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最热的地方坚守

2019-07-05 07:5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他们,在最热的地方坚守

编者按

7月4日,京城迎来38℃高温。当我们安享空调房的凉爽时,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在最热的地方坚守,保障着这座城市的平稳运行。

顶烈日爬山头,户外巡线衣服没干过

人物:国网北京电力门头沟供电公司输电运维室历光亮

地点:门头沟山区 

现场温度:地表超过45℃

安全帽、长袖长裤的工作服、绝缘工作鞋、绝缘手套、背上重达8斤的工具包,52岁的历光亮全副武装,和同事们一起,顶着烈日进山了。

昨天,北京电网负荷达到今年入夏以来最高峰。门头沟的地理位置看似远离中心城区,但对全市供电大网的安全运行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越到这种天气,咱们越不能掉以轻心,每一处都要加倍仔细检查!”上山前,历光亮叮嘱同事们。

这次巡线的任务是检查栗元变电站至下苇甸变电站之间的22基电力铁塔,其中9基要检查铁塔自身状况有无异常,余下13基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进行引流线接头测温。历光亮将同事们分成四组,各管一段。

顺着崎岖的小土路从山下爬到第一基要检查的铁塔旁,历光亮有些喘,上衣已经湿了,头上戴着安全帽,闷得难受,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安全帽带子挡着的那一条,肤色明显比脸上其他地方白。深吸两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历光亮拿出望远镜,检查铁塔上挂导线的绝缘子有没有裂纹,查看导地线有没有烧伤、断骨,杆塔上金具是否齐备,开口销子、弹簧销子有无缺失、腐蚀……一一查看,一一记录,十多分钟后,检查完毕。

“山上巡线就是迂回路走得多,体力消耗大,可是也没办法。”历光亮所说的“迂回路”,就是指上下山必须走同一条路。门头沟供电公司负责的电力铁塔中,98.5%的部分在山区,常常是这个山头一基,那个山头一基,中间没有连通的路,只能检查完这个山头的,先原路返回下山,再爬下一个山头,“出来这一趟,工作服全是湿的,更别说里头的背心儿了,就没干过。”历光亮说,平常日子,这样的巡检一天一圈就够了,赶上高温极端天气,用电负荷大时,下午还要增加一次抽测巡视,以确保城市电网安全平稳运行。

干了近30年的电力保障工作,历光亮对高温下的户外巡线、维修工作早已习以为常,“只要能保证城市用电安全可靠,我们苦点儿累点儿也值!” 历光亮说。

最热的时候出车,因为这时垃圾最多

人物:北京环卫集团北京机扫公司奥园环境服务中心垃圾收运岗环卫工王宇

地点: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

现场温度:39℃

正午时分的景观大道鲜有阴凉,大理石地面蒸腾起滚滚热浪,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身高近一米八的王宇一弯腰,钻进垃圾收运车的驾驶室。驾驶室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方向盘、座椅都被烤得有些烫手,王宇咧着嘴,迅速发动车子,向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驶去。

收运车停在一个垃圾箱旁,王宇推门下车,其中一个垃圾桶里已堆了不少矿泉水瓶、用过的餐巾纸、零食外包装等垃圾。王宇麻利地拉开垃圾箱的小门,抽出垃圾桶,将桶里的垃圾倒在收运车后方的大垃圾桶里,拍了拍小桶的桶底,整理好盛垃圾的黑色塑料袋,又把小桶放回到垃圾箱里。

前后清理了十来个垃圾桶,王宇已经汗流浃背,前胸、后背的工作服已经湿透贴在身上,头上的汗流进了眼睛里。手上戴着作业的手套不方便擦,王宇眨着眼,使劲儿抬高胳膊,用肩膀上的衣服蹭了蹭。

回到驾驶室,王宇拿起挂在方向盘边上的毛巾擦了两把脸,又把驾驶座位侧上方的小风扇开到最大,脸贴过去,闭眼吹着。“其实呆不了一会儿就得下车,吹也管不了多大事儿,不过多少能舒服点儿。”王宇拿起脚边的一瓶矿泉水,一口气灌下半瓶,“出来的时候都带着冰的,这么会儿变常温的了,每次出来得带三瓶,不等回去就喝没了。”

