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工未晓朋:把名字刻在管道上

2019-06-17 07:4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管道上的名字

未晓朋伸出手,手心,满是老茧;手背,则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这都是焊接时烫的。”未晓朋平静地说,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未晓朋才32岁,是中国核工业二三建设公司连云港项目部管道队焊工班班长,手握焊枪已经15年。

2016年,田湾核电站二期正在紧张建设。曲曲折折的管道,最终大都指向核电站的“心脏”——核电厂。主管道是连接核电站心脏的“大动脉”。核电厂设计寿命40年,使用期间,高辐射、高流速、高温、高压的介质日夜不息地从主管道流过,对主管道的焊接工艺要求极高。

承担主管道焊接任务的,就是未晓朋。他身材高大,穿上工作服后,肩宽约70厘米,可主管道内径只有90厘米。施工时,为了保证视线角度,他只能半躺半坐,蜷缩在管道里,不能转身。焊枪一开,焊花兜头浇下,工作服烫破了,滚烫的铁水抵在皮肤上,一烧一个血泡,“很疼啊,可是不能动,动了焊缝就歪了。”未晓朋说,语气依旧十分地平静。

从17岁学焊接起,未晓朋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开始练习,最后一个离开。他仔细观察师傅焊接的一招一式、焊条摆动的频率、幅度,遇到不懂的地方,随时请教。为了看清楚熔池的流动和熔孔的形成,他的眼睛被弧光照得通红,泪流不止,脸上的皮肤也因为灼烧,一层层掉皮。

勤学苦练,未晓朋上手很快,他所焊接的管道一次合格率高达99%以上,老焊工们都惊讶不已。

未晓朋没有沾沾自喜,因为他始终忘不了第一次出现的焊接失误。

当时,由未晓朋完成的一道焊口,经无损检测发现有超过规定大小的气孔,需要返修。“那几天都抬不起头来,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未晓朋说。后来返修时,他发现,焊口的缺陷是因为两个气孔几乎叠加到了一起,如果按实际气孔大小算,这道焊口不算有缺陷。工友们都说未晓朋只是 “运气不佳”,他连连摇头:“到底是缺陷,下次还要再慢一点儿,再认真一点儿。”

如果无损检测合格率是100%,焊工就可以把工号刻在管道上。“我的名字刻在那儿,那条焊口就和我的命运永远绑在了一起!”未晓朋的语气终于有了变化,在他看来,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为了这荣誉,吃多少苦也值得。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王天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