政府不能动。但是,特定类型的建设工程项目需要走哪些审批其实是可以预期的。比如,建设项目完工后需要命名,以前企业得先联系地名命名部门,再联系公安部门,在新系统里,地名命名部门上门验收后,信息自动推送给公安部门排门牌号了,不用企业再跑路了。对政府部门来说,它也能随时掌握相关单位建设到什么程度了。

新京报:为什么要“另起炉灶”专门建设一个简易低风险工程“一站通”服务系统?

王玮:这是简化办理流程、提高办事效率的需要。以前,对一个项目到底需要申请哪些审批,别说企业不清楚,单个政府部门也不清楚。这是我们第一次围绕一类项目把所有相关审批流程串联起来,全部事权有几千项,经过很多次预演才跑通了整个流程。以前问项目进展,需要企业现梳理,现在有了系统,进度一目了然。通过建设这个系统,审批环节清晰了,标准明确了,并且全流程可控了。

新京报:其他类型的项目如何提速?

王玮:后续我们将按照从易到难,逐步明确所有社会投资类建设工程项目的审批流程,压减办理时间,做到全程可控,进而全面优化建设项目的审批办理。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沙雪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