“为什么非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出车?”记者不解。“因为这会儿正是饭点儿,游客集中,垃圾量也大。”王宇解释,临近暑假,奥林匹克公园的游客暴增,每到中午,有的游客会坐在景观大道两侧的长椅上吃盒饭、泡面,垃圾清运的任务自然也更重些。

广场巡逻转一圈,衣服从里湿到外

人物:铁警刘强、郭磊

地点:北京站前广场

现场温度:地表温度达60℃

“上午还好点,中午可不敢让它出来,烫脚。”上午9时许,北京站前广场刚刚送走第一拨到达高峰。广场上,刘强和郭磊两位北京铁路公安处警犬工作队的警官带着他们的老伙计——“黑狼”正在巡逻。

今年5岁的“黑狼”是一只德国牧羊犬,耳朵立得倍儿直,昂脖挺胸不时四望。此时,广场温度已经开始升高。

刘强是警犬工作队的政委,他介绍,7月1日暑运启动以来,警犬队已经在三大火车站进行巡防布控。暑运旅客激增,丢行李的人也多起来,如果巡逻时遇到无主行包,会由警犬先进行排查,再由民警处理。

不过,高温天不能让警犬长时间巡逻。昨天,中午北京站前广场地表温度能突破60℃,摸一把烫手。如果是警犬走在上面,小肉垫太烫,走路就得“撂蹦”。临近中午,刘强把“黑狼”安顿好,和郭磊按计划巡逻执勤。

北京站前广场不大,但一路上,不断有旅客问路,刘强、郭磊就不断停下来耐心给对方解释。广场地面晒得发白,铁板一样热气腾腾。“出来转一圈,熏得眼睛都睁不开。”很快,汗珠从脑门上、眼皮上,大颗大颗地沁出,长袖警服早已汗塌在后背上。

“现在暑运客流还没上来,再过半个月,旅客人数就该上来了,到时候每天遇到无主行包等情况更多。”抹一把脑门上的汗,刘强无奈地笑起来。

每天多带一件T恤,不让汗渍弄脏警服

人物:呼家楼交通大队民警高思维

地点:日坛路口 

现场温度:接近50℃

虽然临近中午,长安街日坛路口的车流量并未见减少。站在车流中间指挥,呼家楼交通大队民警高思维笔直的身影很是显眼。

骄阳似火,每一辆车经过身边,便有一股热浪袭来,温度计显示已经接近50℃。

“中午东西方向车流量跟早晚高峰相比,已经算少了,可还是会出现车辆行驶缓慢现象,有人现场指挥会顺畅些。”宽阔的十字路口周围无任何遮阳,身着短袖制服、佩戴全套装备的高思维头顶烈日,时不时地走到路口的各个方向,对过往车辆疏导。不到20分钟,汗水已顺着脖颈往下流。

“我还算好的,不是那种出汗体质。我们有的同事一往太阳底下站,那个汗直往下滴。”高思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路口的东北角有一处24小时移动警务岗,每天保证2至3名交警、辅警在此值班,但按照规定,必须有一名交警在外执勤,“基本上我们每个人站半小时,就回警务岗或车里休息一会儿,让其他同事替一下,不然身体真受不了。”

为了让民警凉快些,各交通队每天为执勤民警准备了藿香正气水等药品以及冰水。可冰水带到警务岗里,几个小时后也变温水了。

高思维的蓝色短袖制服里还有一件黑色T恤。“这么热的天怎么还穿两件衣服啊?”“站了半个多小时还是会出汗,衣服会湿透,干了以后满是盐渍的痕迹不好看,而且影响警容。”高思维解释,“毕竟我们站在外面,就是代表了首都交警的形象,里面再穿一件衣服,热点没事儿,我每天上班,要多带一件T恤。”

40分钟后,结束一班工作,高思维的两颊和手臂被太阳晒得通红。回到警务岗,他一口气喝了两瓶矿泉水。虽然很辛苦,但是站在岗台上看着安全通行的车辆和行人,高思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希望少出些交通事故,多几分顺畅,我们累一点都是值得的。”说完,高思维换上早已备好的那件T恤,又准备上岗了。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王天淇 金可 任珊