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共责的网络传播: 新时代、新格局、新责任》公示材料

2019-06-03 14: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

共享共责的网络传播:

新时代、新格局、新责任

胡正荣

【摘  要】在新时代,网络传播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本文认为,网络传播的新时代特征是互联互通,新格局状况是多元一体,因此,网络传播应当在共享的基础、共赢的目标、共治的原则下,共同承担责任,达成共享共责。为了达成共责,需要重寻理念,树立新的社会责任观;重建体系,确立新的网络传播治理体系;重塑主体,开展网络传播责任教育。教育者通过数字素养教育,培育专业传播者与广大网民的良好心理与良好规范,从而为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

【关键词】网络传播;网络空间;大数据;人工智能;命运共同体

【中图分类号】G21    【文献标识码】A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在互联网空间里、在网络传播领域中也同样存在。

网络空间是美好的生活空间。互联网让世界变成了“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相隔万里的人们不再“老死不相往来”。可以说,世界因互联网而更多彩,生活因互联网而更丰富。①我们追求美好生活,其中蕴含着对网络空间的需求,也蕴含着对网络传播服务的需求。另一方面,我们的网络发展同样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随着市场逻辑和媒介技术逻辑的渐渐崛起,此前由政治逻辑主导的舆论场渐渐被市场逻辑和技术逻辑分解,以往“大一统”的舆论场被分割成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加上境外舆论场,这就形成了三大舆论场的鼎立之势。②信息服务的不充分与不平衡让国内社会舆论场呈现众声喧哗的表象,也将各种社会问题带入到网络空间,提升网路空间的治理水平迫在眉睫。国际舆论场依然呈现西方主导。一个基本的判断是,美国及西方主要国家仍然占据全球信息流动的制高点,世界信息传播格局仍然处于不平衡的状态。③当代网络空间已经从虚拟走向真实,成为现实社会的新维度。在新的时代,面对新的格局,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要求网络传播者必须勇于担当新的责任。

一、新时代:互联互通

业界有一个说法,互联网发展进入了“下半场”。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认为,过去(即互联网发展的 “上半场”)倚重“人口红利”,发现一个“风口”便一拥而上、野蛮生长,而互联网发展的“下半场”将是专业化程度更高、智力输入更加密集、范式创新更为关键的新的发展阶段。④在这个新的发展时期,网络传播的一系列逻辑和模式都在发生变化,集中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 大数据成为核心资源

全球信息数据量的迅猛增长成为大数据产业发展的基础。市场调研机构IDC预计,未来全球数据总量年增长率将维持在50%左右,到2020年,全球数据总量将达到40ZB。⑤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指出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的交汇融合引发了数据迅猛增长,数据已成为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大数据正日益对全球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活动以及经济运行机制、社会生活方式和国家治理能力产生重要影响。⑥信息经过提炼和加工,产出源源不断的大数据,将成为下一代信息传播科技的主要材料。

(二) 人工智能成为撬动发展的主要力量

人工智能日益引发关注。谷歌宣布从“移动优先”转向“AI优先”,百度也宣布将转向“AI思维”。2017年11月15日,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在京召开。⑦这标志着全新人工智能的生活方式已近在咫尺。人工智能不仅可以带来生产力的提升,更将全盘改造互联网的产业链条和传播链条。正如清华大学彭兰教授指出的,这将进一步消解传媒业原有边界,形成一个极大扩张的传媒业新版图,也将重构新的传媒生态。⑧媒体业正从运算智能的应用,走向感知智能,并最终走向认知智能。⑨随着人工智能在网络传播领域应用的不断深入,人工智能也将成为撬动未来互联网产业发展中的主要力量。

(三)场景化成为基本传播模式

未来传播将是高度智能化的,也是场景化的,它能够根据每个人的时、空、关系、行为、需求与习惯,提供订制化的传播内容。在智能场景的未来媒体景象中,个人用户、专业传播者、内容与服务、渠道与平台、数据与价值的关系将不断重新构造,它将以价值的智能场景匹配为特征,以内容、用户数据和服务为核心资源,再造业态,也重新发展出新的人类生活状况。⑩

(四)物联网成为主战场

传统的互联网是信息机器之间的互联,换言之,是在硬件基础设施互联基础上开展的信息互联。它形成了与人类基本生活互相独立的新系统。随着物联网的发展,情况将发生变化。互联的对象从信息界扩展到了物质世界,从信息机器扩展到了一般物品,它将物与物按照特定的组网方式进行连接,从而实现了信息与物品之间的互联。⑪物联网将需要更智能化的传播纽带,同时网络传播也将获得更多的工具、渠道与平台。从智能家居到云计算,网络传播将渗透到方方面面。

社会的媒介化正在加速推进,社会与媒介呈现相互融合的关系。未来的网络传播,必将是互联互通的,而我们正在迈入的新时代,毫无疑问将是一个互联互通的时代。

二、新格局:多元一体

当前和未来的网络传播,也正面临新的格局。在中国内部,社会不断分化,也不断重组。利益主体日渐多元化,构成了各种各样的社会角色。社会空间也日渐多维化,越来越多的群体利益也交织在一起。

在全球层面,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发出更大的声音。无论是在全球政治方面,还是在网络空间方面,都出现了全球治理的多极化。

今天,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超民族”也同样出现在全球互联网的语境之中,成为一种在全球范围内的现实,费孝通所言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拥有了全球化的意涵。面对“超民族”,费孝通用“多元一体”予以概括。他认为,在中华民族的统一体之中存在着多层次的多元格局。各个层次的多元关系又存在着分分合合的动态和分而未裂、融而未合的多种情状。⑫这种关系是复杂融通的关系,今天的网络传播也面临着相同的境况,正如王沪宁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旨演讲中所说:“全球在网络空间命运与同、休戚相关。”互联网让不同层次的传播主体有了对话的空间,实现了传播主体与全球意义生产的多元化。而遵照市场逻辑,利益日趋一体则成为网络传播的另一个格局维度。可以说,网络传播新格局的特征,日益体现为多元一体的局面。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写的贺信中说得非常明白、非常透彻。他以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核心,再次阐述了中国倡导的“四项原则”和“五点主张”。他提出“大家的事由大家商量着办”。这句话非常平易而含义深远。中国的崛起和复兴,将给世界带来什么?中国网信事业“弯道超车”后,将给全球网络空间带来什么改变?全世界都在瞩目与等待。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再次阐明了中国的态度。第一,中国绝不会封闭,绝不会袖手旁观,而是主动融入,主动承担大国责任。第二,中国所倡导的,是一种命运与共、休戚相关的网络空间观念,中国将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推进发展、共同维护安全、共同参与治理、共同分享成果。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既体现了大国风范、大国担当,又展示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它必将引领世界各国和各方齐心协力,为打造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

三、新责任:共享共责

正是在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和多元一体的新格局中,对网络传播的社会责任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新时代,是一个共享、共赢、共治、共责的时代。

我们共享整个地球,也共享整个互联网。自诞生之日起,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精神就是共享。在网络空间中,由于原材料的改变、生产模式的改变、空间结构的改变,我们不再像物质世界一样,一方的获得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失去,因此,我们是有可能做到共赢的。既然这个空间是共享的,我们的目标是共赢,那么,我们就应当进行共同治理(co-governance, co-regulation)。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责任是共同的。

所以,在网络传播层面,我们应该承担共同的责任。人类发展目标,应该是获得利益共享的最大化,这就要求互联网提供更充分、更平衡的信息服务,要求互联网治理促成更多元、更和谐的声音。

如何达成“共责”?笔者有以下三点思考:

第一,重寻理念,树立新的社会责任观。包括政府、企业家、网络传播者、社会组织乃至广大网民,网络传播的各个主体,都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也意识到其他主体承担的责任,形成一种“共责”的观念。

第二,重建体系,确立新的网络传播治理体系。一方面要以法律奠定治理的根基,另一方面要以创新的体系,形成新的网络空间治理体系。

第三,重塑主体,开展网络传播责任教育。通过教育,使得新责任贯彻到网络空间每一个享用者的身上。教育事业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又应该如何推动网络传播社会责任的进展?一个核心工作,就是通过教育和研究,提升全社会的数字素养、网络素养(digital literacy)。

对我们来说,要思考两个维度。一个维度是教育对象,它既应当包含网络传播的从业人员和专业人士,也应当包含网络传播的用户,即广大网民。另一个维度是教育内容,它既需要塑造良好的社会心理状况,又需要促成良好的社会规范,包括制度规范和行为规范。这就是面对新时代、新格局,大学乃至整个高等教育业所应当承担的新责任之所在。

总之,在互联互通的新时代中、多元一体的新格局中,我们的社会责任,也应当是“共享共责”的。唯有如此,我们才能齐心协力,共同推动网络空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校长、国家传播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注释:

①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全文),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2/16/c_1117481089.htm,新华网,2015.12.16。

②张涛甫:《纠偏:舆论场的结构性再平衡——兼论两种舆论引导偏向》[J], 《新闻与写作》,2017年第3期,第51页。

③张磊、胡正荣:《在互联网环境中重寻“世界信息与传播新秩序” 》[J],《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5期,第102页。

④喻国明:《互联网发展的“下半场”:传媒转型的价值标尺与关键路径》[J],《当代传播》,2017年第4期,第4页。

⑤全球信息数据量逐年猛增 IDC产业迎来发展新机遇,http://news.cnstock.com/industry,rdjj-201608-3864346.htm,中国证券网,2016.08.05。

⑥《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9/05/content_10137.htm, 2015.09.05。

⑦科技部召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http://www.gov.cn/xinwen/2017-11/20/content_5241019.htm.2017.11.20。

⑧彭兰:《未来传媒生态:消失的边界与重构的版图》[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2017年第1期,第8-14页。

⑨胡正荣:《智能化:未来媒体的发展方向》[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2017年第6期,第2页。

⑩胡正荣:《智能化:未来媒体的发展方向》[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2017年第6期,第3页。

⑪肖峰:《从互联网到物联网:技术哲学的新探索》[J],《东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年第3期,第221页。

⑫王铭铭:《超越“新战国”吴文藻、费孝通的中华民族理论》[M],三联书店,2012年第8期,第211页。

责任编辑:刘阳(Q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